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行,恋情

Posted on 06. 12月, 2016 by . 分类:懂懂日记    微信公众号:goldxuan6   515views

去澳洲,我问了领队一个问题,你带队这么多年,有没有队员之间恋爱的?

她说,有。

我问,有没有因为旅行而离婚的?

她说,也有,例如旅行中喜欢上了别人,然后回家各自离婚,走到一起了。

有时我就在想一个问题,旅行中人为什么很容易恋爱?

因为,我们离家越来越远,家里的人,家里的事,家里的情,都在慢慢地模糊,而身边人则越来越具体。

我们身在他乡异地,周围一切都是陌生的,建筑是陌生的,面孔是陌生的,唯一熟悉的就是这群队友,我们相互依赖。

女人最缺少安全感,那么她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寻找到值得自己依赖的人。

所以,那些暖男是最容易成为人生赢家。

按理说,我带队,应该我是人生赢家才对,为什么我反而不受女人们的青睐呢?原因很简单,她们需要的是安全感,而我恰好不能给人安全感,她们寻求的是唯一、忠贞。

而我身上恰好没有这个品质。

而且,在玩真心话大冒险时,问,如果要枪毙我们一个队员,你选谁?

她们都选了懂懂。

我这么遭人厌?

第一个女生,是做微商的,我觉得她是带着任务来的,2万元的旅行经费,一半是她自己掏的,一半是公司给掏的,从一个细节我就能感觉到她有特殊的需求,就是炮神给她做了一个车贴广告,贴在了腚疼车上,她特别的开心,炮神回复我日记又带上了这个女生的二维码,貌似给吸了几百个粉丝,她一直在跟其他队员探讨:是现在变现,还是慢慢变现?

炮神问我,怎么服务好自己的队员?

我说,你要了解她真实的需求,她应该不为景而来,不为吃住而来,你要用别的方式来满足她。

什么方式?

帮她推广。

这个女生坐了两天我的车,不坐了,可能觉得我说话太毒?是她总是让我剖析她,让我说出真实的感受,我说出来了,她又受不了,后排还有个大哥哥,是整个队伍里年龄最大的,是腚疼的队员。

这个大哥哥就安慰她。

并且,俩人开始形影不离。

我们开始调侃这个大哥哥是人生赢家,就一个女生,你俘获了她的心,不是人生赢家又是啥?

旅行没啥乐子,就喜欢调侃这些,电台里也是调侃来,调侃去。

大哥哥笑而不语。

那我们就拿女生开涮,问,你们是不是有一腿?

女生说,我觉得他更像是我爸爸。

腚疼的三个队友都没有走到最后,一个在延吉就退出了,大哥哥是在漠河退出的,还有一个速度更快,飞过来,一起吃了两顿饭,然后就走了。

我们就调侃腚疼:你这钱赚的容易,每人交上2万元,体验两天,就跑了,你多省心。

车上一个人都没有了,干脆你把车子托运回去吧。

他开始研究如何把车子托运回去。

笑笑骂他:你应该走到二连浩特,你如果不把线路走完,下次你怎么招人?

于是,继续走。

小女生就坐上了腚疼的副驾驶。

我们在电台里调侃小女生,大哥哥走了,你是不是内心哇凉哇凉的?

同时,我们又在群上调侃大哥哥,你怎么忍心把妹妹留在狼群中?

小女生对大哥哥,其实就是一种依赖关系,懂懂批判她,大哥哥马上保护她,使她有了一种特殊的安全感。

其实,我没有批判任何人,只是大家坐在我车上,喜欢找我聊天,而我聊天的方式只是提问,我很少评判,只是我提问的方式比较特别,我可能会问20个问题,但是其中有五六个问题是重复的,是你自己紧张了,前后矛盾了。

我才懒得批判谁呢。

对于别人的事与自己的事,我只信奉两句话:

我又不是你爹,不需要管你。

你又不是我爹,不需要你管。

玩真心话大冒险时,我问了女生一个问题,若是我们这一群男人里,你选个男人做老公,你选谁?

她说,我选腚疼或炮神。

我说,二选一。

她说,炮神。

我说,炮神有100多个女朋友。

她说,我不介意。

我问,为什么不选腚疼?

她说,腚疼找过小姐。

我说,假设他没找过呢?

她说,那选腚疼。

我问,你介意腚疼一屁股债吗?例如他还欠我几万元,欠炮神3万元。

她说,我觉得爱情是神圣的,我不在意对方有没有钱,只要我爱他,我什么都可以接受,哪怕一起乞讨。

然后,我们车上就一起鼓掌了。

于是,我们开始用调侃的口吻给她起了一个绰号:腚嫂。

一起吃饭,我们也刻意安排他们坐在一起,这本身就是一种群体催眠,我们喊腚嫂她也开始答应了。

后来,又来了一个女生,很自然,就成了炮嫂。

只是绰号。

我以前写过,大兴安岭其实主要是在内蒙古,黑龙江只是一小部分,所以要看森林还是要去内蒙古,我们穿越的是一段比较偏僻的小道,全程200多公里,属于森林用路,基本上处于封闭状态,要进去必须经过森林公安的放行。

全是雪地,弯道特别多,而且全是起伏路,胖哥在电台里喊:有拉力赛的感觉了。

有吗?

真有。

出弯时开始加油门,后轮处于轻度侧滑状态,那种甩尾过弯的感觉太爽了,我们越跑越欢,原计划是13个小时跑完,其实只用了5个小时。

有些路段,很慢很慢。

有些路段,我在后面跑120没追上。

危险倒没啥危险,因为没有悬崖,无非就是撞到树上,只要系上安全带,出不了人命,而且我们已经在雪地行驶了半个月了,已经非常熟悉雪地驾驶了。

路上没车,头车只需要播报颠簸、急弯路况即可。

所以,电台里也比较安静。

一个小兄弟坐我车,已经相处半个月了,他第一次敢坐我的车,怕我,跟我谈了他的传奇经历,读高中时去参军了,退伍后又考大学了,神奇不?

中午,我们到达了一个小镇,森林小镇,也就是几户人家,数都能数过来,有家面馆,我们每人来一碗面,一份杀猪菜。

大家在忙着感叹,拉力赛真爽,而且我们中途跑过一段胆子更大的,直接从河面上跑的,那冰有半米厚,理论上没有任何问题,但是我们走过以后,依然能听到冰裂的声音。

有时我在想,玩这么一圈越野,哪怕以后再也不玩越野了,也值了。

我属于胆子小的,我沿河边跑的,腚疼胆子大,他跑河中间,而且我觉得他胆子越来越大了,例如去漠河时,不是有大货车发生了交通事故嘛,我们被堵住了,说是救援需要5个小时,腚疼的意思是从森林里穿过去,那坡接近60度。

我否定了他的提议。

我们能下去,但是上不来。

他认为能,被我阻拦了……

只要他做头车,我们后面两车都追不上,冰雪路面他都敢开120,因为他越来越自信了,又没发生事故,笑笑也不好意思说他,一说他,腚疼就含沙射影地回应,意思是你牛B,你咋撞了?

那你就撒欢式跑吧。

好在没车。

我认为,跑得快不牛B,能慢能停,能躲能避,那才是高手。

因为没躲过,没避过,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挑战成功,反正自信是绝对的,这个也理解,人家有事实在说话,新手咋了?没出事故。

中途,腚疼问过我,做旅行什么最重要?

我说,两点最重要。

第一、安全。

第二、价值。

安全就是你必须要给队员绝对的安全感,只要他们觉得坐你车有风险了,就会选择离开,你的队友为什么纷纷提前离开了?就是计算了风险系数,感觉这样走下去,出事故是早晚的事。

你必须要让别人感觉坐你车无比的安全,所以你不应该带着你的队员去湖面上漂移,他们会发自内心地害怕的。

我们是车队,安全性会好一些,因为我们把你夹在了中间。最关键的一点是价值,就是你的队员有需求,但是你没发现,你也没有满足,他们通过长时间的观察,发现你也满足不了,所以选择了放弃。

其实,这对于你而言,是绝对的成长。

腚疼是很用心了,我能感觉到,他也蛮善良的,只是心到手没到,没有服务到点上去,还有一点就是策划出了问题,他的队员有两个是在大连空等了两天,有个是在机场等了五天……

这是什么感觉?

就如同你飞到了新西兰,结果领队没来,让你在机场苦等。

继续说午饭。

我们正在嬉闹着。

做微商的小女生突然很正经地说:大家都别说话了,我说个事,任何人不允许玩手机,不允许笑,不允许说话。

很严肃。

大家真被吓着了,心想,这是咋了?

她说,腚疼,你站起来。

腚疼站起来了。

她问,腚疼,你愿意娶我吗?

腚疼木讷了有十多分钟,我们一笑,妹妹就拍桌子,很严肃地说,你再笑,给我出去,腚疼,你抓紧说,娶还是不娶,若是不回答,今天谁也别吃饭,我把这些都扔出去。

腚疼说,谈恋爱可以,我现在还不想结婚。

然后,是持续两三分钟的掌声。

女生哭得哇哇的,俩人抱在了一起,出去了。

我在想,这是演戏还是真的?

他们俩回来,继续吃饭,女生说,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勇气,勇敢去爱的勇气……

腚疼也表态了,愿意娶,准备旅行结束,直接去老家,先领证。

那咱也别赶路了,就近住宿吧。

我们又赶了一段,赶到了一个小县城,属于呼伦贝尔,住下了,我们一般都会选择本地最好的酒店,这样看似多花钱,其实省钱,我们入住了本地最好的一家酒店,门口正好贴着喜字。

我们一进门就问:这里能不能承办婚宴?

服务员说,可以。

那,给我们预定一桌。

晚饭,很巧,中途停电了,点上了蜡烛,很有感觉……

饭后,回到房间,我在想,这个女生爱腚疼吗?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,应该是不爱,顶多是喜欢,我倒觉得表白有调侃的成分,只是氛围很严肃,两个当事人在那一瞬间认真了,不过对于腚疼而言,他是开心的,因为他也说的很明确,至少能有个炮。

那家里的果儿们怎么办?

再说就是了。

我在想,若是从营销的角度而言,把这个当成了一场戏,那么俩人都是人生赢家,腚疼发了一句:一场旅行,遇到一场爱情。

浏览量飙升……

女生,也是如此。

只是我不知道谁在演戏,谁在当真,还是都在演戏,都在当真,还是真的爱了。

爱是容易蔓延的。

晚饭,炮神也表白了。

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套路,我若是站在道德高地去指指点点就过了,反而显得我好象真的吃醋了一般。

吃醋倒不至于,我不喜欢小女孩,我喜欢大我10岁以上的。

当然,我也挺羡慕他们的,至少等年纪大的时候,回想起大兴安岭,感觉自己有故事,就如同《泰坦尼克号》的剧情一样。

回忆起来,满满的都是爱。

这些日子,一直没打球,我是带着球包来的,但是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场地,很多县城都没有,我们又没进过大城市。

委托朋友帮着联系一下我们现在所在的城市,有没有羽毛球馆呢?

答复,有。

体育馆里有。

我说,你帮着联系一下,看看外人能去打不?

答复,不能。

我说,是这样的,我们几个都是专业的,想在本地切磋切磋,你帮我联系一下吧。

联系了,把对方电话给了我们。

中途,我觉得有点不对劲,对方对我们太热情了,问知道路不,若是不知道路派车过来接……

我们开车过去一看。

我靠,领导们都来了,挨着一一握手,他们那边有个教练,教练一直在说:我们这里场地差了一些,你们来了,正好给我们指导指导。

我们好尴尬,难道是把我们当成山东省队了?

他们这边规格还是蛮高的,用的球都是120元/筒的……

太热情了,热情得没法形容了,先派了三个队员上,笑笑作为其中一个队员去打双打,但是一打就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,当然我们也的确有借口,就是我们很久没打了,生疏了,找不到球感了。

后来,人家提出,让我们组个队。

我和笑笑组了一个队,没法打,别说赢了,连10分都打不了,人家为了让我们杀球,全部挑在我们面前,我们自己都杀失误了。

打了1个多小时,我们就想跑。

一起挽留。

那热情劲。

这B装的,简直是满分了。

太给山东人丢脸了,我还跳杀了一次,关键是杀空了。

人家的确是派出了精英部队来陪练,当初我跟朋友也是这么讲的,我们水平比较高,你找几个给我们当陪练。

朋友说,若是你们赢了,他们就请客,你们输了,就回来吃。

我们回来了……

我们回来的路上就推测,我们这个“朋友”到底是什么背景?

我们推测,要么是官太太,要么是富太太,否则对方不至于这么大的动静,就差拉横幅了,当时入体育馆时,保安刚要拦车,后面就开始招手了,接着放行。

小地方,真有故事。

我们有“踢馆”的意思,装大了,其实也经常有外地的人到我们本地来切磋,馆长一般不会轻易上,而是会派几个打得不错的上,若是对方依然很牛B呢?那就会派教练上,上次有个卖饲料的,总是嫌本地没有高手,馆长派教练上了,卖饲料的没过10分,从那以后彻底低调了。

做人要低调。

我是真的很内疚。

我们临走,我安排腚疼去体育馆给人家100块钱,场地费。

人家不要。

东北人、内蒙古人是真的热情,热情得你不要不要的,早上我在洗毛巾,擦车用的,我平时很少洗衣服,也不专业,旁边的阿姨看不过去了,她拿去给洗了。

这个季节,车子是不能停在外面的,否则就真的打不着了,零下40度,什么车这么抗冻?

晚上我在县城转悠了一圈,真是一辆车子都没发现。

全在暖房里。

暖房是收费的,漠河那边是30元/晚。

其实漠河不是最冷的,最冷的地方就是内蒙古的大兴安岭,最低温度一般就出现在这里……

很多人冬天不敢来,是怕冷。

其实,东北的冬天比别的地方都暖和,例如山东也供暖,但是你不至于在家里穿短袖,但是东北的室内可以,每天到酒店,我都换上短袖和裤衩。

平时开车,我也只穿毛衣。

下车时,我才会穿上大衣,但是不能在室外太久,顶多5分钟,时间一长,瞬间冻透,所以东北行,我们要么在室内,要么在车上,至于说户外,那有点挑战性,大家看过洒热水的照片没?

就是朝天一洒,接着就冰化了,拍出照片很美。

我们在北极村也拍过,很神奇。

人在户外行走什么感觉?

我讲个比较具体的吧,车门一打开,鼻毛立刻就硬了。

我说的意思是,东北的冬天,其实是蛮有意思的,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恐怖,偶尔我会发张自拍到群上,供大家调侃讽刺,大家总是问一句:你不冷吗?

我觉得你这个问题好奇怪啊,我在室内好吧?

现在我一刷新朋友圈,总是能发现我拍的照片,看来大家是觉得真美,其实实景更美,这里基本上到处都是原始森林,随手一拍就那样,而且我还是用手机拍的,若是带着单反,这次能拍出太多极品照片了。

可惜了。

大家都没带。

昨天,又有媒体找我了,要采访我,蝉禅在群上感叹了一句:旅行是最好的成名方式。

不应该说是最好,应该说是最快。

但是,我对这种成名没有兴趣,因为我并不喜欢旅行,我只是喜欢车,我是当成了拉力赛,我甚至在想,其实可以命名一条拉力赛线路,全程3万6千公里,就是环中国一圈,只走边境线……

明年,我计划单人单车跑这么一圈。

一个人的旅行,更有意思,因为可以更有规划性,更能思考很多事,大家总是担心安全问题,其实你想多了,这是一个和谐的社会,另外越是偏远的,越是和谐的,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歪心眼。

这一圈对车子损伤也是蛮大的,我的车子是新皮带,现在已经有异响了,回家就需要换了,我们的皮带经受不起这样的温度,应该换专用皮带。

我对采访没兴趣,但是我鼓励小伙伴们去接受采访,一个人什么时候才算真正的小有名气?

上过电视,上过报纸,出过书。

三者缺一不可。

因为,你得到传统的、正统的媒体的认可,才算是真正的名人。

在家时,想想觉得这条路好长,1万公里,真的跑在路上了,又觉得真是不过如此,小伙伴们也没有长途跋涉的经验,不也照样跑下来了吗?

就这样,一不小心成了别人的偶像。

大家动不动就说,哇,好佩服你们……

有啥好佩服的?

就是一群闲的蛋疼的人出来瞎折腾而已,但凡是稍微充实一点的,也不会跑到这里来。

这个季节,东北路上车辆很少,偶尔也能遇到车队,多是试车的,例如厂家推出一款新车,大冬天开到漠河来试冻,看看车子能否在零下40度打着火。

试车的师傅也多是东北的。

南方师傅到了东北,开不了车,别说开不了车了,走路都要滑倒,为什么?

因为我们北方人天生get√一种技能,就是拉巴着走,类似企鹅,一旦有滑立刻就能调整角度,而南方人是直着走的,一走就摔。

每次看他们摔,我们都要再次演示如何拉巴着走。

这场旅行对于我而言,还有个重要意义,就是我一直在思考,未来五年我要干什么,要怎么干,要把具体的计划写出来,严格去执行。

来到内蒙古,我想起了老董,老董不是我爹,是蝉禅的朋友,做通讯的,在山东属于做得非常出色的,后来他去内蒙古开辟了市场,应该是做了内蒙古的三星总代,我们是在漠河认识的,后来他成了我读者,就这么层关系。

另外,他跟曹纪平关系很好,曹纪平找我有事,都是委托老董喊我。

老董跟我谈过一个观点,一旦在大城市发现了一个商机,不要急着在大城市跟大家正面抗衡,而是想着如何把这个商机向偏远方向拓展,提前跑,前几年可能会亏损,但是越往后越顺,因为商业模式就是这样从一线到二线到偏远。

所以,大家在抢山东市场时,他选择了开拓内蒙古市场。

这次,沿途我见了一些朋友,我发现他们的观点几乎一致,他们几乎都不是当地人,而是为了开拓市场而来的,例如在山东现在很少有在收音机上卖药的,但是在东北还非常多,路上我经常听收音机,这些卖药的,多是外地人。

他们就是把一些发达城市做烂的模式复制到了偏远区域。

沿途,有个城市,有个朋友在这里开了一家七天连锁酒店,这家酒店是收购来的,以前属于招待所,很破旧了,他重新装修了,位置很偏僻,但是这个城市属于旅游城市,别人坚信他会亏损。

最终,他没亏损,反而赢利了。

我是对连锁酒店关注比较早的,从2007年就开始入住这些连锁酒店,那时这些酒店基本上就是一二线城市,如今呢?

你看看他们的酒店地图,基本上全国各地都有了,甚至覆盖了县级城市。

那些提前跑的SB们,后来证明都是真NB。

而且这些SB们一旦进入一个城市,往往会既加盟如家,又加盟汉庭,因为他们摸到套路了,等别人醒悟时,他已经全覆盖了。

仔细想想,其实蛮有道理的,当我们的行业在大中城市竞争越来越激烈时,不如跟当年的闯关东一样,去边远区域。

整个大兴安岭,随便问个人,基本上都是老乡。

当年,这里全是森林。

闯关东干什么?

开荒。

随便弄点就饿不死……

其实,每个行业都存在北大荒,只是需要我们有“闯关东”的闯劲,这股劲是要有血性的,本地有个朋友跟我讲,那些干坏事的东北人都是你们山东来的。

我问,为什么?

他说,土生土长的东北人都是特别善良的,带有血性的那些,都是你们那边闯过来的,他们本身就有漂泊属性,又有斗争欲望。

好吧,你黑我们大山东。

不过,我想起了一件往事,小时候,我们班来了一个东北孩子,我们都8岁,他一个人就能打遍我们所有人。

读初中时,我们学校转学来了一个东北小伙,干瘦干瘦的,那时打架无非就是动拳头,他已经动刀子了,没多久,他就成了学校老大。

不过,来东北,对东北人有全新的认识,他们的热情超出你的想象,陷了车,找几个爷们帮着推一推,你给钱?

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?

上次笑笑他们在318陷了,找几个人推推,明码标价,500元给推出来。

性格都有两面性,不能轻易下结论。

» 本文链接: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出处http://www.goldxuan.com/lvxing.html

Tags: ,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2

  1. 我要网赚

    06. 12月, 2016

    懂懂的文章?

    Reply to this comment
  2. 免费赚钱中心

    07. 12月, 2016

    太长了

    Reply to this comment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