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未分类 > 正文

无限可能

我小时候,有个偶像,我叔叔,在城里生活,公务员。

每次回来,都是家族大事。

有时,他坐小汽车回来。

有时,还拿着大哥大。

我一直在想,城里人每天吃什么呢?是不是每天都跟我们过年似的?

一定是。

二哥当兵时,路过叔叔家,去吃了一顿饭。

我们甚是好奇,是不是跟婚宴似的?

二哥说,就是吃的水饺。

水饺?

城里人也吃水饺?这么不上档次?

甚是失望。

慢慢的,我长大了,也进城了,也明白了,原来城里人跟农村人差不多,也不是顿顿都是大餐,也吃水饺,也吃米饭,甚至也吃地瓜……

前年,叔叔回来,我跟叔叔聊了聊,是近30年第一次有资格跟他对话,谈到了彼此的生活,我突然觉得叔叔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大,甚至很普通,如今退休了,开了一辆10多万的小汽车,他问我一年能赚多少钱?我说百万左右,他甚是惊讶,赞叹不已。

其实,我还是比较谦虚的,没说几百万。

当偶像反过来赞叹我的时候,我心里特别难受,我不想接受这个事实,毕竟是崇拜了30多年的偶像。

我有个读者,在新加坡留学,发过照片给我,女神级的,平时我对网友不算太热情,但是每次她找我,我都屁颠屁颠的,总觉得人家高不可攀,人家能搭理咱就是给咱面子。

她稍微跟我开个玩笑,我都要兴奋半天,心里想,她是不是对我有想法?

她若是问我会不会变心?我要急忙表白:怎么可能?永远的女神,MYONLY。

去新加坡时,她去酒店找我,说是请我吃饭,结果带我去吃的快餐,就是那种很便宜的托盘餐,类似盒饭,还是我抢着买的单,我心想咋这么抠呢?

我以为她是富二代或官二代呢?

原来是农二代,在国内上过两年班,不得志,跑到新加坡来留学了,说是这里拿身份比较容易,平时在餐厅打工……

我问她的梦想是啥?

她说,想开家小餐馆。

在我心目中的形象,轰然倒下。

她给我解释了半天,大体意思是国外没有职业高低贵贱之分,开小餐馆与做白领是同样值得尊敬的。

好吧,你们觉悟高。

吃过晚饭,我找了个借口回酒店了。

我在想,过去为什么那么欣赏她?也许欣赏的并不是她,而是我根据条件捏造出来的一个形象,女神,富二代,在新加坡留学,回国后创办公司……

那不是她,我以为是她,是我自己的错觉。

回国后,反过来了,她动不动就给我发个信息,问我在不在,我就装不在,她若是发一句: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

我才回一句:瞎说啥呢?我是这几天比较忙而已!

我们群上有个女生叫追随,她看了赵老师写的《白老虎》,爱上了书中的主人公,主人公叫董刚,追随一直都觉得董刚是被冤枉的,这么有才华的人咋可能有罪呢?

追随是名校硕士。

董刚,在牢房里。

追随,单相思,又是给监狱汇款,又是写信。

大家都劝她,别瞎想了,安心找个男朋友吧?董刚十年后才能出来,你等什么等?10年后你真的愿意嫁给他吗?你了解他吗?

其实,劝是徒劳的。

她只是爱上了一个自己虚幻出来的人物,此人跟丁元英有的一拼,能随意操盘农产品电子盘,人送外号蒜神……

一切,都是她想象的。

什么时候她会死心?

就是让他们真的接触几天。

那天,我得罪到她了,我说你通读《白老虎》就能看出来,董刚罪有应得,他的一切都是自找的,他出事是早晚的事。

追随觉得,我伤到她心了。

这个问题我跟赵老师也探讨过,董刚走到今天,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,与别人无关,我和赵老师都参加过董刚的庭审。

摇醒一个活在梦里的人,那是不可能的,即便摇醒了,也要骂你一顿:你凭什么打碎我的梦?你赔我!!

我媳妇,跟我领证的那天,是一路唱着跑回家的,领证时是我们第三次见面,过去两次见面也是不对等的,我在台上,她在台下,她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,终于嫁给了自己的偶像。

她以为我蛮有钱的。

结果才发现,我竟然是个穷光蛋。

甚是失望。

我们俩第一次离婚,就是因为1万块钱,我想问她借1万块钱,她反过来问我:你问女人要钱,有脸花吗?

闹大了,嚷着要离婚,她收拾行李,走了。

她想嫁给的那个人,应该是很有才华,很有光芒,很优雅的名人……

她以为我是。

结果,我不是。

我媳妇当时写过一个说说:崇拜一个人,就不要走近他,否则你会发现你不再像原来那么崇拜,甚至开始出现了失望。

其实,后面还可以再加一句:讨厌一个人,就要走近他,时间久了,你发现自己不再那么讨厌他了。

去年,我去台湾,我娘不让我去,理由是台湾有国民党,国民党那么坏,万一……

从我记事起,日本人与国民党都是坏蛋。

我们看电视,最常问的一句话是:哪个是好的?哪个是坏的?

从台湾回来,我在想,我竟然不是那么恨蒋介石了,甚至认同了有些人对他的评价:君子。

记得,当时我写了一句话:对一个人、一件事了解越深,越会一分为二的去评价。

包括我写的日本,去过以后,也没有过去那么恨了,很平淡的看待这一切,我相信去过的朋友也会有类似的感悟,至少是接纳了。

丑陋很大程度源于我们的想象。

那么,美好是不是也是源于我们的想象呢?

也是!

提起澳大利亚,我立刻想起了袋鼠与悉尼歌剧院,初见悉尼歌剧院很失望,这么小呀?因为我们习惯了宏伟,歌剧院没有国内一个省级体育场大,太小了。

失望。

我原以为,应该会特别特别震撼。

竟然没有被震撼到。

当我走进悉尼歌剧院时,更加失望了,整个歌剧院外墙就是用瓷砖贴起来的,随手就能摸到瓷砖,那瓷砖贴的不是那么整齐……

我更希望悉尼歌剧院重回我的想象中。

仿佛整个澳大利亚就不喜欢太高的建筑,到处都是矮房子,地太大了,物太博了,到处都是HOUSE,原来他们说的人人住别墅不是骗人的。

我们去了一家免税店,很小很山寨,应该是专门对付中国游客的,墙上有老板娘跟N多明星的合影,有刘欢,有彭妈,看合影地点,很像政协会议啥的,看来老板娘在国内的时候是蛮有能力的,否则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明星,至少不会在这种场合下接触到。

可是她,咋就干了这么一个不是那么高大上的项目呢?

说不够高大上也不对,能让中国旅行团成为定点也是需要绝对的能量……

在咱眼里,可惜了。

有才华有能量的人,应该从事高大上的事业才行,昨天在悉尼歌剧院附近广场遇到了一个大姐,一口流利的英语,戴个斯文的眼镜,很像国内的高校老师,咋在这里卖可乐呢?

有些想不通。

若是我,宁愿在国内当金领。

我又想到了赤道姐,她最初在一个小镇上开超市,后来到了奥克兰,想买个更大的超市,要么买个加油站,最近刚买了一个加油站。

高大上吗?

我一直都觉得蛮心疼的,如此有才华的女神,为什么会去做这些生意呢?难道不能去搞科研?去高校当个教授?

是我想简单了?

赤道姐问我有几个人同行,她去机场接我们,怕我觉得她的Q7不上档次,特意找了宾利,华人圈开宾利的很多。

前一天,我在赌场门口看到了几辆宾利,出租车,也不是特别贵,普通出租车的两倍左右。

在懒散的澳大利亚、新西兰,华人就显的太勤奋了,我一直都不理解赤道姐以前说的小镇是个什么概念,早上10点才开门?下午6点就关门?

的确!

我们住过几个小镇,都是如此,很安静,人太少了,路上几乎没有人,在小镇上生活,压根不知道什么叫拥堵。

真让我生活在这里,我真的会抑郁……

有啥意思呢?

怪不得他们的口头禅是:好山好水好无聊。

最初,我问赤道姐,为什么想做新西兰代购呢?

她说,就是想别太无聊。

我真的理解了,在小镇上太没意思了,景色的确美,可是光有景色美又有什么意思呢?偶尔会有跑车呼啸而过,很有意思,这里玩跑车的、游艇的多是老年人,因为这些东西都需要有钱有闲,他们也不会想着照顾孙子之类的,遇到老人遛狗的,但是几乎没有遇到爷爷奶奶带孩子的……

怪吧?

这次,我带的队友多是女的,全是已婚,大家出来又觉得放心不下,不停地叮嘱自己的老公、孩子,总觉得离了自己地球就不转了。

我总是劝她们,要相信自己的男人,要相信自己的孩子。

你就是走了,一切依然OK。

哪怕,你真的走了。

老外是活出自我了,我们还是为别人活着,考虑父母的感受,考虑儿女的感受,哪怕临死还在拼命地攒钱,说是给孙子的。

你想的太长远了。

我劝他们,老公需要的是一个能够让自己欣赏的女人,孩子需要的是一个让自己崇拜和当榜样的妈妈,千万别总盯着锅台。

你尽管飞,尽管当榜样,足够了。

孩子不属于你,可以读读龙应台的《目送》,看看写的多么深刻,我们与父母的感情,与儿女的感情,与配偶的感情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目送,要么我目送你,要么你目送我。

我在龙应台的粉丝群里,那个圈子整体素质真高,有领导,有学者,有企业家,大家谈的话题也都蛮深的,至少我是插不上话的,我一说话我自己都觉得俗,不合时宜。

我弱弱地问了他们一句:如果有龙应台的签名书,1000元,你们买吗?

貌似是培训过,异口同声,买!

我在我自己的群上谈到了这个现象,大家又开始批判了,认为这些人不务实,一本书签名与不签名又有什么区别呢?

我心想,你这么想,看似理性,其实根本只有一个原因:你不是龙应台的粉丝。

若是,1000元又算啥?

假如,你们问一个陌生人,懂懂的签名书500元有人买吗?

陌生人一定回答:没人。

实际上呢?

在我的读者里,愿意花500元买懂懂签名书的人,应该不在少数……

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粉丝,粉丝又分普通粉丝与铁杆粉丝,普通粉丝就如同我们喜欢听刘德华的歌,但是未必花钱买票去看演唱会。而铁杆粉丝呢?则会密切关注偶像的一举一动,开演唱会?绝对去!

相比那些知名作家而言,我算个球呀?

我都有这么多铁杆粉丝,他们更多。

有人做了一个懂懂读者群,近千人,还有做懂懂日记博客的,每天也有几百人关注,那么如果做名人的粉丝会呢?

我有个朋友,做公众账号的,他掌握着N个公众账号,几乎所有狗的分类、车的分类,一搜都是他的,他是济南的,叫电极,每天无数的被动流量。

羽毛球,这个公众账号也是他的。

他是靠资源截获流量,每天有N多人会主动搜索这些公众账号,并主动添加。

他掌握的是不可再生资源,那么能不能借鉴他的模式呢?

当然。

我有个大哥,是龙应台的铁杆粉丝,他整理了龙应台所有的演讲视频、文章、图书,提起龙应台,他绝对是滔滔不绝,总是极力怂恿我去读龙应台的书,包括一些被禁掉的书。

他多次给龙应台的助理写信,问能否建个龙应台的网站,不以盈利为目的,只是单纯的喜欢,让别人也看到这么多的的视频与文章。

助理回应,若是粉丝会性质的,可以。

我在想一个问题,假如建一个龙应台的公众账号呢?

应该会很火。

假如,我建一个林丹的粉丝公众账号呢?

里面有林丹的视频集锦、采访文章、出版图书……

N多粉丝会主动给予分享。

会火不?

火火火!

假如,每个领域找出一个王者呢?做个粉丝会呢?

也会火火火!

假如,运营上500个账号呢?

昨天,我和电极他们探讨了这个事,思路很好,但是对执行者要求太高,若是真的运营500个账号,相当于每天更新500篇文章,这个是需要团队作业的。

最初,我把这个思路分享到群上的时候,我问谁会做?

至少有20个人举手。

我说,至少要有5人团队,20万的投入,谁会做?

还有10多个举手的。

我说,至少要等待一年才能火,还有谁做?

0人举手了。

大家都在等待立竿见影的项目。

没人有耐心去做这些事……

因为我们很少追星,那么我们就给了自己一个答案:什么年代了,还有人追星。应该没有什么铁杆粉丝的存在了。

其实,你低估了粉丝经济的威力。

刘清香,这次旅行也参加了,做樟木箱子的,很自然,我们就探讨到了如何开拓樟木箱子的市场?

我提出了一个建议,能否在材质上、款式上进行创新呢?

是不是可以不用樟木?是不是可以换个造型?是不是可以更大胆一些?

刘清香说,这些都白搭,因为红木行业,造型很难成为优势,因为一旦你的款比较畅销,接着就会出现模仿者,领先优势最多可以维持2个月。

不仅仅樟木箱子存在这个问题,整个行业都是如此,都是相互复制,没有哪个款式是哪个公司的专属设计。

我问,樟木箱子的目标客户是什么?

她说,书画收藏者。

我说,那你以后可以参展,例如大型画展之类的,你都去参加……

她说,这个思路可以尝试。

我说,如果樟木箱子的确如你所说,那么这个市场你很难杀出来,你卖的箱子可以在市场上找到同款,那么最终又进入了价格战。

除非?

除非,同样的价格,大家依然选你,这就需要有个前提,你是行业达人,例如你认识N多画家,至少给人的感觉是你认识这么多人,就如同淄博那个卖茶叶的姐姐,她的茶室里挂了N多照片,无论谁进去一看,哇,你认识这么多名人呀?你去过这么多国家呀?

咋搞呢?

例如,去找作家或书画家送箱子,换合影,谁又会拒绝你呢?一件事就可以佐证,我们做签名书,什么名家都能签到,我从来没出马过,都是读者去跑的,没听说谁被拒绝了。

晒合影,是个提升自己的捷径。

就如同有人晒了跟马云的合影,做微商招代理赚了600多万。

你可能不信他,但是你不信马云吗?

我们去悉尼歌剧院,自然就谈到了名人,大家开始罗列谁来搞过音乐会,导游说,中国被邀请来的音乐人只有两个,一个是郎朗,一个是谭盾。

其他的?

都是自费的。

自费的,没人听咋办?

免费送票。

邓紫棋在国内红得一塌糊涂,到了伦敦呢?只能免费送票,其实这个是蛮容易理解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,真的走出了国门,多数都哑火了。

我谈了自己对名人的认识。

为什么要成名?

人,天生是有权力欲的,成名其实就等于编织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帝国,这个帝国没有具体的疆域,但是是纵向存在的,例如上海有我的歌迷,北京有我的歌迷,罗马有我的歌迷,伦敦有我的歌迷,他们可能生活在世界上不同的角落,但是都属于我的势力范畴……

至于成名是好是坏,每个人的认识不同。

大家普遍的观点是啥?

还是做普通人好。

我有不同的观点,我们连名人都没有做过,咋知道名人不好呢?是因为他们吸毒了?是因为他们嫖娼了?是因为他们离婚了?

可能是我比较世俗,我觉得还是成名好,咱努力赚钱,努力前进,不就是为了能更体面一些吗?

大家总认为,有名了,有钱了,人就变坏了。

这个也未必。我认为有钱与有名都是值得尊敬的,因为这些钱与名都是用价值交换来的,你越有钱说明你对世界的贡献越大。都喜欢追求平凡的生活?

平凡意味着你给这个世界带来的价值,很少很少!

貌似在我们眼里,名人富人都是道德败坏的,不如我们这些平凡人更纯洁高尚一些,至少我们在品质上更胜一筹。

可是,我是这么认为的,名人想成为普通人很简单,富人想成为穷人也很简单,但是我们成为名人或者富人很难,从这一点可以看出,他们比我们有着更多的人生可能性。

一群人凑到一起,很容易谈理想。

例如,跟我一个房间的技术男,他的理想是造宇宙飞船,别觉得他是异想天开,他说的是非常认真的,他从小学就开始做这个梦,网名也是与飞船相关的,十多年没有改过,是真的痴迷,过去赚了那么多钱,但是感觉赚钱并不是他想要的,他想去追梦,毅然改行了。

有意思不?

我在想,就是这个梦想实现不了,他也很了不起,因为他真的敢想,当时他谈自己梦想的时候,我们都笑了,仿佛在听一个孩子谈科幻。

问我?

其实赚多少钱并不是我的理想,当然我也很希望自己有钱,让自己的人生有更多的可能性,例如我可以悠然地住在上海,甚至可以去美国买套房子,现在美国签证是十年有效,我可以自由地往返美国。

我更希望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,让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。

我每天最开心的时候,不是晚上打烊时数钱的时候,今天赚了一万还是两万,对于我而言没啥区别,已经刺激不到我了,但是如果我写了一篇自己很喜欢的文章,我会跟个孩子似的手舞足蹈,特别的满足。

大家为自己不想成为有钱人已经找到了N多借口,例如马云多累,整天飞来飞去,要操多少心啊?人还是要活得简单。

我觉得从人生意义来讲,马云是有价值的,他推进了时代的进步,是可以写入史册的,假如人人都只为了养活自己,那么这个世界还停留在原始时代,整个人类文明是由有钱人推进的。

我们需要努力做个有钱人,做个对世界能贡献价值的人。

而不是行尸走肉,浑浑噩噩的人。

我们又谈到了夫妻关系,问我为什么对媳妇那么多意见?

我说,对于她这个人,我没有太多的意见,我只是心疼她的青春,她因为嫁给了我,而选择了日复一日的虚度年华,从这个角度而言,是我害了她,扼杀了她的可能性,我跟胡老师也是这么讲的,如果飞扬不是嫁给我,完全可能成为企业家。

胡老师说,真有可能,飞扬有这个魄力。

在悉尼,我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,胡老师的妻子一直都是在为上帝工作,就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传教事业上去,胡老师创业失败以后,妻子选择了去做家政,能想象到有多大的落差不?原本衣食无忧,一辈子都不用考虑上班。

她是基督教徒,即便是干家政也比普通人用心。

出现了一个现象,主动找她的人越来越多,于是她喊了越来越多的姐妹加入进来,从而创建了马利亚家政公司,她们多是信上帝的,越做越好,好到什么程度?没有做过任何广告推广,全靠口碑相传,几乎成了上海服务最顶级的公司。

至少口碑是最好的。

短短两年的时间而已。

有意思不?

每个人都可能创造奇迹,哪怕从来没有创业过的人,前提是你真的用心了,用心到什么程度呢?仿佛是给自己在擦桌子,仿佛是照顾自己的娃,仿佛是伺候自己的爹……

去年冬天,胡老师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,我都听哭了。

自己的男人创业失败了,女人没有抱怨过一句,反而自己挑起了大梁。爱的力量。

胡老师跟我讲,家政行业是故事最多的,阿姨有故事,业主有故事,有开着奔驰做家政的阿姨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过去,有辉煌的,有落魄的。

我弱弱地问了一句,奔驰阿姨是不是因为情怀?

胡老师笑着说,破产了,还剩了辆车。

励志故事听多了,其实该咋着,我们还咋着,谁都不会改变我们的人生轨迹,除了我们的基因和环境。

我问过流水一个问题,为什么选择在上海?

他说,也就是上海还能让人有点奋斗压力。

看来,要改变,先试着换个环境?

就如同女神们到了澳大利亚,只能从小商店干起,不是高大上的事业她们不想干,而是准入门槛太高。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s://www.goldxuan.com/1002295.html | 金选网赚博客

该日志由 流星 于2015年12月04日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无限可能 | 金选网赚博客

无限可能:目前有4 条留言

  1. 好长,看完了

    2015-12-04 上午11:39 [回复]
  2. 地板
    addea:

    看段落,应该是懂懂写的

    2015-12-04 上午11:45 [回复]
  3. 板凳
    我要网赚:

    是真实的你吗

    2015-12-04 下午11:55 [回复]
  4. 沙发
    向月宁:

    好贴就是好贴

    2015-12-13 上午1:57 [回复]

发表评论

快捷键: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