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未分类 > 正文

吹吹吹

从山东到四川,2000公里,我走了三天,真是一路西行一路唱。

上午写作,下午赶路,晚上会友,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独处状态,可能真是成熟了一些的缘故,我竟然没有感到孤单,反而很享受这个状态,一边开车一边思考,仔细梳理了2015年,有可喜可贺,有可悲可叹。

过去的我,喜欢前呼后拥,稍有独处就如坐针毯,身边玩伴换了一群又一群,我一直都对那些喜欢独行的人充满了怀疑,旅途中一个人有意思吗?新宝曾经反驳过我,他告诉我,旅行越久,越喜欢独处。

对于他的这句话,我是充满了怀疑,因为我提出过相反的理论:风景只是背景,关键与谁同行。

终南山下雪了。

强制下高速,我把车子停在路边,坐在车里看雪景,山雪一色,真美,终南山这个中国最有灵性的地方,埋藏着我的爱情,五年前,曾经为爱到此私奔过,回想起来有那么一丝幼稚,也有那么一丝感动,当年的我咋那么的勇敢?

也不叫勇敢,应该是不负责任,去年写私奔主题的时候,我给女主角写了封信,很长,表达了歉意,她只回了一句:那时年轻不懂事!

杜阿姨(赵老师的夫人)曾经给我提过一个建议:写完私奔一定要写回归,否则会使读者也冲动,也私奔……

我说,不会的,即便私奔,也是为了归来。

何况,该私奔的,你怎么拽都拽不住,不想私奔的,你打也打不走。

过了秦岭,有了温度,渐渐的有了绿色,媳妇打电话问我走到哪了,我说马上进入四川了,媳妇叮嘱我慢一些,另外给我打了预防针。

什么预防针?

她说,老公,你要多包涵,我们这边说话你可能听不懂,另外大家也都忙着打麻将,可能没空照顾你,你千万别觉得无聊,多担待。

我说,说的啥话呢?我怎么着都行,不会无聊的,大不了看书、跑步。

她说,主要是我回来都觉得无聊,怕你生闷气。

我说,我保证快快乐乐的待到年后。

在安康服务区,有N多搭车的,有帅哥,有妹子,手里持有牌子,有写达州的,有写广安的,有写绵阳的,有写重庆的……

他们是给钱的。

有个妹子蛮清纯的,我问她去哪?

她说,重庆。

我说,我可以带你到达州,你到那边再搭车?

她说,可以。

可是,当我看到她的行李时,我又后悔了,是那种蛇皮袋的旅行箱……

咋办?

我找了个很委婉的理由拒绝了她,旅行箱只是原因之一,原因二是我闻到她嘴里一股烟味,说明刚吸过烟,我怕弄得车里一个味道。

在加油站的位置,我看到一个背包客,年龄35岁左右,女的,搭车很专业,竖的拇指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拉个人陪我聊天,在背包客与打工妹之间,我肯定选择背包客。

她问,你去哪?

我说,你去哪,我去哪。

她说,巴中。

我说,上车。

她问,多少钱?

我说,看着给。

她说,那你先别开车,说好再走。

我笑着说,不要钱。

她说,那我请你吃饭……

她戴了个大大的耳环,东北口音,不过不是东北人,秦皇岛的,在北京做影视设计的,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专业,仿佛做广告片啥的,跟文艺沾点边,身上有那么一点点文艺范。

我问,以前来过四川没?

她说,到过成都,不过是坐飞机来的。

我问,美不?

她说,真没想到四川这么多山,几乎是密密麻麻,怪不得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。

我说,这些山,随便摸一个放到北京,就是泰山。

她说,真是。

我说,在这里买套房子住着,太舒适了,什么PM2.5,见鬼去吧。

她说,这是我的梦想。

我说,我以前在青城山住过,有时在山里遇到个老人,真是仙风道骨,你甚至都怀疑真的遇上了神仙。

她问,你是四川人?

我说,半个。

她问,你喜欢田园生活吗?

我说,谁不喜欢呀?但是这里的田园生活我不喜欢,因为离都市太遥远了,蚊子太多了,还有蛇,最关键的一点,我适应不了这里的人文节奏。

她问,哪点让你受不了?

我说,交通秩序。你有没有发现四川的高速上经常有行人穿过?这两年可能好点了,前些年成都闯红灯是常态,我在四川开车总是提心吊胆的。

她说,那你可以选择不开呀。

我说,关键是当行人也不安全。

她说,与四川人随性有关系,你有没有发现四川人性格很好?

我说,没发现,我媳妇是四川人。

她问,这音乐是蓝调口琴?

我说,识货。

她问,你也喜欢蓝调口琴?

我说,不喜欢,我是根据虾米推荐下载的,凡是我听不懂的肯定就高雅,别人坐我车总觉得我好有品位呀,要么是英文歌曲,要么是钢琴曲,要么是提琴曲,要么是交响乐,其实我都不懂。

她说,我学过蓝调口琴。

我说,那你认识张晓松不?

她说,不认识。

我说,那你可以关注一下他,他在这个领域属于王牌,他微博粉丝五六万呢!

她说,才五六万呀?!

我说,跟你说不懂,在我眼里,五六万比那些五六十万甚至五六百万的还要牛,人家是真的铁杆粉丝。

她问,你是干什么的?

我说,写文章的。

她问,出过书没?

我说,还没。

她问,广告文案会写不?

我说,不会。

她问,你喜欢旅行吗?

我说,不喜欢。

她说,不像,感觉你仿佛对各个地方很熟悉。

我说,我是学地理的。

她说,怪不得。

我问,大过年的,你跑到四川干嘛?

她说,不想回家,逼婚,想去西双版纳。

我问,那去巴中干嘛?

她说,我其实想去成都,我怕太远司机不带。

我说,好吧,其实我也不到巴中,我是去遂宁,为了你专门选的巴中方向,其实我原计划是继续南下,走达州的。

她说,不好意思。

我说,没事,走巴中与走达州一样远近,不存在绕路的问题。

她问,你结婚了没?

我说,我晕,我不是说了嘛,我媳妇是四川人,我是来拜见岳父大人的。

她问,你觉得人必须要结婚吗?

我说,结婚需要勇气,单身更需要勇气,在我看来,单身也是一种婚姻状态,我是向往单身状态,但是也适应了婚姻生活。

她问,你会吹口琴吗?

我说,口哨算吗?

她说,不算。

我说,除了口哨我就会吹牛B,其他的都不会。

她问,那你咋喜欢听蓝调口琴?

我说,我还喜欢听吴莫愁的歌呢,难道我一定要喜欢吴莫愁?走在路上看到她的海报,我都能被她丑哭。

她说,我喜欢张玉霞。

我说,我一听到她的歌,我立刻就按下一首。

她问,为什么?

我说,接受不了,总想起她那空洞的眼神,我害怕……

她说,你这是歧视。

我说,我有个朋友,曾经在酒桌上说了一句话,她说她接受不了身体有残疾的。我们群起而攻之,感觉她这个人咋这样势利呢?后来我在吃饭时遇到了一个手上有残疾的,只剩两根手指了,在握手的时候,我心里真是五味杂陈。

她问,你为什么选择日本车?

我说,你要是觉得坐着不舒服,前面服务区我把你放下。

她说,我只是采访一下而已。

我说,你身份证还是日本机器印刷的呢,你咋不扔了?

她说,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买日本车的人是什么心理?

我说,那我可以给你科普一下,买日本车的人,压根不知道什么叫偏见,心中无国界,则无国界于天下。

她说,我接受不了。

我说,你接受不了的东西多着呢,慢慢都会接受的,把你卖到这里当媳妇,你能接受不?在村里被卖来卖去。

她说,我肯定能逃跑。

我说,你觉得能而已,推荐你部电影,就是在你老家那边拍摄的,《老光棍》。

她说,我倒是希望有人把我卖了,这样我妈就彻底省心了。

我说,你现在是逃避状态。

她问,你说他们为什么喜欢逼婚?

我说,因为他们很了解自己,也很了解你,说白了,他们坚信一点,你早晚都要结婚,现在之所以没结婚是因为没遇到你认为合适的,你越拖延越贬值,所以他们才着急,若是父母眼界很高或你能力很强,保证他们不会催你的,你就是选择跟女人结婚,你父母也会开心的参加你的婚礼,就如同平安被淘汰时说了一句,这是个挫折,哈林笑着说,这哪是挫折,这是锻炼,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假如刘欢的女儿去参加《中国好声音》,他会为女儿的进与退而泪洒看台吗?我认为不会!

她说,对,对!

我说,你说服不了现在的父母,他们也说服不了你,但是从世俗的角度而言,你越对抗越没意义,因为你早晚都要结婚,除非你真的决定选择不婚。

她说,我就是想不婚。

我问,你是真的信仰不婚,还是因为没遇到合适的男人?

她说,可能是没遇到合适的人吧。

我说,鸵鸟心态,以为把头插进沙里就没事了。

她说,优秀的男人都死哪去了?

我说,都在优秀女人的怀抱里。

她说,反正我没遇到好的。

我说,那说明你不够好。

她说,你说话真刻薄……

我说,我有个朋友,他总是感叹咋遇不到好女孩,我跟他讲,因为你的渠道错了,要么在酒吧里找,要么在夜店里找,要么在陌陌上找,不可否认有极品的存在,但是概率非常小。

我把她放到了巴中服务区,我继续南下了。

在路上,我在思考一个问题,一个人若是真的优秀,需要相亲吗?

相亲产生的爱情,是爱情吗?

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话题,没有相过,没有发言权,不过有个数据蛮有意思的,相亲成交的婚姻稳定性最好,为什么呢?

因为,媒人要权衡你们双方的综合实力。

双方实力越均衡,婚姻越稳定。

而自由恋爱往往存在势差……

也许在北方待久了的缘故,好久没有看到绿色了,当行驶在郁郁葱葱中时,感叹真美,可是这种美留不住人。

为什么?

我以前写过一个观点,真正吸引人的环境是人文环境,而不是自然环境,北京那么多优秀的人不知道四川美吗?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来住呢?

来四川,逛了逛商场,住了住酒店,泡了泡酒吧,生活真是太丰富多彩了,使我产生了一个感觉,四川人比山东人有钱,你看吃的、穿的、用的……

媳妇跟我讲,四川人注重享受。

的确,同是县城,这里的县城的奢华程度远超过我们那边,而且我们还属于东部沿海区域,理论上交通、经济都比这里发达。

在酒店电梯上,遇到了一个人,扛了个大炮。

我问,这是啥东西?

他说,水烟。

我问,平时随身携带吗?

他说,是的。

我说,真厉害。

这玩意比提个鸟笼子还麻烦……

刚到酒店时,我准备把车子停进地下停车场,保安不让我进,理由是我没有房卡,我急忙解释,我是先把车子停好再去办理入住手续,我已经预定过了。

不行!

我说,那我的问题就来了,前面没有停车位,我把车子停在哪里?我车子停不下我怎么办理入住手续呢?我不办入住手续哪来的房卡呢?

不行!

我都要发火了,他依然悠闲的跟旁人在聊天。

我心想,你咋就没有半点服务意识呢?

我掏出了10块钱。

行了!

到了前台,我抱怨了一通,哪有什么服务意识?

到了半夜,有了服务意识,晚上10点打电话到房间里,儿子接的,那边没出声。

晚11点又打来了。

媳妇说,找你的,快接吧。

我接通了。

那边问:孩子睡着了?

我说,嗯。

她问,需要服务不?

我问,过年不放假?

她说,不放。

我说,太辛苦了……

原来,酒店里不是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不热情,有热情的,还关心孩子有没有睡着。

挂了电话,媳妇拧我耳朵:业务这么熟呀?说!找没找过?

我说,谁找过谁小狗,这都是大伟教我的,他给我科普的专业知识。

路过西安的时候,我去会了个老朋友,说起来七八年没见过面了,一个老站长,当年叱咤风云的站长如今多已没落了。

人在固守一个领域的时候,往往会忽略新生事物的崛起。

十年前,互联网是站长的天下。

当时,谁说自己是做淘宝的,那都是边缘群体,没人瞧得上他们。

我这么一说,做微商的是不是觉得心里一热:今天的微商处境原来跟当年淘宝如此的相似呀?!

所以,站长群体在电子商务崛起时多数没落了。

西安的这个站长叫小陈,福建龙岩人,他身上有个缺点,也是风俗性的,就是喜欢打麻将,赚过钱,但是多数输在了麻将桌上,几乎天天打,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对一件事如此的痴迷,有次我去西安,晚上11点的飞机,他送我,吃完晚饭时间还早咋办?他带我去他朋友的茶馆,他先打了几圈麻将……

前天,我问小陈,站长领域还有机会吗?

他说,行业站是有机会的。

我说,图王前些日子也是跟我这么讲的,说一家3D打印站卖了6000万,现在就是要找到细分领域的行业,做行业站等待被收购。

他问,你觉得进入什么领域比较好?

我说,这个我也说不准,前些日子朋友喊我做一个LED的市场,我给她的提议就是一定要做行业网站,同时进入天猫和阿里巴巴,因为用心做行业网站的人越来越少,那么此时进入反而更有机会,互联网的本质是内容,还是要解决内容问题。

他说,感觉迷茫了。

多数站长都迷茫了,能被并购的毕竟是少数,极少数……

前面我提到的张晓松,他是蓝调口琴的爱好者,说是演奏家有些夸张了,在国内应该算不上口琴大师,至少前些日子露面的杨乐就比他强了N个档,但是张晓松很懂得营销策划。

怎么营销?

第一、出教程,你不是想学口琴吗?好,跟我来学。

第二、去演讲,参加了各类演讲活动,科普什么是蓝调口琴。

第三、搞众筹,发行蓝调口琴专辑。

第四、建网站,他有个蓝调口琴的行业门户网站。

一句话,口琴吹的比他强的很多,但是营销做的比他好的,很少,现在很多人肚子里是有货的,但是从来没有展示过,同时又在抱怨怀才不遇。

就如同羽毛球高手很多,但是能在网上成名的不多,有个叫北航小徐的,他就成名了,套路跟张晓松差不多,也是出教程,做网站,不仅仅做网站还做了一款产品叫巧发力……

就如同我们不懂音乐,听别人弹钢琴弹的很好。

也许,他只是个新手。

不是说,你在某个领域是顶级高手才有资格教学,并非如此,这是一个晒的时代,你有本事必须要展示出来。

否则?

最终就跟你一起被埋藏了。

我买了《中国好声音》26集DVD,路上听的,有些歌手我们觉得唱的很好听,例如戴月,但是没有导师转身,有些歌手我们觉得表现很一般,例如王乃恩,结果四位导师都抢,怪不?

说明一点,我们是外行,是看热闹的。

不要怕被人嘲笑,积极地表现即可……

越有能力,越要表现。在四川我见到了余欢,谈到了他的香肠,我提议,在人气最旺的时候要来一把众筹。

资金来了,不仅仅可以解决你的规模问题,更主要的是可以给你带去全新的眼界,你想象着有100万与你真实有100万是两个概念,你的心境接着就变了,这些都是次要的,关键是可以把你的产品推向一个新的影响力。

众筹还筹到了什么?

筹到了一群人给你背书。

例如一家咖啡馆,你可能会怀疑它的情怀,怀疑它的品位,但是当你听说,这是100个企业家众筹开的,它在你心目中的形象立刻就高大起来了,感觉比什么两岸咖啡还牛B。

越是顺境,越要众筹。

余欢要开着宝马去环驾中国,红牛赞助的……

前些日子,还有个小伙子准备环驾中国,问我一些问题,问去哪里可以拉到广告,我说当你把这个事说出来能打动自己的时候,你找谁都能拉到广告,只是或多或少而已,我也愿意投放广告,你可以产生1000万的影响力,你让我投10万元是给我面子,我拿10万元换1000万的广告效应,我不做才是SB呢。

就怕啥?

你什么都没底。

红牛又不傻,他们只会支持有梦想的年轻人,你有没有梦想,有没有激情,一说别人就能感受到。

对于余欢的举动,我还是蛮支持的,毕竟年轻,输了也无所谓,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,就是当他走完这一圈,他会成熟非常多。

我最担心的是什么?

安全问题。

记得我写过一句话:旅行是成本最低的成名方式。

环驾中国的悍马哥反驳了我:错了,是成本最高的方式,因为是拿命在玩。

这次我从山东自驾过来,恰逢归乡高峰期,高速上车子特别多,我想起了悍马哥的话,觉得很有道理,高速上什么奇葩都会遇到,在应急车道上倒车的很常见,但是在超车道上倒车的我是第一次见,吓死我了。

如此密集的车流最怕啥?追尾,一追就是连环追。

所以,只要前面有减速现象,我接着就按起双闪,提醒后面的车子抓紧刹车,我怕他们追我屁股上,等我后面有四五辆车的时候,我才会关掉双闪。

真是一路小心翼翼的走过来。

全程竟然没有瞌睡。

四川的高速,太不平整了。

进入四川以后,很多路段限速80,但是你不能按照80跑,因为大家都是120的速度,若是按照80去跑,几乎所有的车子都需要超过你,我们与别人的车子相遇的越频繁,出事故的概率越高,那么咋办?人家跑多少,咱跑多少。

我跟余欢说,牛哥有句话叫,活着比什么都重要。

这个活着有很多层含义。

在生命里活着,在婚姻里活着,在股市里活着,在企业里活着,就如同这次我来成都,我发现我熟悉的几家饭店都已经关门了,他们没有活过五年……

我们总是追求快,却往往会忽略一个问题,我们能否安全到达,一个人能老死在自家的床上这都叫幸福,不是有个成语叫:寿终正寝。

我觉得成名是很容易的,但是我又觉得是很复杂的,开支是非常高的,我出门的时候抓了一把现金,在我的印象里应该有个七八千,中途分了别人一半,当我到达四川时,剩了不到1000块钱。

每天至少加两箱油吧?

过路费动辄就三四百。

吃饭呢?住宿呢?一天至少1000元吧?何况我只是从山东跑了趟四川呀,这才多远?环驾中国那可是3万5千公里!

年轻人,使劲折腾就对了,但是一定要确保活着,别负债太多,一旦到了我这个年龄了,有家有业了,什么也不会动了。

我为什么又买了一辆皮卡?

就是想环驾中国的。

余欢说3月份出发。

我心想,这不马上就到了吗?我还什么都没准备,想想,算了,等明年再说吧。不仅仅是我,祥子也买了一辆坦途,说是2016年3月份出发,我心想他可能也跟我一样,心想,还没准备好,还是安心在家赚钱吧。

所以,喊口号是非常容易的。

真行动是非常难的。

别说3万5千公里了,就是2000公里也把我累得嗷嗷叫,全程大部分时间我都是使用的自适应巡航,还是比较省心的,该加速自动加速,该刹车自动刹车,我只需要扶着方向盘想事情就行了。

即便如此,我也累得蛋疼。(想事情不应该是累得头疼吗?捂嘴笑~~)

一不小心就睡到八九点,平时我都是6点以前就起床了。

没有当年开小捷达时的激情了,一口气从日照跑到成都,中间在服务区小憩一下,2200公里25个小时就能到达,那些年我是真喜欢开车,小捷达那么颠也觉得非常舒服。

牛哥不喜欢自驾。

他认为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自驾也太危险……

成功也好,失败也罢,经历过就是你的,否则都是别人的经验与教训,不仅仅旅行苦,生活也苦。

我们家在这里有个亲戚,开饭店顺便卖烧烤,你知道有多忙吗?每天晚上都要忙到一两点。

昨晚11点了,媳妇让我去饭店帮着卸货。

这是常态。

能赚多少钱?

这些日子好一些,一天能有个一两千的利润,平时也就是三四百块钱,这还算日子过得不错的,就是太累了,一天见不到人。

孩子也帮着干活。

昨晚,儿子看中了一个机器人,我给买了,花了300块钱,我说儿子你不能这么花钱,咱家这么多机器人你还买,爸爸问你一个问题,假如爸爸和妈妈也是开饭店的,也是如此忙,你愿意帮着干活吗?

他说,这还叫事吗?

所以,我总有穿越般的恍惚,跟余欢等人在一起的时候,我仿佛是个小有名气的作者,长途跋涉时,我仿佛是一个行者,搬鱼搬肉的时候,我仿佛是个饭店的服务员,住在五星酒店的时候,我仿佛是个老板,我爹打电话问我有没有去给我爷爷上坟时,我才意识到,我是村里的铁蛋。

在听蓝调音乐的时候,我仿佛是个品位很高雅的人。

骑着摩托,听着《爱情买卖》时?

我,不过是个洗剪吹,吹牛B的吹!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s://www.goldxuan.com/1003027.html | 金选网赚博客

网赚研究院:GUAJIBA.COM专注手机网上赚钱兼职项目

该日志由 流星 于2016年02月05日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吹吹吹 | 金选网赚博客

吹吹吹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快捷键: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