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未分类 > 正文

吃醋了

昨晚,泳池,我们几个在闲聊。

突然我问了大家一个问题:想家吗?

我原以为大家会一致回答:想!

很遗憾,多数人的答案都是:不想!

回答最干脆的是军哥,他儿子才8个月,二胎……

大家竟然没有批判他,可能是出奇的感同身受吧,每次出国媳妇都问我为什么不给儿子打电话,我就急忙搪塞:我带队,特别辛苦。

实际上呢?

我还真不想。

去越远的地方,越不想,不知道是为什么?难道我是铁石心肠?

什么时候我才想孩子?

就是回国时,特别是飞机一落地,心接着就飞回家了,只要是回到国内,再晚我也要赶到家,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把车子停在机场的缘故,随时出发。

但是,此刻在异国他乡,真的没有想,甚至压根没有想起过。

我讲了一个故事,我带队去瑞士,住在当地的农家里,当地的农家跟我们理解的农家不同,更像我们城市里的别墅,很幽静,很干净,很风景,坐下喝酒,闲聊中有人问我:董,你结婚了没?

我突然短路了。

竟然恍惚了,我有没有结婚?

我不知道了。

缓了一会,我才缓慢想起来,我有家,有孩子,但是总觉得是在另外一个星球,一切是那么的遥远,在瑞士很少见到中国人,这也导致“中国”在我心目中总像一个梦境,我真的在那里生活过吗?

恍惚感特别强烈。

为什么后来在罗马给媳妇买了个包,就是因为想到这些我特别的愧疚,我竟然没有想起自己结婚了,完全进入了一个陌生的环境,甚至适应其中了,我甚至邪恶地想,假如我在这里生活上三五年,肯定会跟别人结婚了,把家里的事忘得一干二净。

这个想法,我从来没敢跟人交流过,怕别人给我贴个“冷血”的标签。

后来的旅行,我总习惯性问这个问题:你想家吗?

我发现大家普遍像我,原来我不是个例,我甚至在想一个问题,假如火星上也有人类,有着另外一种文明,把我放进去生活20年,再问我想不想地球,我会不会觉得很恍惚?

应该,也会。

那么,我在想,“乐不思蜀”也许不是一个责任感的问题,而是一个心理问题,就如同我们在深圳打工久了,跟工厂妹搭伙过日子了,再想起家里的婆娘,总觉得有些恍惚,我在家还有媳妇吗?即便想起来,也没有太多的亲切感。

距离,可以淡化你一切记忆,哪怕是骨肉情感,《乡村里的中国》有个主人公叫磊磊,从小到大没见过他妈妈长什么样,妈妈生了他就改嫁了,也许是为了拍摄这部纪录片,磊磊的大娘带着磊磊去见了他亲生妈妈,没有电视剧里的扑倒在地,也没有紧紧的拥抱,只有尴尬与不安。

如今,我一回到家,儿子就扑在我怀里。

假如,他在别人家生活上10年,我们再见面的时候,他是否有恍惚感呢?这个男人是谁?看着咋这么面熟?我爸爸?我爸爸不是姓王吗?

距离,并不一定产生美。

人在异国他乡,很容易进入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,你不再受传统的道德约束,你可以随心所欲了,特别是在游轮上,那就是一个绝对自由的孤岛,也没有通讯工具,人就进入了原始的丛林关系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变得非常微妙了。

我们一群小伙子最初还是蛮矜持的,天天坐在船顶,希望有美女主动来搭讪,但是狼多肉少,美女们都被惯坏了,一个美女会被无数帅哥搭讪,哪怕长的很丑的妹子也可以享受这个待遇,我们等是等不来的。

我们开始变被动为主动,晚上去迪厅,发现漂亮妹子就一群人把她围在中间,尽情地嗨,慢慢地也认识了几个,我写过一个北京大妞,国家部门的公务员,还是个处级干部,他们那里貌似一个部门负责人就是处级干部,她也蛮HIGH的,关键时刻扭起了东北秧歌,我们都觉得她喜欢自己,我觉得她喜欢我,梁子觉得她喜欢他,余欢觉得她喜欢他,而且每个人都有理由,都很有把握……

在游轮上,一切约会都要靠约定,几点几分在哪个角落,没有通讯工具嘛,他们俩人都约过,都被放了鸽子。

我也约过,也被放了鸽子。

最惨的是梁子,约了个服务生,人家也答应了,梁子还消费了200多美圆的啤酒,结果呢?梁子单膝跪在11楼的楼台上,等了半小时,她没来。

让我们嘲笑了半天。

我带着这群90后,没事干,除了吃喝就是讨论怎么泡妞,但是谁也没有得手,我们里面有个很正经的男生,总是批评我们不正经。

结果。

最后一晚,我们在迪厅里再一次围攻北京大妞时,他拉着她的手快速离场了,很晚才回到房间,我们逼问他,是不是把大妞给办了?

他说,没有,绝对没有。

我们就怀疑了,没看到你小子跟她有任何交集,你咋搞上的?

下船的时候,只见他们俩拥抱了,很紧很紧,一看就是情侣分别,还吻别了,我们一边起哄一边吃醋,妈的,原本是我的大妞。

我再也不相信老实男人了,总是办大事。

游轮之旅过后,梁子想去我家那边跟我玩,我答应了,我那边每天都有人去,有天来了一个朋友,特老实,谈起夫妻恩爱来,我们都觉得自己很愧疚,我们都没帮媳妇洗过脚,他天天晚上给媳妇洗脚,还陪老婆一起看韩剧……

我是真的被感动了。

梁子回国后,依然天天约,就是通过微信搜附近的人,这个朋友跟他住一个酒店,就劝梁子:要学点好,不能总是干这些。

这个朋友在我这边待了一周,走了。

走后,梁子跟我讲:X哥很有意思,走的时候给我在微信上发了几张名片,说这几个可以办,已经聊好了。

原来,老实人也不老实。

也许是见多的缘故,我对这些事既不赞扬也不批判,就当个故事听听,你正经和不正经对于我而言都是一样,就是个人而已,有的女生特别保守,笑起来都要捂着胸口生怕脖子走光,有的女生特别开放,真敢在泳池里把我泳裤给扒掉,我觉得都没啥,保守不说明她高人一等,开放不说明她矮人一头……

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,他就有七情六欲,这些情欲为什么没有释放?是因为有所约束,或是信仰,或是道德,或是观念,但是一旦进入了一个陌生环境,一个全新的游戏规则出现了,那么人性的本相就显现出来了,你不是不像你了,而是更像你了,至少是更接近于真实的自己。

所以,我对老实人的定义是,越老实越不老实。

跟我一个宿舍的法拉利男,是我见过最老实的男人之一,跟媳妇太恩爱了,每天都要在电话里聊上一个小时,可是?

他有把柄在我手里,是闲聊的时候让我套话套出来的。

他惹我的时候,我就故意黑他,怎么黑?

我们队友全是女的,除了我们俩男的,而且她们都属于正派代表人物,整天就是抨击我,动不动就来一句:你又让我们毁三观了。

那天,法拉利男又惹着我了。

吃午饭的时候,我突然来了一句:咱做个真心话游戏,X哥你先来,我的问题很简单,你找过小姐没?

他有些慌乱:你这是故意误导,找了不代表要做,对不?

我说,别解释,有或者没有,就这俩选项。

他说,有。

哈哈……

我故意设的套,他钻进去了,姐姐们对他一顿批判,看着他落水的样子,我可开心了,我真坏。

然后,他学我:懂懂,你找过小姐没,有或者没有,不能撒谎。

我说,没有。

他说,不可能。

我说,我说没有就是没有。

姐姐们对我一顿赞美……

我特别喜欢给老实男人设套,总是能套出很多故事来,而且老实男人最喜欢跟我一个房间住,因为他们有安全感,这次有个队友是医生,内科医生,跟我一个房间。

晚上睡觉前,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。

我突然来了一句:有没有女病人找你睡觉?

他说,有一些主动的。

我问,有得手的吗?

他说,有过一个,但是完全是偶然,喝多了,坐她的车,在车里她抱住了我。

然后,我问了问故事的详情,怎么发的信息,怎么约的,怎么提的裤子,怎么擦的屁股,我全知道了,包括他后来帮那女的免费抓过两次治胃病的药,也告诉我了。

晚上,大家提议,来了一次芭提雅,要是不体验一番,岂不是白来了?

他们喊我去,我不去。

一方面,我去了,他们会放不开,原本找俩的,可能只喊一个了。一方面,我要看家,虽然我不重要,但是我在大后方,他们有安全感。

晚上10点左右,我数了数,还剩三个优秀男人,全是老实的,我把他们三个表扬了一番。

11点左右,来了一个女生,这个女生我认识,是下午我们一起在海边认识的,一个自由行的中国姑娘,当时我们都加她微信了,太让我意外了,这么优秀的女生竟然也卖?!

内科医生说:董哥,不好意思,你在楼下等一会,这个妹子是我约的,很快,也就是几分钟。

我问,多少钱?

他说,2000。

我说,注意安全,别被钓鱼。

楼下蚊子真多……

另外两个老实男人在陪我聊天,但是我听他们嘟囔着什么,我才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秘密,他们俩都以为这个女生是来找自己的,他们三个人约的同一个人,但是他们三人彼此并不知道。

我把他们又批评了一番,年纪轻轻的,咋就知道泡妞呢?

后来的故事,版本很多,据说涮锅了,天亮时女生才数着银子打着饱嗝走了,因为这个事,那俩男生对内科医生是有意见的,凭啥你先来?

我没再跟踪采访……

内科医生真厉害,凌晨1点才喊我回房间,我把他批评了一番,你有家有室,你咋能这么搞呢?

他说,你看,出来一趟,体验一下,回去更疼老婆。

说的直白一点,在芭提雅这真是常态,几乎每个旅行团的导游都兼职拉皮条,只是说出来就让看客觉得很恶心,泰国男人周末也喜欢到芭提雅,包括旅游车的司机,别看工资这么低,来到芭提雅他们也会找个小妹释放一番。

在这里,是完全OPEN状态。

你来了,也如此,当然你现在坚信自己不会,甚至正义的批判一番。

内科医生,应该的确是第一次体验花钱找女人,跟我说话的时候我都能感受到他的颤抖,超级紧张,一个大老爷们竟然有如此的一面,这也许是他的意外发现,难道这是另外一个自己?

早上,他跟我讲,小姑娘不要钱,说是很喜欢他,晚上还要来,想再额外开个房间,怕影响到我。(他硬塞了钱给她)

我说,不能入戏,回家好好过日子吧。

但是,他明显入戏了。

吃午饭的时候,我们俩坐一起,我跟他讲:咱俩跟那群小伙子不同,他们都是单身,90后,而我们呢?都有家有孩子,我们应该起到正能量的带头作用,无论什么朝代,无论什么国度,人们都欣赏忠贞的男人,欣赏一心一意,欣赏一对一的爱情,我们要遵守这个基本的信仰,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千万不要恋恋不忘。

我给他讲了一个故事,是一场旅行,男主角跟他的经历异常的相似,也是微信摇的,也是第一次,后来他借给了她18万,基本打了水漂,但是他一点都不后悔,完全沉湎于那种假象中去了,他跟老婆也特别的恩爱。

经常找我忏悔,还记得我写过一场网球比赛的故事不?叫《我是海归》,就是那个跟我配合双打的小子,他每次跟我讲这个故事,我就批评他,现在干脆不跟我讲了,我推测依然有来往,老实男人一旦陷入爱情,往往会很傻很天真。

每次旅行,我们都制定规矩,其中一个规矩就是不能有性行为。

但是,我发现这东西很难禁止,特别是带着一群男人的时候,我管吧?过分了,不管吧?又觉得扭曲了,后来就成了不管不问了,说,我就听听,不说,我就装不知道,我要是把旅行中的故事写写,那可疯了,有故事的人多了去呢,还不炸了锅,那会有N多大腕落水……

山高皇帝远呀!

以上均为虚构,好了,言归正传。

我问你个问题,你觉得你能一眼看出谁是男是女吗?

你可能会说,能。

但是,来到泰国,你会发现,你原来的标准不灵了,有些女人比女人还女人,但是是男的,你开始怀疑“标准”的统一性,甚至会产生错觉,我们队伍里就有一个舞蹈演员,特漂亮,身材也好,但是看她,我总觉得像人妖。

我们开始怀疑自己的分辨力。

精神错乱是不是就是由标准错乱产生的?

就如同我在泰国有三个老婆,我准备回中国发展,三个老婆都很爱我,我答应过她们要爱她们一生一世。

可是,我在申请中国护照时,被告之,我只能带一个老婆。

我就错乱了,凭什么男人只能有一个老婆?那我另外两个老婆咋办?让我抛弃?

我凌乱了!

女队友拿我手机,看到了蒲公英给我发的信息,女队友说,这女的真骚。

我说,第一,不能随便看别人手机。第二,不能随便给人贴标签,你看到的都只是一面,而人是立体的,有无数个面,那我问你,你骚不骚?

她说,不骚。

给别人贴标签总是很容易的,因为我们喜欢拿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,不符合我们标准的,全是骚的,符合我们标准的,全是香的。

早上收拾行李,内科医生跟我感叹:泰国文化跟中国文化差别真大,这些东西靠想象是无法理解的,必须要亲身体验才会懂,原来世界上真的有另外一种规则存在,而且也是以道德的形式存在,并且与我们的道德是相悖的。

我说,回家后,别跟人提起这些,世界上没有感同身受,因为没有换位思考,换位是不可能思考的,除非是换位经历。

出轨了就是出轨了,还非说是文化差异,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批判他?

我觉得应该拉回去批判,贴大字报,还记得有个官员因为摸人妖的胸而被双规不?

咱看到照片时,也批判他,咋这么不正经。

但是,在公主号上的时候,谁又不会摸两把呢?你不想摸,他们会主动让你摸的,我真没见谁拒绝过他们,男人、女人,老的、少的,我是真没摸,因为我不喜欢男人,哪怕他有个大胸。

看我,多么的高尚。

批判,总是来的容易,张口就来了,仿佛不批判不足以显得我们有多么的正经,有人说我不正经的时候,我总问一个问题:什么是正经?

你能回答什么是正经吗?

你总觉得自己很正经,其实你压根不了解自己,人是个复杂的动物,有无数种可能性。把你放在古代战场,可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狂魔,甚至因为杀人如麻而成名,例如关羽张飞;把你放在泰国,你可能是个妖娆无比的红艺人;把你放在非洲,你可能是一个光着屁股满街跑的野蛮人。这都可能是你,只是你认为不会是你而已,把你放在丐帮手里,你也会成为阿炳在街头卖艺乞讨……

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?

我的现在并不是我所有的可能,我有无数可能,我只是体验了其中一种,从而闭塞地认为这就是我的全部。

这不是全部的你!

理解了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?不过是你们给自己辩解的理由而已。

非也,是让你变得更加的包容、更加的宽广,赞美一个人至高无上的话就是:你是一个宽容的人!

上帝,可以包容百鬼狰狞。

我签名那句不就是嘛:百鬼狰狞,上帝无言。

上帝说什么了?

什么都没说。

那年去南非,我还不怎么玩微信,领队提醒我们,不要随意搜附近的人,多是小姐,很多是钓鱼的,容易被抢劫。

吓死宝宝了,真没敢搜。

在巴黎的时候,我搜过,多是小姐。

在东南亚更是如此,要么是中国姑娘,要么是会中文的当地姑娘,甚至还有当地男人装女人,有队友就找过,脱了衣服才发现是男的,也就是传说中的人妖,多数人妖还是有小JJ的。

出门在外,空虚无聊是难免的,总会手贱搜一下附近的人,虽然小姐泛滥,但是偶尔也能交到朋友,例如中国女游客,她们也寂寞,也会搜附近的人……

前天,我搜了一下。

发现,中国人真多。

我挨着加了几个,其中有个是做泰国代购的,主要是乳胶枕,我问多少钱,他说500元,直邮中国。

我问:你什么时候回国?

他说,我是泰国人,不去中国。

我问,万一我付了款,你不发货咋办?

他说,不会,我不是那样的人。

我又问了一些问题,例如有没有客户反馈之类的……

他没搭理我。

过了差不多一小时,他给我推荐了一张名片:帮我加一下这个王八蛋,收到货不付款,跑了,把我拉黑了,帮我骂一下她。

接着,发了一系列的聊天记录截图。

我问,当时是先款后货?

他说,是的。

我问,我也是?

他说,不是,被骗怕了,现在只针对朋友先货后款。

我隐约感觉,这就是个骗子而已,为什么呢?因为他发的对话截图是2015年10月份的,而现在是2016年,他可能这个图用了N久,没人识破。

我没再搭理他,拉黑了,肯定不断有人上当,上当了又如何?你能跑到泰国找他?你压根不知道他是谁,有中国人的地方,就有“附近的人”,什么人都有,在云顶赌场我搜了一下附近的人,除了小姐就是放高利贷的,全是中国人……

队友想买佛牌,说是把人约过来了,让我陪着见见,在大厅见到了,一个女生,略黑,努力装泰国人,但是一看就是中国人,一问,梅州人。

我问队友,咋认识的?

他说,微信搜附近的人。

我问了这个女生一系列的问题,关于佛牌的,她回答的比较流利,但是不算专业,很多问题也是模棱两可,给我的感觉是刚做佛牌业务。

队友相中了一块佛牌,她要8800元。

我问,5000元行吗?

她说,不行。

我问,你是不是在这里当导游?

她说,是。

我说,非法务工。

她很好奇的盯着我:你咋知道的?

我说,行业潜规则,泰国导游是搞不定中国游客的,需要找中国导游,但是中国导游是无证的,也是不能聘用的,所以属于非法的,跟地下党似的,要躲避各类检查。

然后又聊了一些关于旅游的话题,她对我的态度变了,她感觉在我面前是透明的了,没必要继续装了,原本她说自己是嫁到泰国来了,其实都是她编的故事,名字、年龄、经历都是假的,后来我又问了她一遍:有男朋友了没?她说,不想那么早结婚,说完,她才尴尬的笑了笑,这个笑信息量太大了,意思是你懂就行了,没必要非要戳穿。

我问,说个最低价。

她说,5500元吧,我5000元拿的。

我问,你喜欢佛牌吗?

她说,喜欢。

我问,在泰国可以待多久?

她说,我三个月的签证。

我问,能赚多少钱?

她说,这是旺季,能赚10万左右吧。

我说,那很好了。

她说,我不是因为赚钱才来泰国的,我是想做佛牌,我非常喜欢佛牌,想来深入了解一下市场。

我说,佛牌有些过时了,2012年的时候还是蛮火的,这两年在走下坡路,佛牌的核心卖点是功效,真正引导市场的却是它的时尚。

她问,你对这个行业很了解呀?

我说,我朋友有两家佛牌店,一家在济南,一家在上海,行者罗摩。

我们越聊越深入,角色也发生了变化,她开始迷信我了,聊着聊着,她突然来了一句:董哥,你觉得如果我做佛牌的话,缺少什么?

我说,缺少包装,你现在不像个做佛牌的,倒是像个摆地摊的。

她问,我真给人这个感觉?

我说,至少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,卖信仰型的产品,必须要有范,我那个卖佛牌的朋友,比模特还模特,绝对的女神,产品都是她自己到泰国选的,宣传照也是她亲自出境拍的,讲价?不讲,不仅不讲价,而且绝对自信,半年内你觉得效果不明显,退!最初只是在济南大明湖开了一家店,生意越来越好,直接去上海开了一家旗舰店。

她问,我与她的区别是什么?

我说,气质,就是说你身上没有那种范,你要不断地暗示自己,今天你要给泰国国王讲解佛牌,你要穿出最有特色的衣服,做好最充分的台词准备,选出最好的产品,这就是你的姿态,她的本职是瑜伽教练,我记得见她第一次的时候,我写过一句话:真没想到一个女人可以美到如此通透。她坐过我车,她走后,我真的趴下身子闻了闻座椅上的味道,淡淡的香水味、女人味,太完美了。来泰国有一点你应该感触很深:一个男人都可以变成美的无可挑剔的女人,何况女人了?只要你想美,一定可以美到极致。

她问,那我穿什么衣服合适?

我说,你要进入这类产品的圈子,佛珠、琥珀、红珊瑚,慢慢接受圈子的熏陶,你看看他们一个个都仙风道骨的,你卖什么,至少要看起来像,否则你是缺少信服力的,毕竟你卖的不是几百元的玩意,是动辄几千几万的。

她问,我想创造一款佛牌,你觉得合适不?就是宣传一种善。

我说,白搭,人们为什么选择佛牌,第一是因为功效,第二是因为时尚。功效其实就是保佑,而你的善则是一种内力量,这些其实都不是关键,关键是让别人接受一种新的信仰是非常难的,等于你创建了一个教派。

最终,佛牌没买。

说白了,她缺少气场。

什么是气场?

潍坊有个做年画的老头叫杨洛书,90多岁了,看起来像个农民,但是坐在他身边,你能感受到他的那种大家风范,是一种不可描述的气场……

在修炼到这种气场以前,是需要通过外力来打造气场的,例如穿着、打扮、场所、头衔、出书、媒体。

装着装着,越来越像了。

就跟单峰似的,我认识他的时候,他连红珊瑚有几类都分不清,但是他注册的微博名叫“红珊瑚收藏家”,就这么装着装着,结果出书了,现在真的成了国内红珊瑚专家,连王菲都慕名找他买红珊瑚,你去他工作室看看,一进去,那气场,搞得你都不敢大声说话,仿佛进了寺院一般,这就是造场的过程。

如果穿个大裤衩去卖红珊瑚?

大哥,你这珊瑚10块钱几串?塑料的吧?啥?1万多?少忽悠人了,滚!

看单峰,89年的小孩装的跟老头似的,穿着汉服,蓄着长须,平时一句话都不说,给人感觉高深莫测,不管谈什么业务,都让助理出面,其实呢?

他是生怕一开口,就露馅……

说归说,闹归闹,这小子真发财了,牛哥说单峰一个月赚200多万,前些日子在济南买了套800万的别墅。

人比人,气死人,我充满了醋意。

宁化府的,纯正!(来自懂懂日记)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s://www.goldxuan.com/1002647.html | 金选网赚博客

该日志由 流星 于2016年01月15日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吃醋了 | 金选网赚博客

吃醋了:目前有1 条留言

  1. 博主其实我跟你有时候是一样的,不是很想跟家里的人通电话,因为我感觉每次通话的时候都是那几句话,不知道说什么

    2016-01-15 上午11:35 [回复]

发表评论

快捷键: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