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未分类 > 正文

爱是你我

我写过多少故事?数不清了,有些已经重复了,是不是枯竭了?

其实,我口袋里还有好多故事,或不想说,或不能说,我写的是日记,其实又不是日记,若真是日记,那我可以在文章中肆意地打嗝,大声地放屁。

我要顾及太多,或是顾及读者的感受,或是顾及我的面子,我还是要装得清纯一点,不能心里想什么就写什么,例如我想睡对面小区那个短发女生……

偶尔,我也追剧,英美剧。

我喜欢那种直白,甚至坦胸露乳,该啪啪的时候,真是从头啪到尾,毫无避讳,甚至在镜头前尽情地甩动着咪咪,例如《国土安全》里的男主角的媳妇,她真名叫莫瑞娜·巴卡琳,长的超级像赫本,在电视剧里的床戏,她都是精光的,特美,特性感,没有任何低俗的感觉,反而觉得美得真实,美得大胆。

我一直在想,国产剧为什么那么娘?到底是被谁给阉割了?

首先,观众接受不了,我们习惯性地站在道德制高点,刚参加工作时,我去车站接女朋友,接着来了个大拥抱,还亲吻了一下,旁边的大爷戳了戳我,教育了我半天,意思是伤风败俗,现在年轻人越来越不像话了。

其次,审核通过不了。

还有,编剧说服不了自己,总是试图去传递正能量,一旦内心有邪恶的想法,就觉得自己咋这么龌龊?要是评选最黄的名家名作,我觉得《废都》排名肯定很靠前,这本书真的很黄吗?一般吧,很多人都当黄色小说看了,其实这本书写得非常好,我读过三遍,我觉得这就是贾老师的亲身经历,他应该是阅人无数,否则不会对女人这么熟悉,还知道白虎很滑溜……

我读这本书,可能比普通读者感触更深一些,因为我也是一个作者,也有着庄之蝶类似的粉丝效应,他经历的很多事,我都是感同身受的,我以前就写过,但凡是能登台演讲的人,就不会缺女人,因为台上与台下的气场不同,台下女生求睡还要排队,这是真事,有个很知名的写手,公众帐号特别火,他不婚、不恋,给人的感觉是单身主义者,他去浙大做了一场演讲,交了个小女朋友,才19岁,现在天天带着四处演讲。

前些日子我还见他了,带着她,她装得很像,仿佛是经纪人的角色,这点是瞒不过我的,当年我经常跟这些做培训的人在一起,哪个没有几个小情人,都是由粉丝转化而来的。

我佩服贾平凹老师,在20年前就敢这么大胆,他写了他想写的,纵然获取了无数骂声,但是时间给他正名了,《废都》如今已经不再是禁书。

还有教人泡枣的《白鹿原》,我一直在想,陈忠实老师有没有泡过枣?若是他50来岁,我真敢问他这个问题,但是他70多岁了,我就不好意思问了。

我觉得,他肯定吃过。

上次莫言谈过一个观点:性爱描写所达到的艺术高度,是衡量某一时期文学水平的标准。

莫言,你真好!

每天都有朋友帮我整理当天热门文章,我觉得这些文章都太正经了,就如同有朋友让我帮着修改演讲稿,我看的都想吐了,真扯蛋,但是这就是他们认为的正能量,认为文章就应该这么写,我很少能看到让我觉得惊艳的文章。

多数作者都还自带防火墙,所以不敢堕落,生怕被骂低俗,所以在文章里,他们不会自私,不会好色,不会欺骗,不会背叛,他们没有打开内心,总认为这样就能教育好读者。

你太不懂读者了,读者已经成熟了,他们追求真实大于虚构。

那天,我在微信上看到一篇文章,属于比较私密的,一个大姐去北京工作一年,约了42次炮,她记录了全过程,是讲述了这些男人给自己留下的印象,没有太多的过程描写,更多的是一些交往经过的描述,非常打动我,我在想,这才是我想要找的文章。

她淫荡吗?

据她自己讲,去北京以前,从来没出过轨,至少从文字上来看,应该是真话。

我在微信上跟她交流过,算是半采访了她,还看过她的照片,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妇女,贤妻良母型的,她说的我都懂,她说只身在北京工作,压力大,又没有亲戚朋友,回到宿舍总觉得冷清,于是就玩漂流瓶……

回到家乡,一切又回到了从前,又成了好妈妈,好老婆,只是自己觉得恍如隔世,于是才决定下笔写写,仿佛在讲述别人的故事,她讲得很平静。

我没觉得她淫荡,一切都是环境使然,当然也可以给她贴个“潘金莲”的标签,我倒觉得女人应该读读那篇文章,因为会在里面找到你的老公,她约的每个男人都是很正经的,有领导,有学生,有足球运动员,有歌手,有白领,有小老板,约的前提是必须戴T,有人脱了裤子就软了,有人上去就冲刺,她以为是百米短跑,结果对方跑了个马拉松,有大的,有小的,有长的,有短的,有温柔的,有野蛮的,有喊娘的,有叫闺女的,有瘦得皮包骨头的,有胖到200多斤的,我一直怀疑那个性感的胖子到底是不是大伟……

我从晚上8点看到了凌晨1点,真过瘾,没觉得黄,只是佩服大姐的细腻,越看越吃醋,我咋没遇到她呢?文字给人留下了太多遐想,我也应该写写,太过瘾了,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,回味无穷?

我敢写吗?

不敢,我怕别人对号入座!

好了,言归正传,继续今天的流水帐。

早上6点,我打开微信群,跟大家打了个招呼。

老五在线。

他说,董哥,我约了赵老师,公涛帮我约的。

我问,啥时见?

他说,中午。

我问,你在日照?

他说,在。

我说,那我也去。

我收拾了一下,接着就出发了,因为我要去给老五送签名版《白鹿原》,我跟大家承诺过,凡是买我书的,我都给亲自送上门,老五来日照了,我跑到日照给送总比跑到上海近吧?

我回仓库取上书,就奔日照方向了。

老五为什么会找赵老师?

可能是源于我一句话,老五想行走108个寺院,开光佛珠,上次问我,我给他的建议是,时间要长、跨度要大,就跟唐僧取经一样,要突出“难”,若是坐飞机直飞印度,哪那么多故事?就因为艰辛才博取了大家的关注,取经真难。

谁走过这么多寺院?

赵老师为了写《双手合十》,用了四五年的时间行走于这些寺院,去跟僧人同吃同住,前后走过400多家……

于是,老五想拜访赵老师,聊聊佛教,他找公涛给牵的线。

到了日照,遇到公涛,说是已经把老五送过去了,我跟公涛去喝茶,先别去赵老师家里了,我的意思是老五是需要私人空间的,若是外人在,可能有些问题无法交流。

另外,吃饭的时候我再出现,还能给赵老师个惊喜。

公涛说,现在有个特别巧的机会,弘法寺那边有个运昆仑佛玉的活动,从新疆到深圳,全程106家寺院,全部开光,我给你看看线路图,绝对震撼。

我说,这个机会适合老五。

他说,是的,我跟他讲的时候,他两眼都绿了,因为这石头走到哪家寺院,肯定都是最高标准的开光仪式,他只需要把佛珠顺便放上就可以了。

我问,要多少个护法?

他说,16个。

我说,其实不一定要做护法,只要能做随从就行,例如开个车,就当车队保障车,拉行李,运物资,只要能获取随同的机会就可以了,你的关系多硬?

他说,我同学在里面做义工。

我说,那白搭,需要老五自己运作,你的价值其实是提供了这条线索。

他说,是,我让老五飞深圳,自己去公关。

我说,哪怕捐100万,这个事也是值得的,因为一生可能只有一次机会,抓不住就抓不住了,自己行走未必能遇到这么隆重的开光仪式,准确地讲,这就是老五的缘分到了。

一起午饭……

老五在请教赵老师一些创作方面的问题,例如什么是带入感,如何做好带入感?应该如何规划一本书,如何提炼自己的提纲。

老五的意思是想写本书,写写自己的创业经历,写写一路帮过自己的人,同时又能把自己拔高到一个全新的高度,想写多本书,其中还写写108佛珠开光的故事。

饭毕,老五跟着我,去我家玩,路上又谈到了他出书的打算。

我说,出书不难,谁都可以出,但是一定要问自己,出书的目的是什么?是成名?是名片?是说明书?

他说,我想记录一下,感恩一下我的哥嫂,从小是他们把我带大的。

我说,懂了,就是想感恩。

他说,是的。

我说,出书是这样的,你要表达的和出版要求的是两回事,每个准备写书的人都希望把整个脑子写出来,而出版只需要你表达一些点就可以了,所以在准备出书前,不是要先写,而是要先找编辑谈,让编辑来给你规划,建议你选择什么切入点,写给什么人看,以什么主题来表现,会达到什么效果,列个大体的提纲,你根据提纲来写。

他问,不是先写吗?

我说,先写,白搭。

他要写的图书属于小类目,不属于小说,很难火,所以需要先规划后写,假如是小说或纪实呢?那要反着做,先连载,先有人气,火了以后出版社抢着给你出,所以总有人问小说如何出版?这句话不需要问,你的小说真好,直接去天涯试试水就行了,那里有无数的星探。

路上,他跟我谈了谈他做的风水产品,一个月有50多万的利润,但是总觉得有危机感,因为同行越来越多,于是他想切入佛珠领域。

他问,你如何看待切入感?

我说,切入感就如同哄小孩,要抓住他们的注意力,同时要引发共鸣,就是要让读者有一个感觉,一拍大腿:这就是写的我。所以要表达出你的真实情感,越底层越好,我们普通人写文章,很难挖掘内心,因为我们不敢挖掘,我的文章没有太大的特点,若说有点核心竞争力,就是挖得深了那么一点点,是大家认可但是不愿意承认的心理,我还可以挖得更深,但是我已经说服不了自己的内心了,为什么老外的电视剧那么受欢迎?因为他们挖得更深,甚至会挑战伦理、道德、信仰……

核心在于共鸣!

老五说,董哥,我看蝉哥在上海,我能去拜访吗?

我说,我不能随意支配别人的时间,哪怕是兄弟的,我能帮到你的就是可以让你出现在文章里,当你再去找别人的时候,别人一看,你就是懂懂前几天写的那个谁吧?

我能起到这么一个作用。

例如腚疼初次去赵老师家,阿姨也认识腚疼,天天看懂懂写,仿佛已经对这个人物很熟悉了。

老五问,我要不要先拜师,我看他要招108个徒弟,后来改为了1080个徒弟,每个交365元。

我说,在于你呀!

他说,我觉得这个思路真好。

我说,无论什么年代,无论什么时期,想赚钱的永远是主流群体,初中生暑假做什么兼职赚钱,大家到处在寻找出路,若是几百元就可以拜师,大家都乐意,又没啥风险,但是对于一个品牌而言,等于瞬间多了1000多位得力的推广者,每个人至少能影响100个人,这就是裂变力,徒弟比代理更忠心。

他问,我能借鉴这个模式吗?

我说,做这个的前提是产品过硬,否则会成为双刃剑。例如腚疼,我最初就是帮他这么规划的,把3+1做成一个套装,贾平凹签名的《秦腔》、刘震云签名的《一句顶一万句》、张炜签名的《古船》,外加一本签名书,也是名家的,随机,把这个套装当成自己的王牌产品去推,毕竟都是泰斗级的作家,而且都获得过茅盾文学奖,卖多少钱呢?298元,成本是216元,每套有80元的利润,每天卖10套不是问题。

他问,腚疼为什么不好好执行?

我说,他内心被放大了,已经看不上一天几百元的利润了,而且这个事还有个优势,就是独家资源,我为他零利润供书都没问题,这些书别人都没有,包括整个市场上的书,都是从我这边拿的。很多人肯定想跟着腚疼做签名书,那怎么做?买一个套餐自动成为代理,然后给他们一个图书列表,一个价格体系,他们自己发广告就可以了,由腚疼给提供一件代发,我天天写他,能给他带去几千个粉丝,瞬间能产生几百个代理,一款新书,瞬间就能卖光,当你能消化掉1000本书的时候,你已经是出版社最大的客户了,不信?你随意搜索一本文学书,你在当当上下单200本试试,肯定缺货,连当当都进不了200本的。当你拿着1000本的量去找作家签时,谁会拒绝你?等于为自己培育了1000个新读者,作家求之不得,我们现在找一些名作,出版社库存很少很少,有些茅奖作品库存都不到500本,我说要1000册,出版社要反复确认,以为忽悠他们……

他问,招徒弟与招代理的区别是什么?

我说,招代理会让大家有提防心理,大家会衡量这个项目是否能赚钱,而招徒弟则不同,大家衡量的是人,只要他的收入比我们高,的确赚到钱了,那么我们就想拜师,何况只有几百元,但是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招徒弟的,招徒弟的前提是小有名气!例如腚疼适合招代理,不适合招徒弟,因为他自己还不会独立行走。但是无论招什么,都必须要设立退出机制,就是对方觉得自己不适合创业了,能否拿回当初投入的几百元?这个非常重要,就是说,别人跟着你,至少是不用担心有损失的,即便是有怨言,也是怨恨自己没赚到钱,但是不会怨恨自己赔了钱。

他问,现在做加法对还是做减法对?

我说,我们现在无论切入什么行业,还是进入了人口基数市场,所以产品不需要做得那么精致也有市场。相反,当你抱着匠心去做市场时,反而失去了最佳时机,例如锤子手机就是例子,老罗的确是有匠心,但是市场不给他机会,我觉得在赚快钱的阶段,只要你能赚到,那么你必须去赚,但是一定不要忘记了,你能否在市场上立足,核心是你的产品是否有竞争力,所以你一定要打造自己的王牌,产品不在于多,而在于精,你能精到什么程度,这个非常重要,我一做签名书,无数人在做,我觉得很难拉开距离,干脆,我做100本名家的套装,这样大家都不再具备竞争力了,因为没人能凑齐……

快钱一条腿,慢钱一条腿。

我买越野摩托车的时候,直接去了轻骑生产线,当时轻骑标配的是150的发动机,我要求换成250的,然后给我换150的合格证,否则上不了牌,玩摩托车的基本上都知道这个品牌,最初叫藏獒,后来叫战獒。

在轻骑,跟做摩托车的朋友聊了聊,中国的摩托车,总是换了一个款式又一个款式,而铃木王呢?一款产品热销了20年。

所以,产品过硬才是一切的根本。

我喜欢耐用型、功能型车子,例如皮卡我选D22,轿车选的皇冠,并且我都是选的定制款,玩具车我选的STI,我还缺个MPV,考虑过GMC、埃尔法、R400,我媳妇喜欢R400,但是我喜欢迈特威,今年T6上市了。

我喜欢柴油版的,但是天津港不进口,除非凑齐人数。我们在迈特威论坛发起过团购,现在还能找到那个帖子,直接从德国买了以后,自己进口过来,大众的柴油发动机技术是非常先进的。

人没凑齐,流产了。

当时进过来的预算价是56W。

迈特威就是大众的那款面包车,前几年国内售价80多万,路上很少遇到,我总觉得懂这个车的人才是真正喜欢车的,这是大众非常经典的车型,不知道为什么国人不喜欢,难道因为长的太像五菱之光?

我对迈特威太有感情了,2005年,我在南非,读书,整天混日子,我开了一辆T2,特别特别的萌,大家可以百度一下:迈特威T2。

这个车,国内有藏家收藏。

这车,真是神车,不坏,我开的是柴油款的,发动机有些老了,声音很响,总有跑车的感觉,特爽。

没啥事,就帮旅行社开车,主要是接小团,那时也很少有大团去南非,主要是公务团,多的二三十个,少的七八个,再少的就两三个……

我主要接待八人以下团,当时我在开普敦,主要跑好望角与桌山,那时我年轻,22周岁,虽然瘦,但是一身肌肉,晒得乌黑,我从来不擦什么防晒霜,而且我那时也留的短发,很短很短,客人问我老家是哪里的,我总说我是中非混血儿,他们都信。

那时,接的最多的就是学术交流团,例如体育交流、医学交流,很多人以为南非很落后,绝非如此,南非是殖民国家,非常发达,跟香港差不多,世界上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就是在南非,南非有六位诺贝尔奖获得者。

所以,你别一听非洲就觉得很穷。

那时对人脉资源没有概念,若是有这个意识,能认识很多高人,能去南非做学术交流的也不会是草包,多是各个行业的权威,但是当他们走入了南非,那就要听我的,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不懂,我就是他们眼中的权威。

开普敦是有妓院的,合法的,总有客人让我带着去,里面还有个小型的性博物馆,能颠覆你的N观,什么都有,其中有个铜盆,是由N根JJ造型浇注而成,我们都称其为:聚屌盆。

你能想象的,你不能想象的,全有,那里的女人漂亮吗?

全是国际巨星范。

一般旅行团在开普敦也就是待两天,看看好望角,爬爬桌山,然后就从开普敦飞走了,所以跟客人也没啥交集,顶多是知道彼此姓什么。

我带过时间最长的团是14天,写生团。

两男,两女,一个学水彩的,三个学油画的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胸上有纹身的姐姐,胸不大,纹身是一句英语,说是一部电影的经典台词。

他们选的路线跟别人不同,选的全是很偏僻的,例如法国小镇,原始部落,私人庄园……

虽然在一起14天,但是也没啥交集,因为每天上午我送他们到目的地,下午再去接他们,他们基本上都处于自由活动的状态。

临走,两女提出要买芦荟胶,想让我带她们去超市,我肯定不能带她们去,因为超市才卖4美元,我的意思是如果她们真需要,可以到机场取,我找人给送。

每支我卖她们10美金。

国内最早做南非芦荟胶的卖家,基本上都是我给发的货,一直到前几年,上海一家贸易公司才开始做进口,米姐也做了几年吧?现在她一个月依然能赚个三两千,就是卖南非芦荟胶,当初是我极力怂恿她做的,南非的芦荟是真的好,世界级产区。

走时,纹身姐要了我的Q,说是若是有需要,让我帮着从南非直接发货给她,她在上海……

过了差不多半年。

她在Q上联系我,问我愿意不愿意做向导,她想去Kruger,翻译过来就是克鲁格国家公园,去写生。

我肯定乐意。

她自己。

这时我才对她略有了解,上海一所高校的美术老师,教油画的,77年的,单身,当时77年并不大,不到30岁。

飞机晚点。

原本是晚上8点到,结果到了凌晨2点才到,我接上她,我们一起去吃晚饭,然后送她去酒店。

到了房间,她想跟我聊聊,她有时差睡不着,可是困死我了。

聊到了4点多。

我说,我要走了。

她问,你睡哪?

我说,车上。

她说,要不就凑合一晚上吧?

我说,不了,不合适。

别误解,她只是客气一番,另外她是我的客人,若是真有什么故事发生,我生意就白做了,关键我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,我是司机,跟客人是两个阶层,不能得意忘形。

道了晚安。

次日,我们开始着手准备去Kruger。

我建议她去肯尼亚,从南非这边直接办理签证,飞过去,看动物还是肯尼亚,你要想在Kruger看动物,真没意思,我去了20多次,从来没见过豹子,很少很少见到狮子,见到的无非是长颈鹿、斑马,斑马跟咱家的驴有什么区别?

她可能是看了宣传片?

哈哈~

童话里都是骗人的。

我开车带她进入保护区,她真的好失望……

她问,有没有原始一点的?这些地方都太商业化了。

我说,有是有,但是需要换车,另外有一定的风险性。

她问,难度大吗?

我说,不大,也是公开的,但是可能会有凶猛动物出现。

我们换了一辆路虎卫士,后面还挂了一辆越野摩托车,KLX650R,川崎,我们进入了半保护区,说白了,就是比国家公园原始一点的区域。

没有路,很崎岖。

她非常喜欢。

这里动物不多,什么动物不怕人呀?还敢吃人?跑慢了就扒了你的皮,南非很多店都卖整张的动物皮,狮子皮、豹子皮、斑马皮,最凶猛的动物是人,为什么野生动物园的狮子和豹子不轻易出现?也是怕人,一般晚上才出来捕食。

我们选的那个草原,特别特别的平,偶尔零落着几棵大树。

日落时,美,特美……

她画,我看。

累了,她就躺在青草上,看天,特享受。

她抽烟,问我反感不?

我觉得别的女生抽烟很LOW,她抽烟很性感,而且通过这几天的相处,我发现了一个秘密,她不戴BRA,就是那种红色皮衣直接穿在身上,连内衣都没有。

无所谓,她是画家,个性。

就这样,我们每日往返于酒店与这片草原之间,关系也越来越默契,我总感觉这个世界突然冷清了,只剩我们俩了。

关系也越来越微妙,彼此都能感觉到变化,但是谁都没点破,每次送她回酒店,都礼节性的抱抱,我抱的一次比一次紧,一次比一次时间长,她不是很反感,默许……

有天,我们并排躺在一起看天,天特别特别的蓝,已经是下午了,夕阳不再那么刺眼,我拉她的手,她没反对,当苍穹之下只有一男一女时,总是有着发春的味道,我想了。

我一翻身,趴在了她身上。

就这样,突然亲吻了,吻得很激烈,后来每次接吻,我总感觉又回到了非洲草原,我们抱着滚来滚去,我有些猴急,总是想解她的上衣,不会解,就扯,试图像脱T恤那样给脱下来。

把纽扣给拽掉了。

我以为会蹦出两只大白兔……

是小白兔,也不白,小麦色,RT坚挺。

扯了上,扯下,光了,我找来找去,说:我第一次,不会,放哪?

她翻过身,把我压在了身下:小流氓,竟然跟我装清纯,说,睡过多少女生?

她坐了下去。

我喊疼。

她双手压住我的双手,仿佛在征服一个歹徒:哈,疼?疼就是舒服,就是让你疼……

她太粗鲁了,无论语言还是行为,她仿佛在调教战俘,果然是上海大女人。

一下午,做了三次,后来我们干脆光着身子在草原上走来走去,跟动物一般,她光着屁股抽烟的时候,我总感觉这场面很滑稽。

她衣服纽扣掉了,会露胸的,咋办?我把T恤脱给了她,又从行李箱里找了一件穿上,吃过晚饭,我问她有没有兴趣去看海……

去Chapmens Peak,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海景公路,夜景更美,南非玩机车的人特别多,而且南非也适合玩机车,为什么?

交通秩序出奇的好,你压根不需要考虑红绿灯的问题,没人闯红灯。

我让她回房间换衣服,她不,非要穿我的T恤,说是喜欢闻臭男人的味道,女人穿男人的T恤总能穿出很性感的感觉。她不喜欢戴头盔,说俩头盔撞在一起的时候,总仿佛接吻碰到牙了,不舒服,好吧,那你就不戴。

她搂着我的腰,我把转速跑的非常高,声音特别浪,海浪也浪,我们也浪,她RT特别硬,总是摩擦到我的后背,恣意、肆意的。

速度快了,一般女生会害怕,她不,越快越兴奋,嗷嗷叫,仿佛高潮一般……

在一起的那些日子,我觉得完全被她吸引住了,晚上要累得没有力气才肯睡,而且一定要使劲搂着她才能睡,半夜迷糊状态时,若是发现自己没有搂着她,会接着搂过来,一直都要搂得紧紧的。

早上醒来,肯定要再来几次。

当时我写了一篇文章,在天涯上,是写爱情的,我说深爱一个人的表现是什么?就是有一丝力气,就想干她。

粗俗,却是真实的想法。

她是一个蛮有创意的人,会构思很多有意思的场景,在桌山上,边缘有很多石头,能藏人,她就扶在那石头上,弯下腰,邪恶地扭动着屁股,意思是,来呀,来呀。

我要小心翼翼,生怕一不留神就把她拱到山下。

她笑得那么淫荡,嚷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……

她走的那天,我们俩都哭了。

我说,回国去找她。

她说,等我。

她给我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印象,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是特别特别崇拜她,可能与她的身份有关,学生总是暗恋老师的,喜欢她对我的蹂躏,我总觉得性应该是放肆的,就如同我们在草原上那样,把衣服扔得到处都是,在草地上滚来滚去,哪有什么优雅,只有粗鲁、狂野,像两只发情已久的狮子,我们还爬到车顶上,每一次用力,车子都要摇晃一下,那才是真正的震。

2008年,见过一面。

在广场上,我想抱抱,她拒绝了。

一起喝茶,她点了一壶,问我点点啥?

我说,咱俩喝一壶就是了。

她说,一壶只能一人喝。

显得我好土,可能是我太敏感了,我总觉得我们有了隔膜,另外她也回到了自己的环境里,可能很多东西一旦环境变了,就什么都变了。

她说,回国后,我曾经想再去找你……

这句话让我欣慰了许多、许久!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没走出她的影子,无法接纳同龄人,我总迷恋大女人,例如70后,60后,无法接纳80后,90后,成了病态循环,总是试图找到她的影子,她把自己写进了我的骨髓里。

我去求救过心理学老师。

老师说:她是你的性启蒙老师。你原本对性一无所知,被她一下子激发了,一发不可收拾,原来这么美妙?上瘾了,所以你对她念念不忘,却未必是因为多么的爱她!她对你呢?应该也说不上多么的爱,毕竟你的写作特长你的魅力她也没见识很多,你只是个司机而已。她应该是之前就很奔放,加上到了异域,置身狂野的草原,不用顾虑很多,在你面前又有引领者的优越感,自然更加奔放。回国后呢?她也会想念,但是感触应该没有你深。

道理,我都懂,可是还是忍不住想她。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s://www.goldxuan.com/1005013.html | 金选网赚博客

网赚研究院:GUAJIBA.COM专注手机网上赚钱兼职项目

该日志由 流星 于2016年07月11日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下, 通告目前不可用,你可以至底部留下评论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爱是你我 | 金选网赚博客

爱是你我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快捷键:Ctrl+Enter