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未分类 > 正文

画地为牢:改变自己才能改变别人

村子,南北走向。

北靠马路,南靠田野。

马路属省级交通要道,车水马龙,村北盖了两排沿街房,陆续开了汽修、饭店、旅馆……

驿站嘛,属于江湖,故事多。

例如?

前几年,司机喜欢喝花酒,那么饭店就要提供花呀,要么老板娘亲自上阵,要么闺女上阵,还有甚者一家人上阵,姑姑、姨妈、侄女、外甥女一起。

所谓的喝花酒,就是花式服务,陪司机喝喝酒,开开玩笑,做做表演,各类你想到的、想不到的表演,若是司机有别的需求,也满足。

我说的是前些年,当然最疯狂的不是我们这里,而是日照跟潍坊交界的地方,恰好处于国道206,那是出了名的红灯区,当年我在日照工作,很多人喝完酒就商量着一起开车去那里玩,还出过一个事,有人酒后开车去玩,玩完又开车回到家,回家倒头就睡,结果警察找上门,他急忙交代,找了俩。

其实警察找他不是这个事,而是中途他撞死了一个人,浑然不知。

我们本地有个作家写过一篇报告文学,关于花酒的,还获奖了,里面有个片段,青岛有个人,一看就是有钱人,专门跑去喝花酒,这些花酒一般是伺候货车司机的,有钱人咋也喜欢这口?

不是,他只是好奇,好奇咋还有这么重口味的表演?

关键是他想来体验俄罗斯轮盘, 10个小姑娘翘着屁股围桌子一圈,每个来一下,花酒所有的费用都在酒菜里,但是去喝花酒的人很少动筷子,桌子都一股骚味,别说菜了,一个小姑娘要多少钱小费?50元,所以青岛人觉得太便宜了。

花开几朵,各表一枝。

一条小河,把村子一切两半,河北边,称河北,河南边,称河南。

河北,靠马路,多做生意,饭店、超市、旅馆,主要服务过路车辆。

河南,多种地,要么外出打工。

我家住在河南边,从小父母就教育我们,少跟河北的孩子混在一起,容易学坏,每当别人问我哪个村的时候,回答完我都要加上一句:我家住河南。

要划清界线。

河南人是瞧不起河北人的,我们怎么骂河北的小孩,都骂婊子儿,现在年龄大一点的,口头禅依然是“你这个婊子儿”,别觉得骂得狠,就是开场白而已,中性的,相当于:你这个小混蛋。

为什么瞧不起河北人?

感觉他们良心坏了,有甚者,自家闺女读初二,不让读书了,让陪酒……

现在听着觉得不可思议吧?

我仔细一想,这是90年代初期的事了,20多年了,当时我才上小学,那时候,小学毕业典礼都是很隆重的,这代表着有人就真的毕业了,要出去打工了。

2/3的人能读完初中,有1/5的人能考入高中。

谈什么义务教育,到了初二就开始大面积辍学了。

该当兵的当兵,该打工的打工,该陪酒的陪酒。

就跟我姐似的能有机会去读高中,这是逆天的事了,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用吗?下来打工等着嫁人就行了,关键是也考不上。

落后不?

偶尔看穿越剧,我就在想,假如我能穿越回90年代就好了,我带着钱回去,让父母过的别那么辛苦,让姐姐们继续读书,我姐读完大学想继续读书,我爹是坚决不同意了,他供不起了,要求必须回来参加工作,一切要为儿子读书护航,就是为了我。

我高考的时候,我俩姐都参加工作了,就是为了供我读大学。

我二姐参加工作的时候,比她教的有些学生年龄还小,才20岁。

今年春节去四川,特别是去农村,有很多感触,但是我没敢跟媳妇交流,我怕她骂我,那里农村特别穷,真跟我们90年代似的,而且喜欢赌,就在村子中间,能遇到各种时尚女生,与村子的落后形成了天壤对比,染着黄毛,戴着墨镜,叼着小烟,拿着苹果PLUS,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歪头看着牌,手里熟练地把玩着打火机……

说白了,没人愿意让孩子去干这个。

可是,人穷志短。

小学时,我是班长,学校就在村里,小河旁边,我这个年龄的是女生多,男生少,那时我是绝对的焦点,女生都喜欢跟我玩……

我爹我娘不让。

因为最喜欢跟我屁股后面的两个都是河北的,而且家里都开饭店。

2011年,我去泰国,其中一个同学委托我帮着带个佛牌回来,我很好奇,带这玩意干嘛?

她说,因为我家干过那个,心里一直都是个事,想赎罪。

我送了她一个。

河北的那些人,靠花酒没赚到多少钱(不用交钱投资就能做的网上赚钱兼职工作),因为严打的时候基本上都被罚了个底朝天,另外也遭受了全村人的唾弃,他们普遍进城做生意去了。

后来混的都还不错,基本上都在城市里定居了。

河南的这些呢?

过去种地,现在还种。

要么就打工,出国打工。

比过去富裕了一些,但是各方面还是农民,过年的时候感觉特别明显,河北人回来上坟,一看就是城里人,我们一看就是农村的。

现在,又反过来了。

河北人瞧不上河南人,为啥?

咱没钱!

小时候,我们的世界小,总感觉村子就是我们的全世界。初中就到镇上去读了,我们村河南的跟河北的抱成一团了,因为我们是一个村的,新的歧视又出现了,我们歧视别的村,别的村歧视我们村。

而且那时有很多的顺口溜,调侃附近村庄的。

我们彼此这么调侃着,讽刺着。

为什么?

因为,镇就是我们的世界。

读高中,在县里,于是镇与镇又有了歧视,这么多年,我以为歧视没有了呢,前些日子认识了一群新球友,在一起闲聊又回到哪个镇好,哪个镇不好……

后来我在想,这是为什么呢?

因为,县就是我们的世界。

若是有球友是同镇的,见了面喊啥?

老乡,你好!

我在临沂实习的时候,人家问我哪个县的,于是又有了新的歧视,是县与县的。罗庄有个小子叫大飞,他录了一个视频,分析临沂各县性格,结果咋着?苍山人民直接组织了豪车队伍浩浩荡荡开进罗庄,要揪出他来。

吓得他急忙道歉。

这个事闹的特别大。

为什么大家如此的敏感?

因为,市就是我们的世界。

读大学的时候,同学来自山东各市,于是我们又有了市与市的歧视,青岛的歧视济南的,中国青岛山东济南,济南的又歧视淄博的,淄博烟台又歧视我们这些山沟沟里的。

我们又歧视更穷的地方,例如聊城、菏泽。

为什么?

因为,省就是我们的世界。

参加工作后,行走各地,接触了各个省的人,于是又有了新的歧视,省与省的,为什么?

因为,国就是我们的世界。

行走世界以后,我们又有了国与国的歧视,为什么?

因为,人类是我们的世界。

歧视来源于什么?

我们的眼界!

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,讲述了自然人的概念,就是我们属于地球人,一出生是没有任何标签的,我们的名字、籍贯其实都是一种催眠,你没出生以前是上海人吗?那你是否可以当美国人?是否可以当日本人?

都可以!

你可以叫马大帅,也可以叫李二狗。

都行,给你贴什么就是什么。

但是,界线往往引发歧视、战争。

战争就是由界线引发的。我是爱我国的,你是爱你国的,那好,咱干一架;我爱我的教派,你爱你的教派,那好,咱比划比划……

局部一点的战争,例如我们村河南与河北的冷战,相互瞧不上。

再大一点的战争,就如同苍山人民浩浩荡荡开进临沂,准备灭了大飞。

再大一点的战争,例如鲁苏争夺微山湖。

再大一点的战争,例如中东战争。

当我们在捍卫自己权利的时候,同时就在充当着杀戮者,所以普世价值观里没有界线的概念,不是教你爱村爱镇爱县爱省,而是教你爱人,有些更深,例如佛法是教你爱世间所有生灵,包括一只苍蝇,一棵小草。

我们爱的人是什么人?

他可以是欧洲人、非洲人,甚至是日本人。

有时,站在田野里,我在想,这片土地属于我爹吗?现在属于,但是这不公平,从全人类而言,这片土地属于全世界的每个人,因为地球是大家的,非洲草原不一定就属于非洲人民,也属于你,也属于我,还属于非洲的一头狮子或一头犀牛。

你能说珠峰是你的吗?

你死了,它还在。

所以,当我们考虑地球会不会爆炸的时候,是杞人忧天,因为对于人类寿命而言,地球就是永恒的,我们不过是地球的过客而已。

人类没了,地球还在。

我是不是应该进精神病医院了?

没有,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感想而已,人站的越低,越容易狭隘,狭隘就容易产生界线情怀,就如同每个朝鲜人都有一颗攻打首尔的心。

首尔怎么得罪你了?

什么深仇大恨?

当然,若是我在朝鲜说这样的话,我应该被绞刑了吧?

我去参观过悉尼大学,开放式的,特别特别的安静,整个大学像个花园?花园不够贴切,应该说是一个城堡,童话故事一般,特别的漂亮,我们队伍里除了我都像文人,我们坐在走廊里闲聊。

来了几个中国人,河南的几个官员。

特别特别的谦卑,奉上名片,是来给孩子考察学校的,他们以为我们是老师,聊了几句,我们也没戳穿这个谎言,怕他们失望。

其中有个说: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有的人负债累累也要把孩子送出来,真是不一样。

走的时候,其中有个握着我的手说:你们是社会的精英,是整个人类的骄傲。

哈哈……

当时,我拍了一组照片发给了媳妇,写了一句话:好好攒钱,有机会一定要送孩子出国读次书,真是不一样。

我要说的不是环境,而是氛围。

每周都有学术交流会,学生在台上分享,类似我们的公开课,主讲人是学生,海报栏里贴着很多海报,这些海报有很多是中文版的,包括探讨中国的历史人物。

出去次数越多,我感触越深,我们是世界的,世界是我们的,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都属于我们每个人,你去与不去,它都在那里,但是一旦你给自己划上了界线,无论界线是大是小,都是画地为牢。

今年,教育部部长提出,反对西方价值观渗透到教材里,大家其实并不听你说了什么,而会看你做了什么。

你们自己不都拼命地把孩子往外送吗?

国外那么差,你咋舍得把孩子送出去受苦?体验民情?微服私访?

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,就有帮派,有帮派就涉及到了站队的问题,其实也是界线问题。

例如,我组了一支羽毛球队,我希望每次比赛的时候,大家都积极参加,另外要珍惜我们自己的荣誉。

其实,他们的荣誉都是我一个人的荣誉。

我让他们珍惜荣誉的意思,就是替我珍惜的。

我们这里有请外援的习惯。

例如,我会请外省的外援过来,我可以请别人,但是我不希望我的队员去给别人做外援,经常有人过来借人,我是不允许的。

为什么?

万一他背叛了我咋办?

特别是球馆与球馆之间的比赛,你以前在我的队伍里,咋突然代表别的馆打比赛了?而且还是跟我单打,你说尴尬不?

那我就认定他的人品有问题。

可是,反过来想。

他不属于我。

他属于他自己。

他有权选择哪支队伍,哪个球馆。

可是,我是希望你一直为我效力,为我做牛做马,你若是跑了?那我就用舆论封杀你,到处给你散播谣言,说你这个人不行,在我们队伍里待不住,被我们清理出去了。

做领导的都喜欢控制。

例如,你既是我的读者,又是他的读者,我看到你们俩的合影了,那我可能就吃醋,你不是说忠诚于我吗?咋还背叛我?

其实,你应该忠诚于你自己,不需要忠诚于我。

我需要你忠诚于我的意思是,希望你只供奉我自己,别把钱财给了别人,你给别人多了一分,不就少给我一分吗?

20岁左右的时候,我就思考过这些问题,那时我在报社实习,在乡镇做过驻地记者,在交通局驻点过,还在乡镇派出所驻点过。

真是经历过人生百态。

那时去抓人,是真打,把人抓住以后,翻过来,屁股朝上,拿棍子打大腿上的肌肉,那人疼得翻滚,真跟杀猪似的,嗷嗷的,我从来没见过一个正常人那么叫过,比死了亲爹还疼……

有次,抓赌。

这些人在湖上钓鱼,其实是聚众赌博。

快艇一靠近,他们就开始毁现场,把麻将扔到水里,把钱塞进避孕套系上口扔进内舱,内舱里有水。

既然想抓你,肯定能找到证据。

不招是吧?

嗷嗷叫,一会就招了。

接着带回去。

回去的路上,接到了领导的电话,领导问,是不是刚抓了几个赌博的?

回答,是。

问,怎么处置?

领导说,现在是严打期间,该拘留拘留,该罚款罚款,严格按照程序办事,绝对不能马虎。

此时,一个人的江湖阅历就显现出来了。我在想,领导真是好领导,严格执法,积极监督。

事实上呢?

马上就放了,说服教育了一番,把没收的款也退回去了,有说有笑的送走了他们……

若是被人举报徇私舞弊呢?

无妨,下面的人顶着,因为领导嘱咐得很好,是下边人没有按照领导的意见办而已。

事后,我越想越觉得妙,怪不得说一流人才在政界,滴水不漏,说话要听话外音,当然做记者更是如此,你要知道什么能报,什么不能报。

什么能报?

你不想写的,能报。

什么不能报?

你认为应该写的。

你以为记者在写稿子的时候自己不恶心自己?

也恶心。

但是,没办法。

那时,所里有个老民警,老黄,蛮有意思的,一辈子不得志,没混个一官半职的,整天抱怨,退休没几年,肝癌去世了。

所以,每当看到喝酒不要命的,我就想起老黄来。

老黄一方面一肚子气,一方面又格外的乖,他非常懂得话外音,例如镇上开了一家KTV,领导让老黄带人去查查。

我喜欢凑热闹,他就喊我一起。

去了以后,训斥一番,要求整顿。

当时我就在想,领导天天在屋里,他咋知道这里开了一家KTV呢?为什么点名让我们来查呢?

后来,老黄就告诉了我其中的奥妙。

应该是KTV老板认识领导,打了个招呼,但是仅仅是打了个招呼……

来查的意思是说,需要表示。

那半年,我真是涨见识了,我一直都觉得当民警久了会得精神分裂,因为整天接触的都是负能量,以至于参加朋友聚餐大家也会觉得你两眼放电,仿佛眼神具有穿透性。

在官场,要听话外音。

看文章,也是如此。

不要看表面上写了什么,而是需要看从字缝里流露出了什么,没写的才是它的核心思想。

在球馆,能认识很多人,各个层次的,相比这个小县城的工资而言,羽毛球也是高消费,例如我们每天一桶球,65块钱,再加2瓶红牛,学球还要请教练,还要租场地。

所以经常会遇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俩人站在球场上,没球,在等。

球馆里也分两类人。

一类人,打球的时候带着球。

一类人,打球的时候不带球。

一个球最便宜也要5块钱吧?打双打的话,两三局就要换一个球……

我喜欢结交这些打球时拎着球的人,他们喊谁打球都拎着球,这些人要么生意做的不错,要么官做的不错,前者不差钱,后者不花钱。

你说跟这些人熟悉不?

熟悉,甚至天天见。

但是遇到事了,能找他们帮忙吗?

过去我认为,可以。

实际上,不能。

认识只能起到一个作用,就是他能帮着问问,但是不能帮你做什么,如果需要他帮你做什么,你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价值。

认识不代表就能省掉这个环节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没人有义务为你服务。

例如老人动手术,有医院的领导在这边打球,我能让他帮着打个招呼吗?他可能会答应,但是咱也觉得不好意思,也说明咱不会办事。

正确的办事态度是:你是我的桥梁,我希望通过你建立我跟主刀医生的链接,一定要给过桥费。

否则没桥愿意让你过。

总有人有这个误区,认为我们关系这么好了,找你办点事还需要那个吗?

当然需要!

后来,我在想,其实认识那么多人没用,我只需要留一个接口就行了,例如我跟本地知名画家玩好,其他的我谁都不需要认识,我需要找谁办事,我让画家做我的桥梁就行了,你帮我送谁幅字画,我来出钱,多简单?一举多得。

昨天,我给群上的朋友讲了个故事。

本地群,我加了三个,一个车友会,玩越野的,一个车友会,玩骑行的,一个羽毛球会,打球的。

里面都很热闹,整天在瞎胡闹。

我几乎不发言。

过节的时候,我挨着发个红包,一次100或200,这已经是巨额了,一般他们都发1块钱的,分100份。

我喜欢观察里面的细节。

例如谁喜欢抢红包,谁喜欢发红包,谁喜欢瞎胡闹,谁喜欢聊正事,通过这些我给这些群友打分,我觉得素质蛮高的,就私聊几句,单独聚聚。

还真约了不少。

你说了什么不重要,你做了什么很重要,很多细节都会透露出你的行为素质。

群上看似交际花角色的人,其实是最没有威力的,他貌似跟谁都熟,其实跟谁都没有深交。

在一个群上,最能蹦达的那群人,都是最无聊的。

但凡是稍微充实一点的人,就不会整天指望一个群去打发时间……

但是,他们往往给人很牛B的感觉。

我们有个读者有个微信群,偶尔也很热闹,但是我并不喜欢热闹,我觉得热闹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痛苦的,不关注吧怕错过了什么,关注吧又太无聊,信息不断地蹦出。

群真正的意义是什么?

不是聊天,而是一个球馆,是让彼此有了共同的桥梁,你们可以无缝隙地对接了,指望网上聊天而建立感情的,没戏。

需要走下去,面对面。

前几天,华子和从军过来,问我有谁比较值得拜访,我说杭州有个叫巴起坤的,值得一见,他代运营了N多网红的淘宝店,去年一个店做了8000万,网红是个趋势,别说网红了,就说网络作家吧,现在排名100名的网络作家的版税收入能秒杀一个省的作协主席。

为什么我搞签名书那么容易?

因为,一个知名作家的小说,现在首印就是5000到10000册,而我直接要2000册,你想想他能不重视吗?

而网络作家的首印量动辄就20万起。

作家里,莫言、贾平凹才能达到这个级别……

华子、从军、方薇他们接着去了杭州,见了巴起坤,我问收获大吗?都用了同样的两个字:震撼。

但是,拜访别人又会存在一个问题,就是别人为什么要见你?

群、球馆、车友会只是解决了一个问题,我们彼此可以直接联系上,但是你能让人愿意陪你吃顿饭,这还真是大学问。

你要评估别人的时间价值,从而去购买别人的价值时间,例如球友找我办事,让我好好给办,说以后也许能有相互用到的地方,他是卖手机的,意思是我可以去他那里修手机……

我心想,你这就是没评估好时间价值。

我替你跑一趟,就来换这个人情?

我即便真帮了你的忙,也是看在球友的份上,而不是所谓的互换价值,你提供给我的价值对于我而言,可以忽略不计。

一方面,我们内心要脱离界线,从而拒绝偏见和偏激。

一方面,我们内心又一直在寻找界线,寻求抱团取暖,于是我们拼命地在找共同的标签,例如吃饭时喜欢攀老乡。

我讲的这些东西,听起来很荒唐,其实都是交际常识,没人应该为你做什么,同样的机会,为什么有的人被热情招待,有人被应付过去,甚至被拒绝了。

原因很简单。

你不知道别人幕后付出了什么。

一切情感的本质就是价值交换,包括你爱对方爱得死去活来,这也是价值交换,你承认与不承认,它都是事实。

对方被火烧的不像人样了,你还爱吗?

她还是她,你咋变心了?

所以,打球的时候,主动拎个球过去,大家都看在眼里,虽然微不足道,另外不要觉得跟谁称兄道弟就真是哥们了,那只能说你们彼此面熟而已。

真需要别人为你办多大价值的事,一定要给予相应的价值,而且是先付出。

还有一点,学会给予。

在球馆里遇到不错的朋友,我都是先送他们一抱书……

所以,同在一个群上,每个人遭受的待遇不同,看似是别人的歧视,其实是自己的问题,就如同朝鲜整天都觉得全世界在排挤自己。

是吗?

别人对你的态度,取决于你对别人的态度!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s://www.goldxuan.com/1004095.html | 金选网赚博客

网赚研究院:GUAJIBA.COM专注手机网上赚钱兼职项目

该日志由 流星 于2016年03月28日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画地为牢:改变自己才能改变别人 | 金选网赚博客

画地为牢:改变自己才能改变别人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快捷键: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