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未分类 > 正文

我反对

在球馆遇到了馆长。

他招呼我:小董过来。

我问,啥事?

他说,我给你提供个素材,南环路那个红绿灯总是坏,经常发生事故,这个问题你应该去写写,这才是真正的民生。

我说,不能写。

他问,为什么?

我说,惹是非。

他说,这不是作家的责任吗?

我说,是,但是容易把我自己搅和进去了,我在论坛上一写,肯定有人找我谈话,我要急忙求饶:不敢了,不敢了。

刚回来那半年,真受不了本地的交通秩序,太乱了,闯红灯、逆行都是常态,那时我开辆大皮卡,遇到闯红灯的,我就是不让,你敢闯我就敢撞。

我生气,想做一个教育者。

后来想想,纯粹的惹自己生气……

有次,一个奶奶带着孙子过马路,红灯,他们闯了,我放下玻璃指了指红灯,她嘟囔着骂了几句,我的意思是带着孩子千万别闯红灯,你这把老骨头挂了就挂了,别搭上孩子。

我父母认识红绿灯,但是也不懂红绿灯,经常搞反。

他们进城第一件事,就是我给他们科普什么是红灯,什么是绿灯。非机动车有个误区,认为左转的时候可以跟机动车一样直接转。

错!

必须先直行,再左转直行,过两次红绿灯。

我家门口有个红绿灯,算是本地最繁忙的红绿灯了,我家出门是单行线,很多人为了方便直接选择逆行。

我给媳妇科普过,绝对不能逆行。

前几天我回家,正好在路口遇到了媳妇的车,她在逆行,我直接把她堵住了,把她教训了一顿,她认为我小题大做,大家都这么走,你正经啥?

我心疼的不是罚款,何况本地基本没有罚款,我心疼的是万一撞了呢?

差不多半年前吧,小区群上发了一组照片,一个男子骑摩托车跟骑自行车的学生撞了,男子当场死亡,就在这个红绿灯的位置。

我也没在意,因为这样的新闻见多了。

我回家才知道,死者,我远房亲戚。

人都走了,就啥也别说了,也别说违章了……

馆长有正义,但是他不会写,希望我来呼吁,但是我知道呼吁也白搭,本地的交通秩序与居民的综合素质是成正比的,城里住了太多农村人,经常遇到这么一个场面,白发苍苍的老人骑个三轮车在逆行,你说我让还是不让?

肯定让。

我能说他吗?

不能!

最初是愤怒,久而久之是接受,我现在已经蛮适应这种节奏了,转弯的时候偶尔也压实线,大城市来的朋友总是喊:别,别,压到罚款。

罚啥款?我又没给压坏。

安全意识淡泊,从民到官都是如此,从一点就可以看出来,大家普遍酒驾,顿顿要喝点吧?喝点要开车吧?被查到?

巴掌大的地方,谁不认识谁呀?

只要别太过分,例如出了事故之类的,没人故意刁难你,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,从来没遇到查酒驾的。

在四川遇到过,检测仪器坏了,那交警很有意思,让我朝他袖子上哈气,他闻闻……

馆长反映的那个红绿灯,我认为出不了大事故,车速慢。

我觉得出事故最多的一个路口是出城的那个路口,没有红绿灯,而且恰好是外环,大货车下了高速都从这里绕行,而且路两边的草特别深,看不到大货车。

这里经常发生交通事故。

一发生就是大的。

我回父母家必经这个路口,每次我都要小心翼翼的,要确保绝对安全我才通过。

这里缺个红绿灯。

但是我知道反映了也没用,装个红绿灯不是反映就解决的问题,是个系统的问题,我还是别操心了,咱自己仔细点就是了。

我叮嘱媳妇,路过这里的时候一定要确保左右没有大货车通过。

大货车是刹不住车的,也懒得刹,因为开惯了大车会有强者思维,知道小车会躲自己的,我开货车的时候就是如此,小车跟你抢道,你只要敢抢,对方一定选择躲得远远的。

前天,我跟儿子去放风筝,路过这个路口。

左边没车,右边有个大货车,但是距离我至少有20秒的时间,对面有个大货车,距离我大约20秒的时间,我有相对比较安全的时间通过。

我刚通过到正中间,对面的车子突然选择了左转,至少提前了10米,违章了。

眼看就要撞上了,我一脚刹车,接着一把方向打向了左边,同时观察左边有没有来车,发现没有来车,我一脚油门过去,回到右边车道。

整个过程完全是潜意识的反应,回到安全位置我才松了一口气,回想,后怕,在错车的那一瞬间,我瞅了一眼大货车司机,他在打电话,压根没有看到我的存在。

我在想,假如是媳妇遇到这个问题,可能就真出问题了,这需要绝对的冷静和一流的应急意识。

按照常规,我已进入十字路口,他未进入,我速度快,他速度慢,我直行,他左转,必须先让我,但是他提前左转了,等于封死了我的去路。

这个问题的根源是什么?

没有红绿灯。

若是有红绿灯,绿灯一亮,大车可能还没起步,我已经顺利通过了。

这里真的缺个红绿灯。

我突然想起了馆长,他那天为什么给我提出这个建议,可能他在经过他家门口的那个红绿灯时被吓了一顿,否则也不会产生这个感悟。

虽然,我很希望这里装上红绿灯。

可是,我还是不敢发声。

咱管不了,只能惹自己一肚子气,何必非去较真呢?虽然时代需要较真者,但是较真者往往成了炮灰。就如任志强,大家在纷纷拍手叫好的时候,我又在想,任志强到底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要割喉呢?今天割的是他,明天割的可能就是我们,因为我们连最基本的言论权都没有了,虽然内心是这么想的,但是还是不敢去表达,只能拍手叫好:封的好,让你乱说!

枪打出头鸟!关键是,咱鸟头就算出了也未必能解决问题。

我还是明哲保身,做只缩头乌龟吧!

写了,没发。

2011年,我们去穿越可可西里,当时是8月份,蛮热的,翻过昆仑山,下雪了,路越来越不好走,大车都停靠在路边,等待雪停。

我们继续前行,特别慢。

8小时走了不到100公里,一天没吃饭。

饿得要命。

内战开始了。

里面有个队友是贵州的,叫豹,他爆发了,罗列了我N多缺点,例如缺少组织能力,缺少风险意识,缺少……

总而言之一句话,懂懂这个人的人品也不行。

他一爆发,大家就跟着埋怨,但是不好意思直接埋怨我,埋怨天气,埋怨自己,问自己为什么好好的日子不过,非跑来穿越什么可可西里?

有个女生后来在游记里写过一句话:但凡是稍微充实一点的人,也不会去那种鬼地方。

我没解释啥,因为到了青藏高原就是如此,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下雪纯属意外,若是真到了雪季,大货车早就停运了,另外这种雪很快就融化了,没啥。

晚上,我们停靠在一个小镇上,吃牛肉拉面。

当时我们是四辆车,决定举手表决,你既可以选择前进,也可以选择后退,但是有一点大家已经慢慢达成了共识,就是雪是临时性的,没啥威胁……

举手,全票通过,继续前行。

次日,早6点出发。

豹又爆发了,理由是太赶了,晚上12点才休息,凌晨5点就起床?我们到底是出来旅游还是遭罪?旅游不应该是享受吗?

反正嘟囔了一路子。

对这些我早都麻木了,倒让我觉得他LEVEL有些低,他适合跟团旅行,不适合玩穿越级的,这算啥?我们进藏的时候哪天不是12点睡觉,哪天不是6点出发?堵在路上一堵20个小时都是常态,从山东到西藏来回9000公里,你想半个月往返,你想想一天要跑多少公里吧?每天至少跑10个小时!

走川藏线的时候,我们在通麦天险堵了36个小时,你想想吧,悬崖峭壁上,一不小心就掉进雅鲁藏布江,谁抱怨了?谁都没抱怨,这就是自己的选择,是享受这种痛苦的旅行。

我觉得豹就是个愤青。

队伍里有个大姐,50来岁,机关公务员,她给过我名片,但是建议我不要公布她的身份,她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是个家庭主妇,大姐姓姜。

有天,吃过饭,姜姐找到我。

她提议,开个座谈会。

所谓的座谈会,就是轮番批判我,大家抱着让懂懂成长的心态去提一些建设性的意见,大家都希望玩的开心嘛,那咱有情绪都释放一下吧。

轮番轰炸我。

有妹子在认真地帮我做笔记,记录我这个人的缺点。

批判到最后,大家都笑了,突然发现氛围好融洽呀,大家一起唱起了韩红的那首歌:我的家乡在日喀则,那里有条美丽的河,阿妈拉说牛羊满山坡,那是因为菩萨保佑的……

那是我听过最好的合唱,也许是身在青藏高原的缘故,这歌好听,女生都把自己唱哭了。

姜姐站出来了。

她提议:小董咱也批判了,以前算是磨合期,接下来呢,咱要把这次行程搞好,要做到每个人都身在其中,积极参与。

然后,她对大家做了分组。

有负责帐篷的,有负责做饭的,有负责财务的,有负责倒热水的……

每个人都有职责。

第二天,局面接着变了,仿佛每个人都是组织者,只有我自己是游客,每到拉面馆,负责打热水的妹子就把大家的水壶全部抱过去,挨着给加上热水。

负责加油的备用司机则带着财务去镇上加油。

点菜的专门负责点菜。

每天都开一次小的座谈会,轮番做主持,可以谈谈自己的人生,谈谈自己的理想,也可以哭,也可以笑。

旅行结束后,大家都舍不得分开,在西宁机场送走一个,哭一个。

都哭的跟孩子似的。

姜姐是西安的,她原计划飞回去,我开车回山东,顺路捎她到西安,沿途我们聊了很多。

她跟我讲:带团队的核心是搞政治,政治的本质就是群体艺术,一定要做到引发,豹子引发了负能量,大家看你以及看这场旅行都是负面的,那么就需要让大家把情绪释放,所以批判了你,批判完以后,就成正能量了。

我说,很感谢你。

她说,豹子这个小伙子以后应该不会再跟大家联系了。

我说,我也这么认为。

她说,回去后,你把这次费用退给他。

我问,为什么?

她说,他是一肚子气的,你这么一主动,他就尴尬了,气也就消了,否则他会成为你的炸弹,四处造谣惹是非。

我说,懂了。

回到家,我联系了豹子,把钱退给了他,他不好意思要,退回来了,我又给退过去了,他又退回来了,我送了他一块松拓的手表,这页算是翻过去了。

深度旅行,每个人都会变得陌生,包括自己看自己,例如我在山东的时候,我是有各种身份的,扮演各种角色的,例如我父亲的儿子,我儿子的父亲,拥有粉丝的写手等等,那么我并不了解真实的我、赤裸的我。

当进藏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变得很陌生,例如自私、卑鄙。

不仅仅是我,每个人都有类似的觉察。

2012年我们进藏的时候,有个队友恍惚了,甚至有自闭症的倾向,回来后见到谁都不好意思打招呼。

我问牛哥,这小子咋了?

牛哥说,他找到自己了,有些不敢认。

我问,自私?

牛哥说,他以前不认为自己自私,去了拉萨发现自己自私,接受不了真实的自己。

这个说法,只有经历过才会懂,所以遇到骑行拉萨的,我总问一个问题:你们是原装队伍吗?

几乎都不是。

骑着骑着都散伙了,甚至同学之间都成了仇人。

夫妻呢?

有离婚的。

我法院的朋友跟老公自驾去拉萨,到了拉萨她直接飞回来了,老公自己开车回来的,回来就离婚了。

都说认清了对方的真面目。

人在一个不承担社会角色你只是你的环境里,会表现出人性最真实的一面,或善良,或自私,或丑陋,真实得让你觉得害怕……

在路上,搭车的女生特好泡,为什么?

在整个路上,除了你,她没有任何靠山、熟人,你就是她全部的焦点,你长的丑无妨,就是爱你,至少此刻是。

天涯上有个帖子很火,有个常年往返成都与拉萨的司机,他写了自己的艳遇史,睡过100多个驴友。

就是这个心理。

你可以鄙视他,也可以鄙视她们。

但是,在那个环境下,你就是他,你也是她们。

俄罗斯有个视频很火,一个人拿1万卢布去试路人,不到1000块钱,例如让男生穿着衣服当着众人的面跳进湖里,例如让女生到车里让自己摸摸……

甚至让女生舔自己的鞋底。

我们会吗?

肯定不会!

前些日子,中国有个测试团队也做了一个类似的视频,拿1万元随机测试情侣,问女生是否愿意陪自己去酒店待一个小时,把这1万元给男朋友,若是不愿意,可以不断地加码,一直加到10万元。

结果?

男生怂恿女朋友去陪。

女朋友自己也同意,想想家里的房贷、车贷。

假如问我?

我肯定不同意,10万元就想睡我女朋友?

没门!

看这个视频,我在想视频后的故事,当女生跟着对方去了房间才知道这是一个路边测试题,她会不会特别生气?

仿佛自己丢了10万元?

男生是不是也觉得自己丢了10万元?

女生会不会觉得很恶心?感觉自己在男朋友面前这么廉价?为了10万元就让自己去卖?

凭空产生了这么多矛盾,你说测试小组坏不坏?

人家俄罗斯做测试的那个是真给。

你是假给!

我在想,假如宝马4S店推出一项服务,只要陪宝马经理睡一次就送一辆宝马3系,会不会满城尽飙宝马车?

女人会不会心动?

老公会不会同意老婆去换个宝马?

是宝马重要还是道德重要?

例如偶尔闲聊的时候,我问女生们一个问题,给你们100万现金,你们睡不睡?

全是NO。

为什么?

她们都知道这是测试题。

而路边测试为什么更贴近人性真相?

因为,他们感觉那是真给。

而她们知道我是假给。

当知道是假设时,人们总会习惯性把自己高尚化……

每个人都有砝码的,如果陪睡一次可以免试考上公务员,那可能床都压塌了,我们总喜欢谈忠诚,忠诚于国家,忠诚于事业,忠诚于家庭。

我们真的忠诚吗?

有个小伙子是在网上卖外国油画的,这个市场有个特点,只要是国外的价格就会很高,哪怕是朝鲜的也能卖到1万元以上,而国内的油画普遍就是1000元左右,我说的是淘宝拍卖市场。

小梁想做这个市场,他有销售渠道,也就是说卖不是问题,关键是货源解决不了。

例如日本的油画、欧洲的油画。

小梁去找牛哥。

牛哥的建议是:挖墙角!

小梁瞬间领悟了,先挖了同行的部门主管,给出了双倍的工资,你在原来公司年薪10万,那过来吧,给你20万。

然后由这个部门主管把欧洲、日本的供画渠道给挪过来了。

我也做过一段时间的油画,我主要做芬兰、德国、日本的,主要是读者帮我去搜集,然后我在国内销售,特别是欧洲油画特别便宜,我曾经淘过一幅油画100多年了,才卖2万元,拿到国内就能卖10万以上。

但是面临着同样的问题,就是一旦供货渠道熟悉了你的套路,他就不会跟你合作了,自己就能卖,何必找你呢?

背叛的问题。

背叛我又没有成本。

牛哥说,以前做电动车都是这么搞,新上一个工厂,没有技术人员咋办?很简单,去同行挖,直接给双倍的工资,把管理层拉过来,就等于组建了一支成熟的团队。

从这点可以看出,对待事业,我们只忠诚于工资(月入1000元的兼职)。

不能说谁背叛了你,只能说你给予的已经满足不了对方了,假如韩国欧巴,我媳妇的偶像来追我媳妇,你说她会走吗?

不走,说明她太傻了。

人是简单的,简单得就跟一头猪一样,我看过天葬,死者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,平铺在草地上,一群秃鹰扑上来,先啄内脏,然后是大腿、胳膊上的肌肉,老喇嘛拿锤子不断地敲打着坚硬的骨头,最终只剩个鲜红的头颅了。

都被吃了。

一切都结束了。

我觉得这种信仰又蛮好的,至少能安慰自己,也可以理解为欺骗,告诉自己孩子是去了天堂,不用担心,不用害怕……

因为我们没有信仰,又知道生命短暂,所以总是害怕失去,怕生病,怕死亡,甚至怕孩子冻着饿着,昨天在路上遇到一个大姐,她叫住我:懂懂,我觉得你写的你媳妇就是写的我。

我说,那很简单呀,你去上班呀!

她说,你说的我都懂,但是我生怕没人照顾孩子。

我说,你死了,孩子也能长大。

她说,我知道,可是不忍心。

我说,那就没救了。

她说,什么道理都懂,就是不想把孩子交给别人去带。

我说,我以前总觉得媳妇特别笨,开不了车,于是我是拒绝她开车的,后来她有车了,开得蛮好的,其实学会相信别人是一大进步。

她做不到,还有一个原因,家庭没有经济压力。

我说,你老公是瞧不上你的。

她说,我知道。

我说,那去读书呀!

她说,从小就不喜欢读书,咋可能去读书呢?要是喜欢读书也不至于今天这样!

对,她说到根上了。

那天,打完球,我出门,我平时去的球馆在校园里,恰好遇到孩子放学,俩孩子在打架,大孩子打小孩子,打得很猛。

校车司机上来就给了大孩子几个巴掌,踹了几脚。

有人在录像。

我在想,要是发到微信朋友圈,这个校车司机要下岗了,甚至被人肉,因为看视频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化身。

我全程观战了,其实校车司机才是正义的化身,他要是不这么做,那个大孩子能把小孩子打死,真是往死里打,把头按到水泥地上反复地撞……

我都想踢他几脚。

对人性认识越深,越不想去赞美什么,也不想去批判什么,因为那只是人性而已。

东营发生了一个事。

在游乐场,一个男孩把一个女孩弄倒了,女孩父亲接着一脚把男孩踢倒了,男孩疼得很久没爬起来。

这个视频被传到了朋友圈。

结果?

人肉出来了。

有打电话骂他的,有去堵门的,有泼墨水的,有组团去打他的。

我在想,这个人在东营是待不下去了。

这个事,其实是可以理解的,一个做了父母的人是看不得孩子受半点委屈的,儿子做体检的时候,一个护士给一个小孩扎针,两次都没找准血管,应该是个实习生?家长接着给了她一巴掌。

家长其实也是无意识的,就是心疼孩子了。

以前我真不理解。

现在,真的理解。

也不是故意的,可能就是瞬间控制不住情绪了……

我在我们群里,也会遇到较真的人,就跟豹一样性格的,什么事都较真,从我个人成长而言,我应该是尊重百家争鸣的,谁说什么我都要接受。

但是,有些时候还真讨厌他。

因为负能量是很容易被引发的。

那咋办?

拐弯抹角就把他赶走了。

我在努力地保证整个舆论的正向性、可控性,例如有人说什么烂书?不就是签个名嘛,现在谁还看书?

大家一想,的确,不就是本书嘛,又没啥价值。

但是如果有人反着引导呢?

例如贾平凹是谁?莫言是谁?是大作家呀,咱的书上有他的亲笔签名,这是千金难求的……

那又是另外一个场景。

人,总是容易得意忘形,好为人师。

人家客气一番:有意见尽管提。

你可千万别傻,以为真的可以提,谁喜欢被挑刺?你挑了刺还要补上一刀:我是为你好!

算了吧!

这一期我送的书是尤凤伟的《沧海客》,原名《中国一九五七》,这本书写得非常好,写的反右运动。

大家可能只记住了文革浩荡,其实对于中国知识分子而言,反右才是真正的灾难。

反右运动是怎么来的呢?

毛主席说,咱呀,要百家争鸣,大家多提意见。

于是,舆论开始引导百家争鸣。

一时间,各学者纷纷表达意见,又是提出了要民选,又是提出了各党派轮流坐庄。

你这不是蹬鼻子上脸吗?一看,这架势,你们是要造反呀?

反右就是这么来的!

让你提意见?让你牛B?你还轮流坐庄?!

看你还敢不敢?!

有被打成右派的老教授,即便是今天,跟人聊天的时候都要先关上窗户,生怕窗外有耳……

老教授看来的确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。

你不知道,现在可以录音吗?!

历史,从来都是不断重演的,那天我调侃了一句:群上的这么多朋友,今天可以说是我的读者、我的朋友、我的支持者,但是若真的有那么一天,你们就是我最强有力的批判者,我开过的玩笑、我说的话,都会成为我的罪证。

还是好好对大家吧,为了到时大家踹我的时候,脚下留情。

轻一点,我疼!(懂懂日记)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s://www.goldxuan.com/1004246.html | 金选网赚博客

网赚研究院:GUAJIBA.COM专注手机网上赚钱兼职项目

该日志由 流星 于2016年04月04日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我反对 | 金选网赚博客

我反对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快捷键: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