敢吗

Posted on 03. 11月, 2016 by . 分类:懂懂日记    微信公众号:goldxuan6   383views

最近在整理通讯录。

一整理才发现,原来那么多朋友已经不再联系了,原来是亲得不能再亲了,看到一个名字,我会犹豫那么一下下,是删还是留?

多数是删。

我手机很少响,一天能响一次?一般就是媳妇打电话问我回不回家吃饭,偶尔好几天不响,突然一看,早已没电了,关机了。

甚至,我很少带手机。

这两年,认识了很多球友,偶尔也交换联系方式,不过也没人给我打电话,怪不?

不带手机?那微信怎么上的?

我有两个手机,一个专门打电话的,一个专门上微信的,我平时带的那个手机,就是专门上微信的,所以找我,微信是最方便的。

我发现,我通讯录里已经有朋友离世了。

想想挺恐怖的,原来我们长大了,变老了,离疾病、死亡越来越近了,陆续有人捷足先登了。

说起离世的“熟人”,我总想起一个老太。

大约是2010年,我在秦岭,去穿大寺,在徒步界,大寺就是拉萨,据说是秦岭最美的地方。

我开车上去的,遇到了一辆面包车。

面包车里面座位已经拆了,放了一张床,这种车子专业术语叫床车,应该是长期旅行,而且是比较节约型的,里面还有锅碗瓢盆。

司机是个老头,花白的头发,已经61岁了,无意聊到了驾驶证年审,他竟然不知道60岁以上需要一年一审,准确地讲,他的驾驶证当时已经过期了,不过依然可以再续审。

他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要老,老很多。

对于他,大家甚是敬佩,你看人家,人老心不老,有一颗流浪的心。

老头家是镇江的,产醋的地方。

车里有个老太,是从后门下车的,老头把她背下来的,偏瘫,重度,需要坐轮椅,老头先把轮椅支好,又把老太抱上去,推着老太看看景,还给老太拍照,甚是恩爱,在那一瞬间,我是真的感觉到了爱情的力量。

老太已经瘫痪6年了,老头55岁退休,也就是说,他退休后,本来可以享福了,结果老太瘫了,他跟照顾孩子似的,一把屎一把尿。

这些很伟大吧?

不,还有更伟大的,老太跟个孩子似的,喜欢撒娇,说话也不清晰,又是方言,我们听不懂,只有老头懂她的意思,一会嫌冷,一会嫌热,老头也不怕麻烦,伺候穿上,又伺候脱了。

真有耐心,当时我就在想,我媳妇瘫痪了,我有没有这个耐心?

这么一想,我突然觉得自己真卑鄙,因为我肯定会选择离婚。

他们是从连云港出发的,想走完连霍高速,就是从东到西,类似西天取经,沿途玩玩,然后原路返回,老头年轻时在新疆兵团,对新疆是比较熟悉的。

老头太用心了,晚上我们都是住帐篷,他们睡车上,老头喜欢跟我们聊天,但是他要把老太先哄睡了,怎么哄,真的跟哄孩子似的,用手拍着。

睡觉前要帮老太刷牙,老太可能嫌牙膏味道重,总摇头,他还要安抚,刷了牙,擦了脸,还要帮着泡脚,用炉子专门烧的水。

太牛B了,我是真的被折服了。

当时,我们几个家伙就在打赌:是不是原配。

我认为,肯定不是。

可能她曾经是自己的偶像,追了很多年,终于追到了,追到时已经偏瘫了,自己感觉可幸福了,女神终于偏瘫了,自己可以伺候她了。

老太入睡后,我们跟老头聊天,老头退休前在民政部门工作,是个科级干部,有一个儿子,儿子在上海工作,已经成家立业,老伴是原配,夫妻感情一直不错,很少吵架,老太年轻时比较强势,仅此而已。

那我们就好奇了,为什么有出游的想法?

老头说,她得了肝癌,刚查出来,想送送她,已经在家躺了五六年了,继续躺着也是死,出来看看也是死。

我问,阿姨是自己站不起来吗?

老头说,其实是能站起来的,有的比她还严重,生活也能自理,她是年轻时太强了,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,从偏瘫后她就不再出门了,她很在意别人怎么看她,久而久之,就习惯性的躺在床上了。

早上,她要大便。

老头就抱着她,仿佛是抱了个孩子,可能是到了一定年龄,也不避讳什么了,老头给她擦屁股,给提上裤子,又抱到椅子上去了。

临走,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,还说了很多祝福的话,毕竟这种精神太鼓舞人了,路上他怕老太嫌颠,他在高速上也只跑80,而且床上铺了20厘米厚的海绵,真是用了心。

他们从新疆回到江苏不久,应该不到一年,老太就去世了。

是爱情还是习惯?

说不清,其实每个村都有类似的好男人,我奶奶常年卧床不起,我爷爷就是这么伺候她的,我爷爷身体非常好,可是我爷爷先去世的。

从我记事起,他们就没吵过架,偶尔我奶奶会生气,我爷爷也会主动道歉。

现在想想,也不知道是爱情,还是习惯。

更多的可能是性格吧?

继续说镇江老头,老头单身了,也自由了,他把面包车卖了,买了一辆众泰,就是长的很像吉姆尼的那一款,又出去旅行去了。

偶尔,我们也在QQ上聊几句。

2013年,给我留言,问我有没有时间去参加他的私人聚餐,我问是喜事?

他说,算是,领证了,不办酒席,就是邀请一些朋友一起坐坐。

原来,恋爱了。

我没去,事后去的,当时我去万新集团看眼镜,顺路去了他家,他又娶了这么一个老太,按理说,你这么好的条件,应该能找个健康一点的,咋照顾女人上瘾了?这个女人不用轮椅,但是需要拐杖,50来岁,是车祸,看起来还是蛮年轻的。

他又回到了从前,按理说女人年轻,你年龄大,应该她伺候你,他不,非要伺候她……

这回,俩人比原配还像原配,说话就跟说相声似的,一人接一句。

真是暖男,我在想,暖男可能是一种性格,天生如此,就喜欢照顾人,没办法,这是骨子里的东西,可能不叫爱,也可能叫爱。

有时,看农村那些孤寡老人,我就在想,其实夫妻终究会分开的,或早或晚,早晚都有一个人先走,另外一个人就要忍受孤单,忍受住了就自己过,忍受不住就一起过,所以合葬是奢侈品。

例如我40岁就死了,我媳妇能活到90岁,她会跟我合葬吗?

反过来讲,我又觉得合葬其实是一种绑架,我们是一个人来的,就应该一个人走,为什么非拉着别人跟我们一起?死了也不放过人家?

谬论!

如今,老头玩微信了,偶尔刷朋友圈,发现他跟现在的太太又一起出去旅行了,前些天还在桂林……

能折腾的老头,我还遇到过一个,就是那个骑行圈里的独行侠,他叫李X平来?具体名字我记不准了,我们在海南遇到的,他就骑个大金鹿,车筐里放条狗,那狗超级听话,他也不穿骑行衣,也不戴头盔,就跟个农村老头似的,一天到晚的骑,喜欢一个人,也不乱花钱,随便一个地方就能住,就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,他是北京人,退休了,老伴在家,他自己出来骑,他的目标就是一直骑一直骑骑到人生终点。

相比之下,这哥们就自私了,你在外面风光,老婆在家受苦?

我觉得这与爱不爱没有关系,可能只是性格差异。

但是,也许他太太不喜欢旅行,而是喜欢创作,一直在家创作,希望可以用自己的余生来雕琢出一部巨作,他们彼此都有了自己的人生梦想,并且彼此不再约束,放手让对方去追梦。

要是这么一分析,又觉得镇江老头过得太窝囊,完全是一个保姆角色。

最近,郭川老婆发起了众筹,短短几个小时就超过了百万的赞助,我在想,这个女人真的很伟大,嫁给了一个探险家,每次出门都可能是诀别,她是支持丈夫呢还是反对丈夫呢?是觉得自己的丈夫很伟大呢还是瞎胡闹呢?

什么是成功?

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过一生就是成功。

可是,羁绊这个梦想的往往是婚姻,因为婚姻要约束你,你要顾虑很多很多,你本来可以追梦,但是总是患得患失,梦想从而就萎缩了。

一个能成就彼此梦想的婚姻,是很伟大的。

这才是大爱。

把对方紧紧地看管在自己身边,未必就是爱。

继续谈一些年轻人的话题,谈谈互联网,昨天我们已经探讨过,在中国创业最核心的是掌握信息,那么如何才能掌握信息呢?

我看一个人会不会崛起,就看一点,他最近在忙什么?

如果是四处蹦达参加聚会,他很快就会发展起来,你别看他不务正业,其实他拥有了最核心的资源,就是信息。

经常往我这边跑的,用不了多久就不跑了,为什么?

他不需要来了,自己站起来了。

谁愿意背井离乡?

寻求的只是信息,一旦信息有了,什么都会有的,每个人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套路,例如国庆现在发展的也很好,前几天去参加婚礼,我们在高速上遇到了,他现在有专职司机了。

他摸透了互联网的脉搏,什么脉搏?

人人都想赚钱。

于是,他就四处找项目,测试项目,然后推出培训,我小区里有个邻居,在我父母家楼上,她跟着国庆学的黄金回收,赚钱还不错,老公在一家企业上班,收入也不错,后来国庆推出了秤的项目,就是去菜市场推销电子秤,在我看来,这玩意能行吗?至少我认为卖不掉,她让她老公辞职了,全职卖秤。

我们一起装修的房子,偶尔一起吃饭,两口子非常感激国庆,一口一个师傅,卖秤那哥们,晚上11点睡觉,凌晨3点起床去市场推销,一个月也能赚1万多,但是我觉得这活一般人干不了,太累了。

从创业的角度而言,国庆的思路是对的,不断寻找项目,不断培训,自己赚信息费、技术费、培训费。

哪怕培训费只有1万元,招100个学生也是100万,现在赚100万多难呀……

互联网曾经出现过一个风口,就是招商加盟,例如U88、3158,当时还在CCTV上做过广告,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加盟,有服装,有餐饮,有玩具,反正只要你想开店,这里就有你想要的,有一群人专门跑到北京,装修几个非常好的服装店面,然后上U88上招商,你交3万元就给全套授权+3万元的货,其实那货很烂,也就是几千元,然后就不管了。

那时,我写了一篇文章,互联网时代永远的两大主题:情色、赚钱。

这也是人性的两大主题。

我们不都在上班吗?

上班不就为了那两毛钱吗?

人人都想赚钱,这也是微商为什么能蔓延的缘故,根源就是人人都想赚钱,最终都掏了代理费,淄博有人搞面膜,买了两辆法拉利,就是搞的招商加盟。

你未必想买面膜,所以你未必是这个品牌的潜在客户。

但是,你一定想赚钱。

我告诉你,代理这个品牌是有钱赚的。

于是,你成了我的潜在客户。

我跟国庆说,别人搞招商加盟是赚陌生人的钱,怎么忽悠都可以,但是你赚的都是熟悉你的人的钱,那么你就要做到,别人回去了,赚钱了,要对你说一声谢谢,这一句谢谢就是对你最大的肯定。

而不是背后里骂你。

当然,一定有人会骂你的,因为人人都有红眼病。

做培训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但是前提是一定要让别人能发自肺腑的说出那俩字:谢谢!

不是培训结束时说的,而是回去一年后说的。

再过10年,招商加盟也依然是很火的,因为每个上班族都有一颗蠢蠢欲动的心,自己攒了点钱,不花出去难受。

有时我在想,我这边就是梦工厂,来个人,刚开始可能很陌生,用不了多久,大家就熟悉他了,他也找到人生方向了,走了,然后再来一个。

其实,每个人都有潜在能量,我去长沙那天,炮神来玩,他从厦门飞过来的,我不能把他扔在这里吧?那我就带着你吧,腚疼也在,那我也捎上,先去笑笑那边,笑笑刚做了爸爸,我们去医院看看宝宝。

腚疼说是腚疼,坐不了车,于是他留在了笑笑那里,炮神跟着我南下了。

我们一口气跑了5000公里,炮神突然发现,哇,原来长途跋涉这么简单?在西安时,我跟他讲,其实拉萨也很近,离这里不到3000公里,如果你想去,开车就去了……

一句无意的话,他就想做拉萨行。

我只是在日记里提过炮神这个人,前天他已经出发了,带着一群小伙伴,有意思不?神奇不?

我是蛮会鼓舞一个人的,这些都不算神奇,很多人喜欢谈起济南峰会,那是我最近几年最后一次登台吧?2014年1月1日,应该是这天吧?反正是元旦,当时是怎么回事呢?我们有个拉萨队友,叫晓燕,她想找项目做。

我说,何必找项目啊,我告诉你个项目,一做就能火,就搞互联网聚会,互联网聚会跟婚礼是一样的,没人在意是谁举办的,只在意谁会出席。

她不相信自己能驾驭。

其实一定能驾驭。

最终,现场来了300多人。

300人很少吗?

现场有N多赞助广告,每个广告都是收费的,本身还有门票收入,这场聚会也蛮有意思的,我认识了很多朋友……

哪怕现在随便摸出来一个人,跟他讲,你去搞一场互联网大会吧,他只要坚信自己能搞,就一定能搞,无非就是签约几个牛人,很多人不知道,牛人是不收出场费的,因为你能组织起几百人,对于他们而言,这是鱼塘,他们本身就能拿走自己想要的,不在意你的那点出场费。

你能组织1万人,你喊谁去,谁不给你送礼?

最最重要的就是卖票,卖票其实又最简单,分销就可以了,怎么分销,例如门票1000元,你跟懂懂合作,怎么合作?1000元的门票,每卖一张,你给我1100元,你说我能不帮你卖光吗?光我自己就能给你卖出去几百张。

当然,不需要给我1100,给我500就行。

你的利润来源于两点:

第一、现场的广告赞助。

第二、未来的人脉资源。

多参加聚会是非常重要的,特别是对于创业者,对于我们而言就要少参加,因为容易放大自己的信念,把自己的饭碗砸了,我一去牛哥那里,牛哥就跟我讲别墅赚了多少钱,搞得我也想去炒房了……

参加聚会还有一点不好,就是要喝酒,特别是在北方,我每次喝了酒都发誓不喝了。

但是不喝酒没有感情,我心情不好的时候,喝半斤就吐了,我心情好的时候,喝1斤也没问题,但是我不酒驾,在我们这里酒驾是很正常的,大家喝了酒,都是开车回家,我不是怕查酒驾,因为不可能查到我,我都是走沂河大道,一拐弯就到家了,我是怕出事故。

另外,每次查酒驾,我们都能收到信息,车友会里会有人通报,哪条路,哪个路口,几点开始,很详细。

球友偶尔会一起聚餐,肯定喝酒,我明明知道是喝酒,但是还会去,我觉得大家在一起很有意思,喝点就喝点吧,当然一喝肯定多。

教练一直都想开个球馆,但是本地有些排外,不是很欢迎他,给本地人开出的价格是3万,给他开出的价格是20万,就是明着拒绝他。

教练人很好,但是很多想法有些不切实际,例如他想办一个羽毛球培训学校,其实在羽毛球圈混久了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,羽毛球玩家的增量很小,经常有比赛,比来比去就是那些人,有些比赛不用打就知道谁输谁赢。

也就是说,成年人不会参加培训的,小孩子也不会,不是说“教球”没有市场,而是你本身就不是专业的,想让人跟着学球,太难,除非你能把本地高手打赢。

靠教球,应该是养活不了自己,他萌生退意,在考虑是不是要去别的县教,其实我觉得换了县也白搭,因为各地都如此,他可能觉得本地高手太多,不能使他成为单打冠军。

我给他出了个主意,让他做馆中馆,在一个羽毛球馆里承包两片场地,专门教学用的,支付租金即可,自己就在这两片场地上教球。

这不就等于自己有了球馆吗?

但是,他不乐意,意思是有个球馆免费提供场地,招了学生也不分成,这个想法其实是错误的,教练总希望不分钱。

分钱才是高手。

免费的地方,咱不应该待。

他的梦想是搞本地联赛,联赛是可以赚钱的,我们去考察过徐州那边的联赛模式,也是一个县,实行全县排名赛,分级别,ABCD级,通过比赛会给你定级,以前比赛往往会出现什么情况?A级跟D级相遇了,没法打,也没有观赏性,而如果A级与A级呢?就有乐趣了,也有悬念了。

有个人排名赛,有团体排名赛。

他们一年的广告赞助费在20万左右,本身还收报名费,总而言之,肯定是赚钱的,现在我们县每个月都有比赛,但是举办的比较随意,没有正规化。

对于搞联赛能赚钱,我绝对相信,因为我参加了一次联赛,光我自己就拉到了7万多的赞助,我要是用心拉,我能拉到30万以上,你们是做地产的对不?我们的比赛球衣都有你们的广告,还邀请你们老大参加颁奖,还可以上电视,你们赞助5万元可以不?

没问题。

但是,组织联赛一般人做不了,必须是有号召力的人,怎么才能成为一个有号召力的人呢?当群主?开球馆?

都不是!

而是成为人脉王,例如每周都请球友吃饭,把本周刚认识的球友请来,一起坐坐,就成了很不错的朋友了,虽然你什么都没做,你发现大家都对你格外的好。

你做什么,大家都支持你。

后来,我想想,算了,教练有自己的打算,我帮不了他,就让他自己折腾去吧,我也不折腾这些事,少掺合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比什么都强。

但是,未来这种区域性的联赛肯定会品牌化运作的,只是时间问题。

我们这边打球才几毛钱?我们的球馆场地费是每天2元。

深圳?

你想预约场地?特别是比较大的场地,设施很好的,要预存5万元你才有资格打电话预定,深圳那边开球馆是稳赚的,一片场地一年利润在3万元左右,一个小球馆也至少有10片场地吧?还有很多隐性收入,里面球馆里可以悬挂大量的广告,平时还能卖一些装备啥的。

柯南一直想搞个球馆,然后全国性招商加盟,类似七天连锁酒店,全国范围内一卡通,全国性的排名赛,他找了几个很不错的球友,计划每人拿出300万来做这个事……

前些日子,专门跑长沙商量这个事。

我也蛮心动的,因为对这个行业越深入,越觉得有市场,但是我有另外一个不同的看法,我认为不要做硬件,而是要做软件,就是要把品牌虚拟化,例如组织联赛就只组织联赛,不做具体的球馆。

当然,这些都只是探讨一下,未必干。

今年,我一直都在研究慈善,不是说指望慈善给自己贴金,而是真的想做点事,明天我会写一些关于慈善的思考。

其实,联赛是最容易与慈善挂钩的。

例如我在本地搞一场慈善赛,是为一个白血病女孩搞的,报名费100元,直接交给红十字会,然后我去拉企业赞助,让一个企业出3~5万元来冠名,但是承诺他可以颁奖,可以上报纸与电视,对于一个有广告预算的企业而言,这都不叫事,何况是慈善,不需要捐给我,直接捐给红十字会就可以了,奖品是什么?是红十字会给提供的奖杯。

可以把一场比赛升华。

裁判,是义工。

球呢?

谁打比赛谁拿球。

那,奖品咋办?

很简单,老套路,实行大礼包,球友本身多是生意人,你们自己往大礼包里放东西,例如你是卖酒的就放两瓶酒,你是卖烟的就放两盒烟,茶叶,杯子,洗发水,都可以,但是肯定价值超过100元……

上次打比赛,我就获得了一个大礼包,里面还有两瓶酒,价值200多,我刚要拿回家孝敬我爹,被球友给拿走了,他问我喝酒不,我说不喝,他说他喝。

来到这个世界,我们应该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。

事情不怕小,怕不连贯,当时晓燕组织济南峰会,我跟她讲,一定要连贯,每个月搞一次,在不同的省会,时间越长,你越轻松,因为大家都想借力于你,等于你有了庞大的鱼塘,后来没有继续做下去的原因是她当妈妈了,但是别人把这个事做下去了,现在每个月都在继续,做的不错。

搞峰会,搞联赛,都不难。

难的是什么?

初心很重要,就是我为什么搞这个峰会?是想提供价值给大家。

我跟别人有一点不一样,别人认为不行的事,我认为肯定行,晓燕组织峰会时,咨询过N个人,大家都持反对态度,认为一定搞不起来。

为什么搞不起来?

我觉得能搞起来,这有啥难的?

联赛也是如此,大家都觉得联赛最难的是拉广告,我觉得最简单的就是拉广告,我们俱乐部的广告都是我去拉的,我跟老板们讲的也很明确,你赞助了我们等于本地羽毛球界都熟悉了你的品牌,羽毛球圈子基本上遍布了本地每个行业每个领域,接着就口碑相传开了,你想想不比你放个大炮广告强吗?一个大炮少不了10万吧?何况你通过赞助我们而结交了一群优秀的朋友,不好吗?

一般没人拒绝,只是或多或少,你可能想要3万,他只给1万。

你想想,别人拉你赞助场比赛,你好意思拒绝吗?

很多事,成败在于:敢!

谁想来一场峰会?热闹热闹!

» 本文链接: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出处http://www.goldxuan.com/ganma.html
» 注意事项:金选网赚博客 致力于推荐给大家最好的精品网赚项目,但网赚 有风险,请大家仔细鉴别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,如发现可疑项目请及时联系本站,本站部分文章摘自网络,如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立即删除。

Tags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2

  1. X隐者网赚博客

    03. 11月, 2016

    为什么都喜欢转懂懂的日记?

    Reply to this comment
  2. 夏辰网赚博客

    03. 11月, 2016

    看见了,就顶一个

    Reply to this comment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