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总是抱有侥幸心理,无论炒股,还是看病!

Posted on 03. 2月, 2017 by . 分类:懂懂日记    微信公众号:goldxuan6   377views

过年,上坟。

发现村里又添了几个新坟头,有年龄大的,有年轻的。

年轻的有多大年龄?

60岁左右。

跟我爹年龄相仿,突然有些伤感,往前推20年,60岁死不是什么稀罕事,如今,总觉得60岁还正是壮年,咋突然就死了呢?

而且,癌症越来越多。

上坟,是一个家族的集体活动,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体检,年轻人鼓励长辈去体检,而他们都是拒绝的。

其中一位长辈说:千万别查,不查还能多活些年,一查肯定就留下了,让住院,又是那个病,又是这个病。

这是标准的掩耳盗铃,意思是我不查就没病,一查就有病。

我爹也是这个观点,静脉曲张的厉害,自己找过偏方,在小医院做过封闭手术,都白搭,他觉得自己的属于治不了类型的,反正又不影响日常生活,算了,不折腾了。

我让他去三甲医院,趁你们还年轻,自己能照顾自己,何不去呢?

他的意思是等走不动的时候,再去。

那时,可能血管都溃烂了。

说服不了他。

说白了,内心就是一个怕字,就如同带儿子去打针,还没到医院就开始哭,我就跟他讲,打针不疼,害怕才疼。

打针疼吗?他曾经连续打了半个月,甚至两只手一起打,也没喊过疼。

恐惧,使我们害怕医院。

所以,我们宁愿相信偏方。

我有个朋友,他做一种皮肤病的特效药,这种皮肤病很隐私,一般不愿意让人知道,他就是在网上发布广告,全国各地的人跑到济宁找他,这种事人们反而愿意去外地,反正不留任何痕迹,又没有病历啥的……

他给打上针。

关于我儿子手术这件事,一直都存在争论,大家觉得是我们害了孩子,孩子咋能随便手术呢?西医害人,人体具有超强的自愈能力,你们咋能随意就允许医生在孩子身上来一刀呢?

你说的,我都懂。

但是,他已经呼吸困难了,难道等他憋死?

什么保守治疗,什么中医疗法,虽然我不信,但是也试过,我比我爹还怕医院,儿子去医院做检查时,我都没敢去,生怕听到需要手术的结论。

我让医院的朋友带着我媳妇和娃去检查的。

结果是必须马上手术。

于是,就住院了。

那半个月,简直是度日如年,每天心情都很低落,总感觉世界就要崩塌了,对什么都没心情,偶尔有外地的朋友过来找我,又是探讨商业模式,又是探讨旅行线路,我就很好奇,你不知道世界末日都来了吗?咋还有心思探讨这些?

但是,当我走过来,我又觉得,这是一件好事。

就是让我们敢积极面对现代医学了。

我儿子变化非常大,无论是身高、体重,还是精神度,用我爹的话来讲,就是像一个正常小孩了。

过去,太柔弱。

他同学比他高一头。

腺样体肥大是很常见的,最典型的症状就是睡觉张口呼吸,打呼噜,若是不知道这玩意的厉害,可以百度一下:腺样体面容。

现在,我走在大街上,看成年人,一眼就能看出来谁是腺样体面容,谁有呼吸困难症。

很多人是不知道而已。

耽误过去就耽误过去了。

有个很著名的举重冠军,叫才力,他死的时候才33岁,怎么死的?病因是:呼吸睡眠暂停综合症。

若是他去做一次手术,也就死不了了。

若是孩子打呼噜,要去医院做一次睡眠检测,就是检测他的睡眠程度,血液中的氧气饱和度……

你自己就有了答案。

我们家娃做了手术以后,N个读者咨询过我,但是我没有直接给出手术建议,我觉得每个人的信仰不同,有人信中医,有人信西医,但是我建议的是多比较,就是你让孩子睡一次,做一次比较科学的对比。

大脑缺氧至少是我们能感受到的,很多器官缺氧是不会说话的,你知道它有多难受吗?

去过青藏高原不?

就那感觉!

但是,再小的手术,也有风险,存在大出血的概率,而且不同医院采取的手术方案不同,有用钢丝套的,有用离子刀的,这些我都研究过,也跟医生探讨过,其实最让人害怕的就是签麻醉合同,听麻醉师讲讲,能吓死我们。

我儿子从手术室推出来,没有直接交给我们,而是直接推到了ICU,重症监护室,吓死我们了,这是咋了?

现在回头想想,真是小手术。

如今,孩子不怕医生了,不怕医院了,我们也跟着接受了训练,也不怕了,老婆在泰国被蚊子咬了几个包,是小事吧?过去十多天了,结果越来越厉害,皮肤都有溃烂的迹象。

那咋办?

需要去医院,挂吊瓶,解毒。

经常跑东南亚的人,貌似都习以为常了,肿一个月是很正常的,那里的蚊子毒性太重,与个人体质也有关系,我儿子在PUNPUN农场被蚊子把耳朵咬了,肿成了猪耳朵,回家几天就好了。

我媳妇去挂上了吊瓶,跟游学团的一交流,原来她不是个例……

不硬扛了,本身就是进步。

敢于积极面对了。

我在医院认识了一个姐姐,心血管专业的,她跟我讲,人体是非常精密的仪器,你要感知任何一点不适,那都是有原因的,要重视变化,哪怕是很细微的。

她还跟我讲了两个观点。

一个是不能轻易约炮,哪怕戴套也有被传染爱滋病的可能,她提到了几个真实案例,但是我觉得她的说法存在问题,她的观点是病毒比套套的密度还要小,所以能通过套套,不过我读过专业的科普文章,说套套是可以杜绝病毒穿过的,不说(知?)谁说的对,但是接吻也会产生病毒交换,这个我是相信的,多数人是存在口腔溃疡或牙龈出血的。

一个是锻炼身体未必会健康身体,决定人体健康指数的是最大输氧量,这个东西与锻炼无关,说白了,是基因问题。

她推荐了一部BBC拍摄的纪录片《关于锻炼的真相》。

这个观点在我以前推荐的一部纪录片里也有阐述,就是肥胖不一定是不健康的,健康的最重要的指数是最大输氧量,就是你心脏、肺输送氧气到各器官的能力,改善最大输氧量的方式,就是变速跑,一会冲刺,一会休息,一会冲刺,一会休息。

但是,那部纪录片没有提到基因的问题。

这部纪录片多了一个观点,就是有的人天生就是健康型的,有的人,你再怎么努力,也白搭……

里面有个数据。

锻炼20周后,有大幅度改变的是20%,几乎没变化的是15%,剩余的就是多多少少略有提升。

所以,锻炼还是有好处的。

具体,自己去看吧。

我转述的未必对。

关于儿子手术,我写了一个详细的经过,包括怎么住院,怎么选医生,怎么处理保险,我儿子是农村户口,有农村合作医疗保险,报销总体费用的40%左右,但是自费项目不报,自费项目就是止疼泵之类的,我儿子从手术室推出来时有止疼泵,过了一天护士才发现,这玩意竟然一直没开。

其实小孩子的恢复能力非常好,六个小时就生龙活虎了,不需要什么止疼泵,也不喊疼。

孩子本身有学平险,又报销了一部分,真正自己掏的钱,很少很少。

合作医疗的,出院时就直接给报了。

商业险是需要过一周后,去医院打印病历,然后去保险公司上报……

很多家长都忽略了学平险,一共才100元/年,非常有用,虽然是自愿交的,但是咱也要交,我在保险公司跟工作人员聊了聊,白血病也是很常见的。

当时,我儿子还买了平安的商业险,当时工作人员有提议,就是要不要让医生给写个是急性的,这样可以给全额报销了。

我拒绝了,因为这是有欺骗的成分。

另外,医生是不会给你写的,最初,手写的病历是写的急性的,真的出具正式报告时,就把急性去掉了。

这个事以后,我们全家都买了商业险。

偶尔,有家长找我,谈到孩子晚上张嘴呼吸,我就把全部过程发给他,让他自己对比一下,我的意思是积极面对,绝对不能等待,呼吸困难的孩子,明显都比同龄人弱小,最典型的特点就是饭量不行。

我儿子,6岁了,一顿只能吃3个水饺。

从他手术后,读者里联系我的,又去做了手术的,有七八个,有紧张的跟我似的,也有没当回事的,该手术手术,该上班上班……

老猫家的娃,也有这样的问题,带过来一看,太明显了,削瘦,但是他没买学平险,即便买了,也有三个月的免赔期,所以要等三个月后才能做。

其实,孩子有问题,大家第一反应肯定是保守治疗。

太多人给孩子吃中药了。

我们县与日照交界的地方,有个老中医,生意火到什么程度?济南的都专门开车跑过来,关键是他敢要价,动辄就是几百,几千,天天排队,他最擅长的是皮肤病,我儿子长湿疹,总是反复,我爹带着娃去看了一次,给研磨了药膏,我就在旁边看着,一些粉末是自己研磨好的,然后挤上四管药,这四管药都是量产药,只是不知道是什么药,我推测是几类不同的皮肤药,意思是碰到哪个管用就哪个管用……

有用吗?

立竿见影。

光我爹又给宣传去了一批人。

貌似是花几十元,管用,我爹信服,隔壁村有个老中医,是镇医院退休的,这个人太善良,不好意思赚钱,给我儿子看过一次,给拿了2块钱的药。

不管用。

我爹说他不行!

济南的,不远千里跑来,你若是给他拿几十元的药,他自己都觉得不值,一定要几百,上千,他才大呼,这才是大腕。

事实上,我儿子后来又反复过,我推测那是激素类的,类似皮炎平,一用就好,停用就反复。

对于这些,我总是半信半疑。

我的第一建议都是去三甲医院,毕竟人家见的多,什么情况都知道,这些人只是知其然,而三甲医院是知其所以然。

正月初二,大姐家的小女儿脖子上长红疙瘩,大姐夫的意思是带着去三甲医院。

我爹的意思是,去那个老中医那里。

大家七嘴八舌。

二姐和二姐夫的建议是没必要去三甲医院,一检查,少不了七八百,肯定让你先化验血……

我媳妇的意思是先在社区门诊让医生看一眼,这个医生也是从三甲医院退休的,然后再去三甲医院。

社区门诊没开门。

这个社区门诊是本地最大的,老板很年轻,貌似比我年龄还小,前些日子还一起吃过饭,是一个球友姐姐是做医药的,他们有业务来往,他们一起聚餐,喊上了我们。

但是,我赞同大姐夫的观点。

不要盲目相信那些村里的神医……

我在老中医那里看打针的,瓶子上也不写名,就一个护士,打错针应该是时有发生,只是农村人貌似也不计较这些。

来四川了。

我突然发烧了,在我记忆里,是第二次发这么高的烧,就是整个人都是瑟瑟发抖的,有抽搐的迹象,为什么?

因为,刚来的那天,我们去吃老砂锅,这家饭店是我见过最火的饭店,上海最火的那家海底捞也没法跟它比。

里面的桌子,提前半个月就定满了。

外面的桌子?

提前两天就满了。

夸张到什么程度?

就是饭店前面的人行横道上都摆满了圆桌……

这也没啥,你知道翻台率有多高吗?一顿饭,翻四次半台,就是说,这个桌子,今天晚上要有四桌以上的人来用。

我们电话预订了,但是只能是给你统计上,至于说给你哪个桌,这是不可以的,你来了临时安排,我们下午不到5点就去了,也安排到了外面,就在马路边上,要了一个大圆桌。

风大,而且湿冷,我在北方平时什么打扮?

T恤+运动裤。

每天都是如此,出门时外面套一件运动棉袄,棉袄是优衣库那种便携式的,就是一揉就只有巴掌大,可以装到口袋里的那种。

我真不怕冷。

包括过安检,要求脱了外套,我一脱,安检的人就笑了,你咋这打扮?

因为,每天都打球,方便脱,可以直接上场。

而且运动T恤普遍比较舒服。

来四川,受不了这种湿冷,当天晚上就发高烧了,但是早上一量温度,37度2,也没烧呀?

岳父他们提议我们去找一个老中医,特别灵。

好吧。

一家很有名的诊所,特长不是皮肤病,而是胃病,跟我描述的那家,基本一致,医生一边看病一边收钱,也是几百几百的收,据说整栋楼都是他自己盖的。

一量,39度。

什么也别说了,挂吊瓶。

我说不行。

不行也必须行,而且我有些意识模糊,特别冷,此时我已经是全副武装了,穿上秋裤与棉裤了,上身穿了大棉袄,外面又穿了冲锋衣,还是冷……

打了。

这里打针有点类似饭店上菜,也不问名,直接就给挂上了,我反复问了一句:是我的吗?

她说,是。

而且,动不动就来加一针。

有加餐的感觉。

也不是我们北方医院的那种吊瓶,用的还真是吊瓶,吊瓶下面有个塑料袋,每次从吊瓶里放点水出来,再用针注射一些药到塑料袋里。

真跟吃饭似的,一会来加个菜!

一瓶水,打了几个小时。

后来,我慢慢清醒了,我跟她说,你这样太费劲,你找个茶杯,我直接喝了……

我媳妇跟我一起打针。

我媳妇打完了,我还没打完。

医生说,反正你也陪他,要不,再给你开一瓶?

又给打了一瓶!

要想当名医,还是要到小地方……

不过,他还真有那个名医的范,他若是出演电视剧,就是演医生,都不用化妆,说得准确一点,他有那么一丝学术男的感觉,戴个眼镜,很是斯文。

一看,就貌似是名校毕业的。

只是看似,具体什么情况,咱不知道,下午不忙的时候,他总是到病房找我,问我感觉如何,有没有好转?因为刚挂上吊瓶时,我有输液反应,就是更加的瑟瑟发抖了,他反复地来问,是冷还是心脏之类的难受?

确定,不是致命问题。

输液是很容易输死人的。

为什么要去三甲医院?

三甲医院的药,不是护士兑的,而是统一兑的,每天早上派发到各个病房区,护士再推着车子来给打上,上面写着床号、姓名,并且会反复地核对。

并且,药,全是封闭的,上面也罗列着详细的成分,我安排陪床轮班时,都特意嘱咐,每次护士换完药,你们必须拍照,就是看看打的什么药,名字对不对,若不对,立刻喊护士……

这样低级的错误,一般不会犯。

但是会有吗?

会有,我采访过几个小护士,在她们的职业生涯里,都出现过。

扎针,我不允许实习医生给扎,因为我儿子后来扎的两个手都没地方扎了,实习医生扎上也没问题,但是很容易鼓针,中途就要换,二次重扎。

而老护士,一次性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,这是经验问题。

但是,实习医生很容易让小孩子喜欢上她,当时潍坊医学院有两个女孩在我们科室实习,每天都去找我儿子玩,跟我儿子探讨玩游戏。

不仅仅是儿子喜欢,我也喜欢。

我们病房,凡是能被送进来的,基本上都是急诊,因为我们这里有一张加床,就是专门为急诊留的,一般都是连夜手术,若不是手术患者,就会安排在走廊里。

那时我写了一篇文章,为什么要多交几个医院的朋友?

去医院看看就知道了,有的人住在病房里,有的人住在走廊里,并不以先来后到为标准……

急诊,最多的是什么情况?

吃花生米,卡进气管里了。

这个奇葩不?概率小吧?

每天都有!

其中有一个是已经进了肺里,连夜又转到济南了,那天我原本想送他们去的,但是想了想,怕别人觉得我有什么阴谋,算了。

是日照下面一个县城的,他们那里没有三甲医院,送到我们这里来了,医生建议马上去济南,他们四处找出租车,我提出,要不我帮您送去?

他们不用,可能想多了。

我也没再多说。

后来,在医院门口找了一辆……

住院半个月,我深刻理解了两个字“无常”,这个“无常”是什么意思,就是我们每次出门,都可能再也回不了家了。

所以,我现在很珍惜每次出门前聚餐的机会。

例如,我们来四川,出发前,会专门去父母家吃顿饭,因为这是探险之旅,从我家到机场,有可能发生车祸不?有!飞机绝对安全吗?也未必!从机场到岳父家有没有可能发生车祸?有!

尊重生命的无常性!

并非说要消极,而是要积极面对它,去接纳它,无论发生了什么,不是退缩,而是迎上去,虽然这是我的命,但是我还是要搏一搏。

上周,我认识了一个海归,他学的专业很有意思,是安全学。

应用范围很广,从一个企业而言,就是分析这个企业可能存在的一切蚁穴,不是有句成语吗?千里之堤,毁于蚁穴。

例如他住酒店,先看逃生通道。

不管干什么,他都先研究安全边际……

这个也是基因问题,我天生就有这样的基因,带孩子行走在地下停车场,我会仔细觉察每个车子的尾灯,看看有没有倒车的。

小心谨慎地活着,这不代表我就能长寿。

只能说是最大化地去降低遭遇意外的概率。

有个读者,在日记下面回复,自己的娃发烧,没有精神,而且牙疼,来的很突然,去给娃看了中医,拿了中药。

我建议她,什么都别考虑,抓紧去大医院。

因为,他的症状不像单纯的感冒。

特别是发烧与疼痛还有腹泻结合在一起时,很可能是系统性的疾病,她不想去,认为没啥事。

我就鼓励她,勇敢一点。

去了。

急性白血病……

她很着急,但是又貌似不是那么急,也可能表现得不急,我推测她可能是单亲妈妈,遇到事也是没有头绪,不知道该怎么处理。

她主动找到了我,意思是看看能不能众筹?

我本来想多问一句,有没有保险。

但是,此时问了也是多此一举,肯定没有。

我给她转了1000元,算是一点心意,同时也是拒绝的意思,因为这样的事太多了,我无法帮助到你。

这就是无常。

离我们很遥远?

近在咫尺!

2008年,阿俊姐委托我帮着给汶川地震灾区捐1000元,给那里的孩子冬天买双鞋,她给的现金,我问,你有没有考虑到,可能这些钱到不了孩子手里。

她说,哪怕只有100元到了他们手里,也行。

她的出发点是给自己的孩子积点福……

我给这个白血病的孩子1000元,也是这么想的,一方面是多给自己积一些德,一方面是希望有一天,当我们举目无亲时,也有人能伸出援手来,为什么?

因为,当年我们拉过别人一把。

怎么评判自己能问朋友借到多少钱?

很简单,就是细数我们的朋友,我们能借给他们多少钱,在这个基础之上,再打个对折,差不多就是大概数字了。

教练技术里有个环节,就是要给你最不愿意联系的人打个电话,积极说一声,对不起,从而达到冰释前嫌……

这个就跟我们主动去医院做体检是一个道理。

到底敢不敢呢?

例如我们炒股,理论一套一套的,说是有止损,其实,多数人炒股都不会设立止损线的,例如我开始学习炒股,牛哥跟我交代了两点,成为一个优秀的理财者,必须要做到的两点:对冲、止损。

后来,又补充了一句:纪律!

我满口答应,也认同。

我连续两个月亏损10万以上,都触到了止损线,但是我都没有止损,总觉得若是割了肉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于是,一跌再跌。

我们总是担心,万一我割了,它再涨了咋办?

2015年,股灾,机构有损失,但是不至于输个底朝天,为什么?他们有严格的纪律,到了止损线,一定会出。

说白了,我们总是抱有侥幸心理。

无论炒股,还是看病!

» 本文链接: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出处http://www.goldxuan.com/kanbing.html

Tags: ,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1

  1. boke112导航

    03. 2月, 2017

    股票真的要设置止损才行,要不然真的挺惨的

    Reply to this comment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