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未分类 > 正文

拯救

2013年,我们几个去泸沽湖。

晴晴感叹,真是天下最美的湖……

我说,别急着下结论,也许有更美的呢?例如纳木错。

很巧,同年我们又一起去了西藏,去看了纳木错,晴晴感叹,原来纳木错才是最漂亮的。

当然,纳木错也未必是最漂亮的湖泊。

我去过的地方并不多,如果说自然美,我觉得纳木错能排第一,哪里排第二呢?

甘南草原,太美了,当时我是去的原始牧区,少有游人进入,随手拍一张照片就跟画一般。

我多次强烈推荐甘南草原。

去瑞士,我感叹,若是西藏可以称得上很美,那么瑞士就是很很美,为此,有拉萨队友批判了我,他认为瑞士不可能比西藏还美。

我没有跟他争论,因为他还没有去过瑞士。

瑞士的美,不仅仅是风光美,更有人文美,就一个感觉,恬静,当时我们住在居民家里,就在阿尔卑斯山脚下,从窗户望出去就是一幅幅油画,美,太美了,美得我第一次有了流连忘返的感觉。

瑞士的美,融合了人文,举个例子,从木屋到公路也就是100米的距离,主人完全可以修一条笔直的公路,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,而是修建了一条S形的木栈道,跟景色融合的是那么的融洽,仿佛主人是一个画家。

这不是个例。

来澳大利亚前,队友问我,哪里最值得一去?

我说,瑞士。

他说,别人给他推荐的美国、日本。

在瑞士的那几天,我们几乎天天吃麦当劳,简单、便宜,当地的学生也吃麦当劳,我发现了两个很有意思的细节,每个人吃完以后都会主动把盘子收走。还有一点,就是这些学生们相当的阳光、自信,跟我们平时见的学生真是不同。

触动到我了,难道真的以后要送孩子出国读书?至少我第一次认可了国外的教育,原来学生是可以这么阳光的,那种感觉是不可描述的。

在琉森湖边遇到了一个老太太,在喂海鸟,孙子学着她的样子,鸟儿很是信任他们俩。

我们模仿着他们的动作,鸟儿貌似对我们有歧视,压根不停在我们手上,难道鸟儿知道我们忽悠它们?我们手里并没有面包。

我带着大家围瑞士小镇转来转去,我生怕大家购物,在欧洲花钱很容易不眨眼,因为存在汇率问题,例如新款LV标价才3000元,你不觉得很便宜吗?

很便宜。

例如上厕所是2欧元,我从来没觉得贵,但是仔细一想,相当于一泡尿12元RMB,贵,太贵了。

小镇上有手表一条街,我给大家提前打了预防针,咱都是年轻人,又不做生意,又不懂表,不是实在想要,咱别买……

大家满口答应。

结果呢?

临近集合半小时,我们去劳力士店里上厕所,顺便逛了逛表店,结果呢?

人均一块,买了。

回来的时候,我调侃领队拿回扣,他笑着回我:你们不买就是了,又没有人强迫你。

晚上,领队送了我两瓶红酒。

私下里,我问了他一个问题:这么大型的、正规的、产业化的手表一条街,你们也有提成?

他说,领队带你去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有原因的。

从那以后,我就明白了很多事,例如为了支持他的工作,接下来我买了一个包包,跟他同款的,他极力推荐的,虽然他提不了多少钱,但是也算是我的姿态。

包括土豪哥花4万元买的杯子,原因之一是真心喜欢,原因之二就是想支持领队。

这次真支持对了,领队提成2万。

哈,开玩笑,我瞎猜的,就是一套杯子,在义乌顶多1000块钱……

我这么说,土豪肯定要嚎啕大哭。

土豪嘛,不在意!

以前,我每次出国都会买一些东西,有些资深驴友,包括领队也会劝我,不要随便买东西,但是他们劝他们的,我买我的。

我发现了一个细节,领队自己买东西都是在小镇的超市里买,也就是当地人购物的地方,而我们平时去的免税店也好,特产店也罢,都是针对华人的。

我产生了怀疑。

以后,但凡是我带队,我总想充当阻拦者的角色,在莫斯科,一个很小很小的店,跟我们村小卖部那么大,领队带我们进去看钻石,有个柜台是卖手表的,俄罗斯当地的品牌,有个老大爷想买,他看中了其中一块,2万多。

我特意百度了一下,发现淘宝有卖的,3000元。

我就劝他,多比较几家,行程还早,别急。

大爷想买,给儿子买。

我就从侧面劝他,现在年轻人喜欢大品牌,不会戴个杂牌子,2万元能买到大品牌了,例如浪琴。

大爷听了我的,上了车。

我心想,终于拯救了一个人,大爷赚钱不容易,何必扔在这里呢?应该是第一次出国,总认为国外的东西就是好的,我现在算是老油条了,我出国什么都不买,又有什么是国内买不到的呢?真买不到的东西,我也不要。

我去了趟厕所的工夫,大爷买了。

我就觉得很生气,你看,我是为了你好,结果你还是心甘情愿去上当,我坐到大爷旁边,给他看淘宝报价,大爷接着很生气地问我:你为什么不早说?

我说,我说了。

他说,你没说这么明白。

大爷接着要去退,领队不让退,领队指桑骂槐地说了一通,我知道他在说我……

因为这个事,大爷两三天都闷闷不乐,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吃了苍蝇,他不是心疼钱,而是感觉被坑了。

第二天,去参观红场,谈到了毛爷爷。

我随口问了一句:毛爷爷比周杰伦还有名吗?

我靠,捅马蜂窝了,这群70后、80后的老头老太集体攻击我,我是特别擅长打群架的,四两拨千斤,不断地抛出很奇葩的问题,例如毛爷爷有没有错?他们一拨是武汉的,一拨是郑州的,攻击我的过程中,他们又分成了两拨,对掐起来,最初还很认真地讨论功与过,后来成了地域攻击,看他们跟孩子似的唾沫飞溅,我可开心了。

最后那天,我们去莫斯科逛街,买套娃,买表的大爷也不敢买了,我又调侃他,你是因噎废食。

大爷是真怕了。

前几个月,我们坐游轮去韩日,我跟队友说,没有特别想要的东西,别买,我们去的免税店未必是免税店,也许是叫免税店的购物店。

免税店一般是需要与船票、机票挂钩的,若是开放式的免税店,那当地人不是也可以去消费吗?

由此可以推测出,开放式的免税店,可能就是旅行团定点的购物点,就如同跟着旅行社去香港买表是一回事,买回来的百达翡丽是假的。

若是真的,人家咋赚钱?

虽然我给大家打了预防针,但是我坚信该买的还是会买,因为第一次出国的人总喜欢买点东西,还喜欢给别人捎东西。

我还有个习惯,就是不会帮别人带东西,你需要,你找别人带,我不帮这个忙,便宜了你觉得是应该的,贵了你觉得是我给买贵了,我何必去惹这个麻烦?另外图片跟实物差别特别大。

有队友买了不少韩国的化妆品。

回到船上,我们就探讨了一个问题,这个化妆品到底是真是假?有没有价格优势?我们开始在网上对比,发现相比网上价格而言,没有任何优势,甚至略贵。

那么是不是真的呢?

我对比过蓝色包装的面膜,一款是在韩国专卖店买的,留学生送我媳妇的,一款是这次在免税店买的。

结果?

不同!

那我就疑惑了,难道是假的?

我求证了几个做代购的朋友,他们的说法也不同,有的说是假的,有的说是不同渠道,就是品牌供免税店与供专柜的是不同款的,所以存在包装差异。

这次求证,又惹麻烦了,买了化妆品的队友心里有疙瘩,难道是假的?他们又埋怨我,为什么不提前说这些事呢?

我说过,你们没有听进去而已。

我总结了一条铁律:第一次出国的人,一定会中招的,谁劝都白搭,因为他看什么都是新鲜的,不买心里痒痒。

这次,我带的队友里,有两个是第一次出国的。

同样,我也先打预防针,别轻易买,特别是1000元以上的东西,更要谨慎,因为这些免税店并非真正意义的免税店,是中国人开的,中国人是最聪明的,太懂游客心,我们在瑞士买的军刀里,还有义乌货呢!

我在新西兰有三个比较熟悉的朋友,赤道姐大家比较熟悉,还有个姐姐是嫁给了新西兰人,以前在国内生过一个娃,跟新西兰人又生了一个,现在又离婚了,自己在新西兰带着俩娃,生活很艰难,不是所有在国外的华人都很有钱,这个姐姐就是生活在温饱线。还有一个读者是留学生,在读,父母是工薪阶层,威海的,她以为我年龄很大,一直喊我董叔,暂且称为我侄女吧。

我来新西兰,侄女给我发了一封邮件,写了她在一家羊毛被工厂工作的经历,是给我打预防针的,大体意思我看明白了,那些羊驼毛被子、毯子多是普通羊毛,羊驼没有这么大的产量,至于证书之类的玩意,完全是迎合中国人的消费心理……

我们到了新西兰,果然到了这家羊毛被生产厂家,整个流程跟她邮件里描述的一模一样,一张皮子动辄卖几万元,是新币,真黑。

新西兰的留学生喜欢喊人叔叔?

小姑娘喊我叔叔。

众人大笑。

我说,你不喊我叔叔,我还买,喊了,我就不买了。

有人买吗?

有,有个队友买了一床羊毛被子,合人民币1000多,我建议她慎重考虑,她说不用考虑,说是给孩子盖的,我说,孩子盖会不会过敏呢?

最终,买了。

晚上,我把邮件转发到了微信群上……

队友有些郁闷,问为什么不早提醒?为什么当时不说明白?为什么?她要去找领队,要求退。

我们拦着,找了又如何?

刘清香说,这个事就当买了个教训,如果下次再也不上当了,从这个角度而言,至少果是好的,果是好的,何必计较因呢?

还是生气。

刘清香继续劝,她俩一个房间。

刘清香说:“我们遇到事,习惯性扮演受害者角色,可以博取同情,但是受害者角色是不解决问题的,应该扮演责任者角色,把一切问题都归结到自己身上,为什么别人都没有买,而我买了呢?那么就会成长的特别迅速。”

我说,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,一个人成熟的标准就是学会信任品牌了,例如你想买个LV,你别通过代购,别通过微信,别通过三无免税店,而是通过恒隆,通过西单,通过万达,你要相信平台品牌的力量,而不是把希望寄托于直觉。

晚上,回到房间,我反思了很久,我是不是做错了事?如果我什么都不说,她们会高高兴兴地消费,全程可能笑呵呵,因为我说了,那么就造成了她们的情绪压抑……

怪我,多管闲事,因为我劝她,领队也生我气了,给我们脸色看了。

我是生怕大家花冤枉钱,就如同我们要买的帝王蟹,一只合人民币5000元,5公斤,我跟赤道姐说,赤道姐说不可能,急忙淘宝一下,几百块人民币而已。

太黑了。

赤道姐的建议是,不管买什么,先淘宝一下。

来到新西兰,感觉真美,比甘南草原还美,新西兰的牧场全球第一,果然名不虚传,太美了,美的无法形容,真是随手一拍就是 WINDOWS开机画面。

人口稀少。

赤道姐建议我先考虑到新西兰投资,600万就是个很好的起点,可以买地,也可以买生意,例如买个超市或加油站,可以用来拿身份。

600万是人民币。

加油站5年就可以回本。

对于送孩子出国读书,我还是觉得跨度有点大,主要是我还没有到达这个阶层,什么阶层想什么阶层的事,如果我是亿万富翁,也许我也会考虑移民,为什么老百姓普遍不移民?

古人不是说了嘛,贫贱不能移。

在新西兰,看到了上体育课的孩子们,感觉的确比国内强了太多,也看到了幼儿园的孩子,老师们带着孩子出来徒步,老师一手牵着一个孩子,能够感受到满满的爱,有黑人,有白人,有华人……

我儿子能融入这样的生活吗?

也许能!

但是,我总觉得这些事离我很遥远。

北纬姐建议我考虑去芬兰,因为芬兰教育全球第一,而且她可以把公司股份转让一半给我,应该不要钱吧?我可以拿这个公司资质去做天猫国际,也是个很好的机会,可是我觉得芬兰是小语种,会不会太偏僻呢?冬天会不会太冷呢?人是不是太少呢?我去了会不会想家呢?

我知道,她想拯救我,想让我拥有国际视野,从而跟高晓松一样行走全世界,从而吸引更多读者的关注,可以让我迈上一个新的台阶,就如同有情侣世界各地旅行,博取了几亿人的眼球。

可是,我害怕。

不知道怕什么,我胆子还是太小,缺少魄力,无论对于事业还是感情都是如此。

米姐有个同事叫妙妙,也是我读者,89年的,孩子2岁了,老公在新加坡,一年回来两次,我和妙妙是在米姐生日聚会上认识的。

一见如故。

我经常跟她诉苦,讲述我的不快乐,例如媳妇不上班,不上进……

讲的多了,她总是心疼我。

心疼多了,自然就产生了感情。

她问我:“在我和婚姻之间二选一,你选什么?”

我说:“你。”

她说:“我的婚姻随时都可以牺牲,只要你快乐。”

我很感动。

有天,她告诉我,跟老公谈离婚了。

我有些诧异,这种事咋能谈呢?你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?万一你老公知道了,不撕了我才怪呢,她不以为然,信奉那句话:不能在一起,只是因为爱的不够深。

老公怕了,急忙飞回来。

就问她,是不是外面有人了?

她不承认。

老公找关系调取了开房记录,每次都是用的她的身份证……

逼她,问是谁。

她说,网友,一夜情。

老公希望她能回心转意,怎么都行。

这期间,她约我见面,我害怕,不敢赴约,她让米姐给我带话:走还是不走?

我给回话说,太突然了,不能走,若是真离婚了,你儿子,我儿子,不都没有妈妈了吗?咱活着不就是为了孩子嘛,这个事要理性,我们要的是爱情,是陪伴,不一定非是在一起。

她失望了,对我。

她回归家庭了,可能是弥补心理,怀孕了,二胎……

怀孕两个月,她又找到了我,在我们小区停车场门口,问我愿不愿意走?如果走,孩子可以立刻流掉。

我说,咱都是有信仰的人,打掉孩子是我最不能接受的,怀了就生下来吧。

她很生气,从来没见她生过这么大的气,把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,头也不回,走了。

米姐说,妙妙请了一周的假,没见到她。

我问,米姐,你觉得妙妙是真的爱我吗 ?

米姐说,你总是扮演弱者,很容易博取别人的同情,妙妙最初进入的角色是拯救者,结果没把你拯救了,反而自己陷进去了,你以后千万别再随便跟小姑娘倾诉了,一般人受不了你,总觉得这么有才华的人咋生活的这么痛苦呢?

好吧。

昨天,我发了几组UGG的照片,妙妙看到后,给我发了个微信:帮我带双鞋子吧?回来,我给你钱。

我说,行,不要钱,妙妙,实在对不起。

她说,你没做错,我也很感谢你。

我说,新西兰真的很好,以后你可以考虑带孩子来读书。

她问,你愿意带我走吗?

我说,咋又来了?

她说,对不起,我只是问问。

我反思了一天,我自己习惯性地扮演受害者,也习惯性地扮演拯救者,无论受害者还是拯救者,其实往往都演变成了迫害者。

还记得我写的那个丽丽不?上海的技师,说的通俗一点,就是洗浴中心的小姐。(她不是说技师跟小姐不一样吗?高级小姐?)

她跟我讲,客人有个习惯,提上裤子就想规劝她从良,在客人眼里,丽丽肯定是被人拐卖来的,是受害者角色,那么男人们自然就想扮演拯救者的角色,这是天性,一般要怎么回答?

父亲生病,没办法,只能出来做小姐……

有大方的,直接给一叠现金,最多有给1万的,然后劝一句:姑娘,先拿去用吧,别干了,需要钱给我发信息。

于是,善意的骗局就这么一次又一次的上演。

客人们施舍着一次又一次的善心。

彼此都很满足。

澳大利亚,有个女读者,叫MARY,中国姑娘,她非让我采访采访她,我问你有什么奇葩的故事没?

她说,没有。

我问,有没有别人奇葩的故事?

她说,我在妓院工作过。

我问,当小姐?

她说,瞎说啥呢?是妓院经理,澳大利亚的妓院是合法的,黄赌毒都是合法的,澳大利亚的垃圾箱有专门放针头的装置……

我问,有什么奇葩的故事?

她说,有个妓女100岁了还在接客,很多人慕名去找她,生意出奇的好,后来被发现死在酒店里,是被一个客人杀害了,客人有生理障碍,只有一个蛋蛋。所以我们这里有句调侃的话:百年大妓毁于一蛋。

我问,小姐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?

她说,在她们眼里,这只是一份职业而已,她们也经常向工会提出一些条件,例如拒绝歧视之类的,没有谁是被迫的,相反,这是一个高收入的行业,她们很享受这个职业。

好吧,让那些总是想拯救小姐的客人情何以堪啊?

有个队友讲了一个故事,她总是嫌老公安逸,一辈子当个公务员就行了?一点斗志都没有,哪还像个男人?

老公不给力,她亲自出马。

她想蜕变,去上了教练技术,感觉自己变化特别大,天天想着创业。

光自己变不行,要带着老公一起成长,她要拯救自己的老公,晚上老公想亲热,她警告:你要是不去上教练技术,别碰我……

老公被逼到了教练技术的课堂。

如今呢?

老公去做直销去了,折腾进去10多万了,激情是有了,只是越折腾越泥泞,仿佛陷入了沼泽地。

她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

自己是不是从拯救者的角色变成了迫害者的角色?

在新西兰,看到了国鸟,严重退化的鸟,因为新西兰是块独立的岛屿,最先来到这里的一定是鸟,鸟飞来以后是没有天敌的,也不需要飞了,尾巴、翅膀都没了。

现在,一共没有几百只了,保护起来了,和中国的大熊猫似的。

人类充当了拯救者的角色。

我在想,拯救又有什么用呢?只是让这个物种晚点消失而已,它的遗传基因不行了,怎么保护都白搭。

这两天,我反复在咀嚼一句话,越想越有道理,就是师太送我的那句:尊重每个生命的轨迹。

莫干涉!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s://www.goldxuan.com/1002351.html | 金选网赚博客

网赚研究院:GUAJIBA.COM专注手机网上赚钱兼职项目

该日志由 流星 于2015年12月07日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拯救 | 金选网赚博客

拯救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快捷键: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