读看想说

顺利抵达山东日照,玩几天

Posted on 02. 4月, 2017 by .

3
其实 来日照纯属属于巧合,本来打算清明小长假在家待几天就行了,但是想想可能下半年或者从上半年开始就开始很忙了,估计这一年有没有多少时间出去游玩了,这一次如果不抓住机会以后估计就没有机会了,所以还是出来...

阅读全文

庸俗

Posted on 05. 1月, 2017 by .

0
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变成曾经自己最讨厌的人!我记得上学的时候,非常反感吃饭送礼这些事情,我总是感觉这些是最基本的造成社会不公平因素的基本原因!但是长大了,越来越发现,自己慢慢却变成了这样的人无论是出...

阅读全文

三代贫农!

Posted on 27. 12月, 2016 by .

0
记得小时候,总是喜欢听爷爷讲他年轻的时候的故事,隐约记得他闯过关东,打过日本鬼子,做过小买卖!而生在新社会我的父亲,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!到了我这一辈似乎更加普通了,分分钟消失在人海里其实最近心情...

阅读全文

2017年经典话语总结,超给力!

Posted on 15. 12月, 2016 by .

0
1.上了贼船,就跟贼走。2.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随便。3.走自己的路,和爱情兵分两路。4.是狼就炼好牙,是羊就炼好腿。5.传销就是兔子专吃窝边草。6.都说姐漂亮,其实都是妆出来的。7.小鸟虽小,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。...

阅读全文

关于穿秋裤的段子,向穿秋裤的朋友致以崇高的敬意

Posted on 24. 10月, 2016 by .

0
我无个性,却有怪癖。夏天,我依恋裙子,极少穿长裤及短裤,钟爱裙子拂过皮肤的感觉,像情人手指般的荡漾。这两年开始,也不穿露脚趾的凉鞋了,大概是因为两年前看了汪涵的《有味》,里面有篇文章说他深受祖父的影响...

阅读全文

一路向北

Posted on 01. 8月, 2016 by .

0
离开长春,前往黑河。窗外依旧是无尽的田野,遍地大豆高粱,想起那首“大姑娘美,大姑娘浪,大姑娘走进那青纱帐”。遐想联翩。满眼绿色和一点点微黄,一晃而过孤独倔强生长的树,在田野里尽情歌唱。她们在无垠中向阳...

阅读全文

想做自媒体,一定需要忘掉这些不然你根本做不好

Posted on 01. 8月, 2016 by .

0
这几天都在忙其他事情,又没有更新关于干货的文章,干货的文章随便了解一点就可以,看多了会上瘾的,特别是所谓的赚钱的秘诀,还有赚钱的方法,还有日加上万粉丝的技巧,但是操作真正上万的以后你才知道妈的,原来是...

阅读全文

一路向北(3)

Posted on 31. 7月, 2016 by .

0
昨儿夜宿长春。落脚,再休息一日。想喝咖啡,就随便走走。没有熙熙攘攘和人群鼎沸,很静谧的一座城市。新小区和旧居民楼穿插,宽阔的马路和逼仄的小巷交错,并没有太多不同。所触之人,也温和。韩国餐馆里热情健谈的...

阅读全文

规则,生死边缘

Posted on 26. 7月, 2016 by .

0
昨天去一个城市办事,其实说是城市就是下边的一个县城,开车到某某局,是前联系好的X科长在两点半的时候还没有上班,让我在那里等等说三点左右才能够上班,在这种时候竟然能够迟到,我觉得完全是出于这种工作性质决...

阅读全文

那个钱包

Posted on 20. 7月, 2016 by .

0
世上有很多事,没有我们想得那么容易,其实,也真的没有想象的那么难。精益求精那是手艺人,但是只要我们用心去学,去做,像个样子总还是不难。自不是心灵手巧之人,甚至愚笨,从去年冬天就念叨的钱包,前几日终于开...

阅读全文

我不是懂小姐

Posted on 19. 7月, 2016 by .

0
但凡有点文艺的小布尔乔亚都会经常呻吟道,红尘滚滚但求一人懂我。无论是狂风暴雨后,还是月上柳梢头,想挠挠心头上的小痒痒,你说乡愁,我对船,我说河流,你对山川,一拍大腿,知音哪!同志,可找到你了深夜,案...

阅读全文

满身风尘一身袈裟

Posted on 31. 5月, 2016 by .

0
不知道快乐因何而来,也就无所谓悲伤从何而生了。很早醒来,很晚睡去,所以,常见午夜的月亮和清晨的阳光。那时的安静,是带着伴奏的,缓慢而动容,时间似凝固。会上瘾的吧,无论是午夜凶铃还是午夜汹涌。立春和春分...

阅读全文

李惊涛《表舅遇到阶级姐妹以后》

Posted on 29. 5月, 2016 by .

0
剃头匠游走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赣榆北乡。赣榆位于苏北,北乡便与鲁南接壤了。那里的乡村,土路笔直,白杨参天,秋风苍凉,树叶在剃头匠头顶飒飒作响。剃头匠挑着一头热的挑子,哼着柳琴《喝面叶》,一路前行。挑子...

阅读全文

王小波《夜行记》

Posted on 28. 5月, 2016 by .

0
玄宗在世最后几年,行路不太平。那年头出门在外的人无不在身上怀有兵刃。虽然如此,见到路边躺着喂乌鸦的死人,还是免不了害怕。一般人没有要紧的大事,谁也不出门,大路上因此空空荡荡。有一天,一个书生骑着骏马,...

阅读全文

除了情爱

Posted on 21. 5月, 2016 by .

0
如果战火纷飞,城池沦陷,我想,有不怕死的服装店老板敢开门营业,我就敢冒着从头顶飞过子弹的生命危险去买衣服。儿子幼儿园时,一个小朋友的奶奶彼此熟悉后,用纯正的大连话对我说“我当时寻思,这个妈妈是干横么的...

阅读全文

王安忆《喜宴》

Posted on 21. 5月, 2016 by .

0
天下着细雨,是春雨,小岗上有人家要娶亲了。上午遣人到这贴邻的大刘庄来请,来请谁呢?请知识青年。小岗上是个小庄,只一个生产小队,大刘庄则有七个小队,第九个小队在大刘庄那一邻的小鲍庄,合成一个生产大队,叫...

阅读全文

春日细雨

Posted on 17. 4月, 2016 by .

0
早上的时候,城市微雨了起来。这样的春日,是应该有几场雨来浇灌的。听说,家里也是雨,遥相呼应,甚是欢喜。这里正是花季,着了雨的花瓣和新叶,愈发的娇媚和清新,看在眼里,直觉舒服。泥土因湿润,也散发着芬芳,...

阅读全文

1 到 3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